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總罷工震顫了意大利老闆們

P.路西

 

 

416日,意大利發生了近20年來未曾有過的全國性大罷工。罷工的多是反對意大利貝盧斯科尼的右翼政府決定修改1970年施行的意大利勞工法18條。修改後的勞工法將使老闆們有權隨意解僱工人,和用臨時工取代原來的工人。這次罷工的衝擊力是非常大的。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關於修改勞工法的消息原是嚴密封鎖的。所有的報紙、廣播電台的記者們,包括貝盧斯科尼掌管的四家國家電視台的記者們,全都不知情,了無聲息。但,「於無聲處聽驚雷」,此話卻是意味深長的。

 

祇是在後來的日子裡,罷工的準確規模才逐漸明朗起來。事前,貝盧斯科尼還狂妄地說:罷工是「局部」的,不是全國性的。而事實上,罷工的巨大衝擊力使意大利一伙貪污腐敗的統治者大吃一驚。

 

1300萬的意大利工人都參加了歷時8小時的全國總罷工。工人們都放下自己手中的工具、筆桿子、駕駛盤和電子計算機等等。

 

全國各地有300萬人參加了抗議示威遊行和召開群眾大會。例如,快意汽車公司的一些全國性機構,100%的工人參加了罷工。在都靈,快意的老闆說祇有50%的人參加罷工,而實際上,工廠的停車場上是空蕩蕩的,生產已經停頓。

 

這次全國性的罷工,使整個意大利的生產乃至教育、運輸、通訊等基礎設施以及政府部門全部陷於癱瘓;其影響所及,不僅使意大利的老闆們驚呆了,而且國際上的老闆們也感受到它的巨大威力。因此,老闆們和他們的親密朋友英國首相貝理雅一起極力支持貝盧斯科尼反對意大利工人的鬥爭。但,老闆們的這種國際團結卻遇到了工人階級的國際團結的挑戰。在比利時、芬蘭、瑞士、西班牙、法國、德國、英國、澳大利亞、美國和加拿大等國的工會都在自己國內舉行抗議示威活動,或者寫信表示同意大利的罷工工人團結在一起。

 

在這次全國大罷工中,意大利的工會領導者,如意大利最主要的工會聯合會(CGIL)的領導人科弗拉梯(S. Catterati),他很少關心工人的權利,而更多關心他自己的社會利益和地位。在意大利,中間的反對派不僅害怕貝盧斯科尼和他的「改革」,更害怕工人階級的總罷工可能帶來的長時期的影響。所以他們都不願意進一步推動抗議示威運動向前發展,而祇希望通過同政府的談判來謀求妥協。這就充分表明,在當今意大利工人運動中,迫切需要開展反對工會官僚的鬥爭,使工人運動從工會官僚的控制中擺脫出來。

 

(蔚然摘譯自英國《工人力量》20025月號,感謝十月評論雜誌社同意轉載譯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