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拉卡约宣言

 

 

 

194611月,玻利维亚矿业工人工会联合会(FSTMBBolivian Mineworker’s Federation,简称“矿工联”)在普拉卡约(Pulcayo)召开的一次非常大会上通过了一份著名的“普拉卡约宣言”。玻利维亚托洛茨基派革命工人党(PORRevolutionary Workers Party,成立于1934年)的骨干,尤其是吉列尔莫·洛拉(Guillermo Lora)起草了这份明显受不断革命论影响的宣言。因此,在共产党领导拉美工人运动、推行其极端模式化的“民族团结”(national unity)战略的大环境下,这篇宣言确实是一个耀眼的特例。

 

直到今天,普拉卡约宣言依然是研究玻利维亚工人运动无法回避的重要参考资料。

 

本宣言由张兄译自洛威编《由1909年到现在的拉丁美洲马克思主义:文件集》(Michael Lowy , Marxism in Latin America from 1909 to the Present : An Anthology ,Humanities Press,1992),特此致谢。

 

一、          宣言的基本原则

1.      无产阶级,即使在玻利维亚也是进行社会革命的主力军。而矿业工人,则是玻利维亚无产阶级中最先进、最有战斗力的部分,他们决定着矿工联的斗争方向。

2.      玻利维亚是一个欠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它的经济发展并行着许多种经济成分,其中资本主义是新的因素并占据着主导地位的,其它社会经济成分则都是我们国家长期延续下来的固有因素,处于从属地位。因此,无产阶级就成为了民族革命的主力军。

3.      虽然玻利维亚是一个欠发达的国家,但还是世界资本主义链条上的一环。它本身所具有的民族特征也反映出了世界经济的基本特点。

4.      玻利维亚的特殊性在于,资产阶级根本没有能力清除大庄园制(latifundio)、实现民族统一,摆脱帝国主义的政治束缚。这些未能实现的任务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目标,现在必须立即付诸实施。但是对半殖民地国家而言,最核心的问题是进行土地革命,清除封建残余,实现民族独立,也就是说要驱逐帝国主义。这些任务是环环相扣、密不可分的。

5.      “随着民族经济的规模越来越大,世界经济越来越形成一个整体。工人阶级的国际主义有了现实的基础”。由于对外贸易的增长,资本主义的发展促进并增强了国际间的交往。

6.      在帝国主义的压迫下,后发国家的发展态势呈现了一种混合特征:它在资本主义的技术与文明主导下,将最原始和最先进的经济成分揉合在一起。欠发达国家的无产阶级不得不把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斗争和社会主义革命的斗争融合在一起。民主革命与社会主义革命这两个阶段,“不能从历史时间上将其分开,而是要迅速地抛开两者的阶段限制”。

7.      封建庄园主已经和国际帝国主义结成利益共同体,并成为其忠实的奴仆。

综上所述,我们的统治阶级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封建化资产阶级。由于其技术上的原始,若不是靠着帝国主义的小恩小惠,他们想剥削大庄园几乎是不可能的;当然若没有当地统治者的配合,帝国主义的统治也是不可能的。玻利维亚的资本主义势力高度地集中在一起:三个控制着煤矿生产的大公司,是这个国家整个经济生活的轴心。这个阶级非常地可怜,因为到目前为止,它还没有认识到自己的历史任务,并且已经象和帝国主义那样,与封建势力紧密地绑在了一起。这个封建资产阶级的政府成为维护大庄园主(gamonal)和资本家特权的暴力机关,这也是统治阶级压榨人民的有力工具。只有卖国贼和傻瓜才会相信这样的政权能够使他们长期站在其它阶级头上并轮流坐庄。

中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虽然在数量上最多,但其经济实力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却很小。小商贩、小地主、技工、政府职员、手工业者和农民还没有开始其独立的政治运动,并且在将来也没有能力这样做。因此,从乡村到城市,无产阶级就成了领导力量。小资产阶级在社会安定和议会斗争活跃的时期,会完全追随资产阶级,但在阶级斗争尖锐(如革命)的时期则会追随无产阶级。在这两个极端中,中产阶级的立场很难捉摸。显然中产阶级各阶层的革命潜力还是巨大的,但他们自己还没有意识到这些问题。

