工運前線
香港工運

較新

不爭職場民主,更待何時?

——談亞視和Erwiana

區龍宇

勞動尊嚴與理大人之死

——記關綜聯的佔中商討日

區龍宇

加入工會,加強工會,

自下而上抵抗官商勾結! 

陳丁

雙重的反抗

━━談談紮鐵工潮的意義

劉宇凡

縮短工時吸納失業!反對新自由主義!

發展工人政治力量!普羅大眾當家作主!

立人

要社會化,不要私有化、外判化

──對當前瘟疫危機的應有回應

2003年五一勞動節宣言)

劉宇凡 先驅社

資助機構扶康會大調動員工,高層意欲何為?

譚亮英(香港福利工作員協會理事長) 

減薪風潮肥上   

譚亮英

(聲明)強烈抗議

科大剝削清潔工人權益   

要求會見科大校長朱經武教授

香港物業管理及保安職工總會清潔工分會(轉載)

反對政府減薪

公營私營員工團結,

反對政府大財團輪流減薪  

先驅社 

縮短工時 有工大家做  

不要富豪專政! 

先驅社

政府瘦身減薪猶如抱薪救火 

劉宇凡

福利倒退的全球化 

香港福利工作員協會

社福機構管理恐怖主義D    

譚亮英

「全世界勞動者團結起來」

包括美國工人運動嗎?

邁克爾.耶Michael Yates

慶祝五.國際勞動節聲明(轉載) 

公務員及資助機構政策聯席委員會

一筆過推行還不足半年 

無良機構已打同工主意 

譚亮英 林致良

保障就業 政府有責!

反對財團壟斷民生!不要富豪專政! 

先驅社

五一國際勞動節的起源 

樹根

工會有何用?工會是什麼? 

向青

在輸問題上的工人階級立場 

黃芳

私有化是什麼? 

廖化編譯

香港工資過高?謊話! 

劉宇凡

提高什麼力?與誰共渡 

向青

縮短工時吸納失業!  

許由

「我們之間的方向沒有矛盾」

──房署員工聲援房署外判工人

林民焯

社福私營化政策接踵而來(轉載)

香港福利工作員協會

反對房署剝削外判工人(轉載)

香港物業管理及保安職工總會

提防假諮詢-以房署為

林民焯

怎樣看待社署召開的「一筆過督導委員會」?

工會應否參加?怎樣參加?

香港福利工作員協會

社署強行一筆過,社福界同工怎麼辦?

林致良

小心米奇網上簽名運動

(聯署信)

談談資本外轉移與就業問題

許由

無良機構發曬爛渣 前線同工團結自救

陳英

20001021日教協舉辦反對語文基準試講稿

林民焯

社署新署長繼續挑戰員工

香港福利工作員協會

聯合聲明

一筆過撥款機構不人道管理   

撤銷一筆過撥款

制止「無良機構」欺壓員工,社署有

社會利機構員工會
起居照顧員及家務助理員協會
復康機構工場導師會
香港利工作員協會

 

較舊

普羅大眾怎樣才能保飯碗?

先驅社

從屋村清潔工人看房署管理公司化

王錦歡

談談合作社、工會與勞工教育

劉宇凡

房委會擴大私營參與計劃的謬誤

林民焯

房署及水務署私營化的影響

資料室

外國私有化的可怕經驗

許由/編譯

捍衛公營社會服務及公屋,反對私營化

阿英

私有化是什麼?

轉載

英國火車災難與私有化

廖化/編譯

公務員反抗私有化的前路何在?

廖化

紓解民困為己任(轉載)

林民焯

跨國企業生產行為守則與工人結社自由

丹心

「資源增值」,福利界同工?!

陳英

為什麼普羅大眾要支持房署員工反私營化大行動?

劉宇凡

公營部門與普羅大眾利益

許由

提高什麼力?與誰共渡

向青

社署上層才要減薪,中下層決不可減!

陳英

海陸貨櫃員工事件簿

丹心

電訊員工力量何在?

──美國電訊員工罷工的啟示

陳東

電訊自行戳穿「勞資一條船」的神話

許由

某大酒樓集團投資失敗,向工人開刀

來論

反對削減綜援 爭取就業保障

致良

綜援養緊乜野人?

阿英

組織起來,應付裁員減薪的威脅!

先驅社

工會有何用?工會是什麼?

向青

臨時市政局剝削清潔工人

蔡建誠

普羅大眾如何抵抗裁員減薪潮?

劉宇凡

憤憤不平有理,策略還須講求

廖化

電訊員工的心聲

丁洋

發生工潮,工人應否要求政府介入?

許由

香港工資過高?謊話!

劉宇凡

要求老闆階級「負起社會責任」?

許由

反擊減薪招數

先驅社

 美國通用汽車工人罷工初勝

廖化

《七一民間再上路》聲明

人權陣線

最低工資制的真真假假

劉宇凡

在輸問題上的工人階級立場

黃芳

保護外勞的法例必須確立

丹心

壞消息還是好

━━談談有關香港收入不均的一些數字

吳欣

試談「合一事件」

社署卸膊,福利界員工受害

阿英

不要把外勞當作代罪羔羊

廖化

提供就業機會,有何良策?

試談政府興辦公營事業

嵐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