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的军国主义与帝国主义2003年)

瑟法蒂Claude Serfati

 

21世纪初,军国主义、战争和资本主义之间有了全新关系。这种无界限战争,即布殊政府所采纳的新政治方案,标志着美资本主义军国主义的重大变化,与以往不同的是,资本全球化和军国主义是帝国主义统治相互关连的两个方面。

 

军国主义资本与技术 

罗莎.卢森堡的名言说:在资本发展上,军国主义有其特殊的作用,它伴随着资本和积累的每一历史阶段。她说:帝国主义的积累阶段描述为全球资本积累的竞争阶段。暴力、欺诈、掠夺毫不掩饰地公开表现出来。

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的名言指出:历史表明,战争行为取决武器生产,而武器的生产则取决于经济情况,特别取决于工业和技术的发展。对恩格斯来说,资本-帝国主义时期的军国主义统治了欧洲,并正在吞没了欧洲。1914年爆发的欧洲各帝国主义之间的战争,已经证实了恩格斯的名言。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武器生产已成为技术发展的核心(如宇航业、电子业、核生产工业等)。在最近50年中,美国以及其它帝国主义国家的军费开支,均已达到空前高水平,据说这是为了对付苏联的威胁,而在苏联国内,巨额军费开支是为了巩固苏联统治层及其寄生性生存的利益,为了有利于他们吮吸生产和财政的资源。

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军事工业系统已选择扎根在美国经济和社会中,这并不因苏联解体有所削弱,相反地却进入了一个新的巩固阶段。军事工业系统的不断加强,是取决于下列相关因素:工业的集中化,武器制造公司和财政资本的紧密相联,克林顿政府和布殊政府军费预算不断地增加,这些因素都在当今信息统治和以网络为中心的军事行为中起着决定性作用。

军事上的至高无上权,使美国的武器制造公司在ICT(讯息-电讯技术)发展中取得了中心位置。武器制造公司必须为当地部队开发新的武器系统,也就是五角大楼专家们提出的为城市战作准备,把士兵们用超高精尖武器装备起来,目的在于发动战争用以反对人口密集的南方诸国以及北方城市的所谓危险阶级。武器制造公司集团力图把壮大国家安全体制与非军事目标结合起来,这就关系到社会生活和私人生活的各个方面了。军事安全体制在未来几年中所起的作用,要比军事工业联合企业发挥更大的作用。

 

21世纪的帝国主义 

按照哈德特(Hardt)和内格里(Negri)两位学者的看法,资本统治的国家形式远没有消失,而现在则让位给资本帝国了,在这种帝国内部,资本与劳动相互对抗,而无法调解。资本为了保护统治,离开了政治机构(包括法院、军事委员会)就一事无成。就这一意义来说,上述两位学者提到的世界资本主义并不存在。资本,作为一种社会关系,必然有超越国家界限和与其它障碍的趋向。正如马克思所说的世界市场就包含在资本这一概念内,但在发展进程中,充满着各资本家和帝国主义分子之间的矛盾。

21世纪帝国主义的特点是:美国控制了其它帝国主义国家,因此在20世纪期间爆发过那种帝国主义间的战争,就不会在21世纪内再爆发了。美国和欧盟统治阶级,在一定程度上如马克思所说的,他们的相互关系就是资本家之间的竞争;但他们之间的竞争丝毫不会失去相互关照,他们在面对整个工人阶级,面对受他们统治的国家民族,便会组成真正的共济会而相互共济。

 

资本全球化与军国主义

20世纪初,马克思主义便已确定地指出,占统治地位的资本主义列强之间不可能发生战争这一事实,并不能排除掉战争与帝国主义之间的矛盾关系。可以设想一下,如果中共控制下的中国进行了资本主义改造,一旦在经济领域内威胁到美国,那将会有甚么情况发生呢?这里,考茨基所说的,超帝国主义能使资本克服其矛盾,已无济于事了。在资本全球化的现阶段,战争将保留着并扩大着它的作用。

资本全球化并不表明全球规模的价值再生产的扩大化,而只能导致掠夺性的加强。资本的产权,集中了财政收入,而盗走了生活必需品,生活必需品不是生产得越多,而恰好相反,根本无法满足广大群众的需要。

资本全球化的矛盾在于:一方面自身已发展到空前无法比拟的水平,另方面又摧毁了大多数非洲国家,并把新兴的亚洲和拉美国家抛向危机。在这个进程中,美国都起着主要作用。

21世纪的今天,国家暴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这就拆穿了要把市场和自由贸易跟和平和民主结合起来的神话。

伴随资本全球化而来的是商品化,商品化容许市场的存在具有优先性,这就加重了生产者的依赖性,并使新兴社会集团受到了奴役,特别是在被统治的国家里。商品化和市场优先性还容许他们有污染权,垄断了生活必需品制造权和知识产权。这便威胁到人类自由。所有这一切,离开了暴力使用便无法达到目的。

美国是资本全球化的中心。资本全球化与军国主义是同一有机现象的两个方面,这两个方面的相互依赖性在美国表现得更加突出。如果说美国是资本全球化的中心,她同时也是一切矛盾的中心。这些矛盾的快速发展,恰好拆穿了那些人的谎言,他们认为美国在全球衰退的海洋里建立起一个繁荣的岛国。九.一一事件之后,经济矛盾并没有减缩,而是扩大,人们因此使用了阶级战这一措词。

布殊政府要策动的无界限的战争,是同最近20年来资本主义发展的枯荣兴衰有关。这一政策反映了财政寡头们的利益,他们的性质基础是依赖对自然资源的掠夺(特别是石油),以及无限止地对债务的偿还,即使这样做会危及并威胁到最弱势的各社会阶级和民族,也是在所不顾的。美国和国际社会的其它占统治地位的强国,通过直接管理、委任管理或保护国的形式,实现她们的野心,即刺激被统治国家的经济发展,这种统治方式毫不逊于20世纪初帝国主义的殖民征服。最悲惨的实例是非洲大陆,最近20年来,提上日程的是肢解南非各国,因为他们无能阻止帝国主义统治的恶果。

 

(黄申节译自《国际观点》20033月号http://www.internationalviewpoint.org/spip.php?article243

感谢十月评论杂志社允许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