无产阶级有足够的能力去实现自己的任务,甚至去实现其他阶级的任务。它的巨大政治能量并不是来自其数量上的弱势,而是由于它在生产过程中所占据的位置——国民经济生活的轴心,也将是未来革命的政治中心。玻利维亚的矿工运动时是拉丁美洲最成熟的工人运动。改良主义者们称,玻利维亚不可能出现一场比那些技术先进国家更进步的社会运动。但历史已经无数次证明,那种认为机器大工业的发展和人民的政治觉悟之间存在着概念式机械关系的看法是不正确的。由于玻利维亚的无产阶级非常年轻且力量巨大,由于它在政治上近乎无知,由于它没有进行议会斗争和阶级合作的经验,最后由于它生长在一个需求好战精神的阶级斗争的环境里,我们认为玻利维亚的无产阶级在拉美国家中是最为激进的力量。我们要告诉那些改良主义者和寡头精英,玻利维亚无产阶级将会在斗争中提出革命性的要求,展现出大无畏的革命精神。

 

二、          我们必须进行什么样的革命

1.                  我们矿工认为,我们不应该超越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阶段:既要为基本的民主权利而斗争,又要进行土地革命和反帝斗争。我们也不否认小资产阶级的存在,特别是农民和手工业者。我们认为,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如果不被扼杀的话,它必定只是无产阶级革命的一个阶段。

2.                  那些宣称我们赞成在玻利维亚直接进行社会主义革命的人完全是在撒谎,因为我们知道客观条件还不具备。我们已经清楚地声明了,革命,就其目标而言,将使资产阶级的民主革命,但这将只是无产阶级革命的一个阶段,因为无产阶级是这一革命的领导阶级。玻利维亚的无产阶级革命不会把其它受阶层排除出去,反而会建立一个无产阶级与农民、手工业者以及其他小资产阶级的革命联盟。

3.                  这一革命联盟在政权上的体现就是无产阶级专政。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口号突显出了这一点:工人阶级将是这次变革和这个政权的领导核心。与此相反的宣传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将会由资产阶级中的“进步”分子来领导,未来建立的将是一个民族团结、社会和谐的政权。这暗示了资产阶级将把革命扼杀在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范畴内的强烈意图。但只要掌握了政权,工人们将不会受限于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框框,而会在更广更深的程度上进攻私有制的政府。因此,革命将具有长期性的特点。

在此,我们矿工们要强烈谴责所有那些故意把无产阶级革命混淆成封建资产阶级内部叛乱的人。

三、          反对阶级调和主义

1.  从终极意义上讲,阶级斗争是对剩余价值的争夺。出卖劳动力的工人是为更好的生产生活条件而斗争,生产资料的所有者(资产阶级)是为继续侵占工人的无偿劳动而斗争,双方追求的是相互矛盾、因而不可调和的目标。我们不能无视这一事实:反抗雇主的斗争是一场殊死的斗争,这是私有制命中注定了的。我们不像敌人那样虚伪,我们认为阶级斗争是永无终止的。

我们现在所生活的时代,是一个侮辱人性的时代,除非消灭了所有的阶级差别,不再有任何剥削者和被剥削者。阶级调和主义者的愚蠢诡辩是:我们不应该去伤害富人,而是应去帮助穷人致富。我们的目标则是剥夺有产者的财产所有权。

2.  在这场斗争中,任何与我们敌人合作的企图,任何向敌人让步的企图,都不亚于对工人阶级事业的背叛。阶级调和就意味着放弃我们斗争的目标。要知道工人阶级取得的任何胜利果实,即便是最小的果实,也是通过与资本主义体制的流血斗争而得到的。我们甚至都不能去奢望敌人的理解,因为我们的过渡期目标是要服从于无产阶级革命的。我们要向工人们提出最先进的纲领,但我们不是改良主义者;我们是最为革命的力量,因为我们要变革的正是这个社会的结构。

3.  我们要抛弃任何小资产阶级的幻想:工人的问题可以交给政府或其他希望调停阶级斗争的机构去解决。我国以及世界工人运动的历史已经表明,这些解决方案达成的妥协总是以无产阶级的饥饿与被压迫为代价的。一旦把调停和法律作为工人斗争的方式就意味着失败。所以我们要尽一切可能击败任何强迫性的调解。让工人们在自己的领导下去解决自己的问题吧!

