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抗爭席捲西歐 官商全球化遇頑抗

樹根

 

 

自十月開始,西歐爆發新一輪的工人抗爭,而且有愈演愈烈之勢。

 

法國的規模最大。從十月開始,巴黎大約十萬工人上街,反對今年六月上台的右翼政府拉法蘭的私營化政策。遊行隊伍以公營電力瓦斯工人為主,還包括地下鐵路員工、教師、礦工等。到十一月底,航空控制員參加罷工,令航空交通幾近癱瘓。工人要求停止政府計劃將電力瓦斯業、法航、郵政、鐵路等公營部門私營化(私營化必然導致大裁員,而且公營事業變成財團賺大錢的商品),保衛每週35小時工作制和退休金保障等。

 

意大利的羅馬,快意車廠工人十一月底上街示威,抗議車廠計劃裁員八千多人。示威得到二萬多其他行業的工人和市民到場聲援。因為他們知道,如果快意車廠今次裁員成功,其他財團也會跟隨,受害的只是全體勞動者。公營機構員工也計劃在十二月中發起全國性罷工,反對政府借口財政危機減薪裁員。

 

英國,消防員爭取「公平薪酬待遇」的罷工仍然持續。消防員十多年來第一次要求加薪。布萊爾政府寧願大大增加議員的薪酬、寧願打算花幾十億攻打伊拉克,也不答應消防員的要求。政府說,要對消防服務進行「現代化」改革,其實是要削減開支,同時引入更多半職工作,取消輪夜津貼和讓管理層任意調低員工待遇。這種改革只是改惡,它一定會影響消防服務質素。

 

罷工線上的消防員是否像政府所說,只顧自己利益不理他人呢?他們一方面聲援同時爭取加薪的倫敦中小學教師,另一方面承認英國還有很多低薪勞工,但是消防員抗爭的勝利將幫助所有勞工薪酬不會再被拉低。

 

從歐洲近期的工潮,我們可以看到:工潮都是因為政府和大財團聯手推動所謂全球化造成的,而工人的集體抗爭客觀上抵制著官商的全球化計謀;其次,工人抗爭在反全球化運動中逐漸扮演突出的角色,有時甚至是運動的邀進的一翼。早前在意大利佛羅倫斯舉行的歐洲社會論壇,主題是「反對資本主義和戰爭」,歐洲多國工會都積極參與,而且走在遊行隊伍的前列呢。今天,兩岸三地的勞動者都面對著同樣的處境,我們可以在歐洲工人姊妹兄弟身上學到些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