4.  过渡期纲领目标的争取(这将导向无产阶级革命)是要服务于阶级斗争的。我们很骄傲地成为与老板们交涉中最强硬的力量。但改良主义者却鼓吹阶级调和,建议我们为了所谓的民族救亡而勒紧裤腰带。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把与改良主义者的斗争作为一项重要任务的原因。我们认为,在工人们遭受饥饿与压迫的地方,根本就不可能有国家繁荣昌盛的局面,而只会是人民苦难、国力衰弱的情景。我们的使命是铲除资本主义的剥削。

与资本主义战斗到死!与改良主义的阶级调和战斗到死!资本主义不灭亡,阶级斗争就不会停止!

四、         反对帝国主义

1.  对于矿业工人而言,阶级斗争就意味着反抗最大的煤矿老板,即反对压迫我们的美帝国主义。被压迫人民的解放斗争服从于反对帝国主义的阶级斗争。既然我们对抗的是国际资本主义,我们就代表了全社会的利益,我们就和世界被压迫人民有了共同的目标。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应先着手引进先进的农业技术和发展轻重工业。我们和世界无产阶级一样,都在从事着对一种国际势力——帝国主义的斗争。

2.  我们强烈谴责那些投靠美帝国主义的“左翼人士”,他们已成为无产阶级的敌人。这些所谓的“左翼人士”整天向我们夸夸其谈美国的“民主”与发达。我们要告诉他们,当只有60个家族主宰着美国的时候,当这60个家族吮吸着像我们这样的半殖民地国家人民血液的时候,美国根本就谈不上民主。美国佬的优势地位与其在资本主义体系内的巨额积累密切相关,这同时也加剧了该体系内部的反抗与矛盾。美国现在是一个只需一点儿火花就会爆炸的火药桶。我们要和北美的无产阶级搞团结,但同时要坚决地反对依靠剥削压迫世界人民为生的美国资产阶级。

3.  决定着玻利维亚政治的帝国主义正处于资本主义的垄断阶段。这就是为什么帝国主义的政治只会产生压迫、掠夺,并导致剥削者掌握的国家政权日趋削弱。所谓的“睦邻友好”政策、泛美主义等口号都是美帝国主义和各国封建资产阶级欺骗拉美人民的谎言;所谓的外交协商机制,针对被压迫国家的国际银行货币组织,给美国佬出让军事战略基地,不平等的原材料贸易等等,都是拉美各国统治者无耻卖国的种种形式。反对卖国贼并揭露其帝国主义爪牙面目的斗争是无产阶级的基本任务。美国佬现在已经不满足于操控各半殖民地国家政府人员的构成,它进而开始直接指导这些政府政策的制定,并声称要进攻任何反帝力量。

玻利维亚的工人们,要支持你们自己的领袖,与贪婪的美帝国主义斗争到底!

五、          反对法西斯

1.  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必须与反对我国封建资产阶级的斗争同时进行。反法西斯实际上是这一斗争任务的一部分:争取并捍卫民主权利,消灭资产阶级武装压迫。

2.  法西斯是国际资本主义的一个产物。它虽然是帝国主义解体的最后阶段,但也仍然是帝国主义的一个阶段。当国家政权还在用武力来捍卫资产阶级既得利益、破坏工人运动时,我们就仍处在法西斯的统治之下。资产阶级民主对我们来说是一个不可企及的奢望,只有那些以世界人民的饥饿为代价养肥了自己的国家才能享用。而在像我们这样的穷国,工人们注定是要在特殊时刻面对刀枪棍棒的。这与政党必须诉诸法西斯政治才能更好地服务于帝国主义利益无关。只要这个政权还在继续维护资本主义的压迫,那么它就必然会用武力对付工人。

3.  反对法西斯集团的斗争从属于反对帝国主义和封建资产阶级的斗争。那些企图依靠“民主的”帝国主义和封建资产阶级来反对法西斯的人,不仅将一事无成,而且还将不可避免地加速法西斯的降临。

要彻底地消除法西斯的威胁,我们就必须摧毁整个资本主义体系。

要进行反法西斯的斗争,我们就必须重新拿起阶级斗争的武器,而不应人为地淡化阶级矛盾。

工友们,被压迫的同胞们,只有消灭了资本主义才能真正地消除法西斯的威胁和法西斯集团。我们只有在阶级斗争的框架内通过无产阶级革命的方式才能打败法西斯。

六、          矿工联与当前的局势

1.  721日的革命形势是由于被压迫人民被剥夺了生存和自由的权利,纷纷走上街头,是由于矿工们的积极斗争造成的;在革命期间,人们提出了捍卫战利品并争取更大胜利的要求。但由于改良主义与封建资产阶级狼狈为奸,使得矿主们的代表控制了政权机关。人民流血牺牲,却让刽子手巩固了政权。当前的“政府议会”实际上是一个不可能改变局势的临时机构。

矿工们很正确地积极组织起来,去要求政府迫使企业服从国家法律。我们不可能,也不应该同任何政府合作,因为它不是我们自己的,也就是说,它不是一个工人的政府。因为我们都知道这个政权代表的是统治阶级的利益。

2.  “工人”部长并不能改变资产阶级政体的结构。只要这个政权是为资本主义社会辩护的,“工人部长”就只能是卑鄙的资产阶级帮凶。这些工人轻易地将其在革命队伍中的头衔置换成资产阶级部长的职位,加入了叛徒的行列。资产阶级摆出几个“工人”部长完全是为了更好地欺骗工人,企图使被压迫人民放弃阶级斗争,全心全意地委身于“工人”部长的教导。矿工联永远不会进入资产阶级的政府,因为那就意味着对被压迫人民的背叛,意味着退出我们的队伍——阶级斗争的革命队伍。(备注:原文为斜体)

3.  下届选举产生的只能是一个服务于大矿主利益的政府,因为这些选举根本与民主毫无关联。大多数的人民,包括土著人和人数较多的无产阶级,由于选举法的障碍或者由于没文化,根本就不能接近选票箱。部分小资产阶级由于统治阶级操纵着选举而自甘堕落。我们对选举斗争不能抱任何幻想。工人不可能通过选票获的权力,我们要通过社会革命掌权。因此,我们宣布:我们与下届政府的关系将同当前“政府议会”的态度一样,如果他们依法办事,那就相安无事,毕竟他们在台上;如果他们做不到,他们就将面临我们积极的反抗。

七、          过渡要求

每个工会和每个矿区都其特殊问题,工会人士应注意把日常的斗争具体到这些问题上来。但还有一些全国性的问题需要工人领袖们共同进行讨论并取得统一意见,这些问题是:工人们日益增加的苦难和雇主们经常性停工的威胁。针对这些问题,矿工联提出以下激进措施:

1.实行最低保障工资制度和工资浮动机制。廉价商品体制的终止以及生活成本与实际收入之间的严重失调,要求为工人建立起最低保障工资制度。

最低保障工资的标准由对一个工人家庭所需生活成本的科学计算来确定,也就是说,这一工资标准必须能让一个家庭过得上一种被认为是人的生活。正像我们在第三次代表大会(Third Congress)上提出的,最低保障工资还应有一个浮动空间。这样就可以减少物价上涨给人们生活带来的影响。以往那些通过货币贬值和人为提高生活必需品价格来提高工资的骗人把戏,我们必须予以终结。各地工会负责控制生活成本,并要求工资随生活升本的提高而自动调高。最低保障工资并不是固定不变的,而是要随着生活必需品价格而变动的。

2.每周40小时工作制和一定的浮动机制。矿区的机械化加快了工人们的工作节奏。地下劳动以一种非人道的方式摧残着工人的生命,这一特点使得每天工作8小时都显得时间过长。争取美好生活的斗争,就要求人在某种程度上要从矿井里的奴隶状态中解放出来,因此矿工联要为每周40小时工作制(每周还应有一定的浮动)而斗争。

消除失业威胁的有效斗争方式就是获得浮动的工作时间,因为这样就可以根据失业率调整每天的工作时间。但工作时间的缩短并不意味着工资的降低,因为这点儿工资仅够工人的基本必需。

只有这样我们的工人领袖才不会被苦难所摧毁,才能终结雇主们通过人为制造失业大军而有意停工停产的威胁。(备注:第一次特别会议还赞同妇女与儿童每周工作36小时)

3.占领矿区。面对日益高涨的工人运动,资产阶级威胁道,如果他们有什么经济损失,他们将不得不做点儿什么。他们是想用失业的幽灵来束缚工人们的手脚。然而经验告诉我们,矿主们关闭矿井,只是他们嘲弄全部社会法则的借口,他们是想用饥饿迫使工人们重新回到屈辱的压迫之下。

我们都知道他们的每一个公司都有两本账,一本是给工人看和纳税用的,另一本则记录着他们的股息。我们不可能因为一张表上的数据就放弃自己的要求的。

工人们已经将自己的身体放在了私有制的祭坛上,他们有资格要求工作的权利,即使是在资本主义经济不繁荣的时候。

要求工作的权利并不仅仅指向这个或那个资本家,而是指向整个资产阶级。因此我们丝毫不会哀伤一些破产的小资本家的。

如果老板们不能为奴隶们提供面包;如果资本主义为了求生而不得不拿我们的工资开刀,夺取我们的劳动果实;如果资本家用停工停产的威胁来回应我们的要求,工人们就别无选择,只有占领矿区,自己组织生产。

占领矿区超越了资本主义的范畴,因为它提出了谁是矿区真正主人的问题。占领矿区不能与矿区的社会主义化相混淆,这只是有效防止停工停产、避免工人饥饿的一种方式。包括占领矿区的罢工正成为矿工联的主要任务之一。

显然,占领矿区是一件不合法的举措。这一点儿也不奇怪。从任何角度看,这一步都超越了资本主义的范畴,也不可能被现有的法律所涵盖。我们知道,占领矿区就意味着我们在冲击资产阶级的法律。因而我们也是在创造一个新的局势;随后服务于剥削阶级的立法者会把这一模式纳入法律章程,并试图通过规则来控制它。

“政府议会最高命令”(The Supreme Decree of the Government Council)禁止工人在矿区立法的规定丝毫不会影响我们的立场。我们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能奢望同政府的合作,因为我们的行为已经不受法律的保护。我们除了占领矿区外别无选择,也没有义务去赔偿资本家的损失。

应该成立包括非工会工人参加的矿区委员会(Mine’s Committee)来领导被占领的矿区,由该委员会决定矿区的未来并组织工人的生产。

矿工们,要反对停工停产,就要占领矿区!

4.  实行集体合同制。在现有法律下,老板可以自由地选择单人合同制和集体合同制。但在实践中,直到现在企业都不可能采用集体合同制。我们必须为之而斗争,我们只承认一种劳动合同,就是集体合同。

我们不能任由资本家的巨大力量践踏不能自由选择的单个工人,因为无论何时,苦难都会迫使单个工人毫无选择地接受最可怜的劳动合同。

为有效反对有组织的资本家通过单人合同制共同榨取工人,我们提议将已经在工会里的工人组织起来以集体合同制的形式与资本家签约。

1)    首先,集体合同制在任何时候只能由工会予以废止;

2)    由于集体合同对非工会工人开放,新来的工人很容易适应已经建设好的环境;

3)    集体合同制不应该排除单人合同制里面有利的条款;

4)    合同的执行情况应由工会负责监督。

集体合同制是我们追求过渡期目标的第一步!

5.  工会独立。我们要实现自己的目标,需要一个前提:把我们自己从各种资产阶级派别及其左翼人士的影响中解放出来。被控制的工会是我们工人运动的毒瘤。当工会成为政府的附属时,它就失去了行动的自由,它就将把群众运动引向了失败。

我们谴责玻利维亚工会联合会(CSTB。译按:由斯大林派控制的一个工会组织)在工人运动中扮演了政府代言人的角色。当一个组织的成员长期担任劳工部部长并选派其成员到处为政府宣传时,我们不可能去信任它。

矿工联绝对地独立于任何资产阶级、改良主义左翼或政府,它执行的是革命工会的政策,谴责任何与资产阶级或当局的妥协是叛卖行为。

与被控制的工会战斗到死!

6.  工人控制矿山。矿工联支持工会采取各种措施以保证工人对矿山的有效控制。我们必须结束来老板们在生产、财务、技术和运输等方面对工人保密的现象,必须让工人参与到这些事务中去。既然我们的目标是矿山自主,那么我们就应很高兴地去揭露这些秘密。

工人们应该控制住提炼的技术和财务的管理,参与选拔有领导力的工人,并公布大矿主的利润,揭露他们在纳税与缴纳社会保险方面的骗人伎俩。

我们坚决反对改良主义者们宣称的雇主的权利神圣不可侵犯,我们的口号是“工人控制矿山”。

7.  武装工人。我们已经说过,只有资本主义还存在,使用暴力镇压工人运动的威胁就始终存在。如果我们希望避免像卡塔维(Catavi)的惨败,我们就必须把工人武装起来。为反对法西斯集团和工贼,我们应适当地建立工人纠察队。我们从哪里获得武器呢?最主要的事情是必须让普通工人明白,他们只有武装自己才能对抗全副武装的资产阶级。只要这点做到了,他们就会知道怎么做了。难道我们忘了我们整天都是在用炸药工作的吗?

任何一次罢工都可能成为内战的导火索。我们必须明确,在这一时刻到来时我们已经武装好自己。我们的目标是胜利。别忘了这一事实:资产阶级依靠的是军队、警察和法西斯集团。因此,我们现在必须组织起无产阶级武装的雏形。各地工会都应挑选年轻力壮的工人组成纠察队。

工人纠察队应尽可能快地按照军事化组织起来。

8.  罢工补助。矿主的商店和可怜的工资是公司控制工人的有效方式。饥饿是罢工最厉害的敌人。为了以后能愉快地结束罢工,必须要消除这些压迫工人家庭的不利因素。工会应从其收入中拿出一部分建立罢工基金,以便在罢工时提供必要的帮助。

建立罢工基金,让老板们的饥饿威胁见鬼去吧!

9.  有步骤地关闭矿主经营的店铺。我们已经说过,企业的店铺富了矿主,穷了工人。但简单粗暴地关闭这些店铺只会恶化工人的状况,对工人不利。

关闭这些店铺的最好时机是,等浮动工资和最低生活保障工资制建立起来后。

10.              废除“契约”劳动制。为了规避法定最长工作日的规定,更有利地剥削工人,矿主们采取了所谓的“契约”雇佣劳动形式。我们要废除这种强盗式的资本主义手段。必须让每日工资制成为唯一的工资制度。

 

 

八、          直接的群众运动和议会斗争。

无产阶级的斗争策略就是要在直接的群众运动中获得领导地位。我们很清楚地知道我们要解放自己,就不能指望和那些不同路的人搞联合。因此在运动兴起之时,直接的群众运动,尤其是罢工和占领矿区,是我们最好的斗争策略。我们要尽可能地避免为了一些不必要的事情而罢工,否则只会削弱我们的力量。我们要超越斗争的区域性,因为任何孤立的罢工都会使资产阶级得以集中力量各个击破。我们要做到任何一次罢工从一开始就是大范围的罢工,而且必须要使罢工从矿工中扩展到无产阶级其他阶层和中产阶级中去。所有的罢工(包括占领矿区)必须以胜利为目标,从一开始就要立即控制住矿区的关键场所,尤其是炸药库。

我们认为,当我们把直接的群众运动推向前进时,我们根本就不需要引进别的斗争方式。

哪里有阶级斗争,革命者就应在哪里出现。

选举斗争虽然也很重要,但在革命运动蓬勃发展的时候,它就处于次要地位,必须服从于直接的群众运动。当革命浪潮退却时,当群众放弃了斗争、资产阶级占据优势时,选举斗争就会起关键作用。一般而言,资产阶级的议会是不可能解决我们时代的根本问题——私有制的命运,这只能通过工人走上街头的斗争才能解决。我们并不否认选举斗争的功效,而是要看在什么样的条件下。我们愿意把那些认同工会活动、久经考验的革命者送进议会。议会应该成为革命者的讲坛。即使我们的代表人数很少,但他们将在议会里担负起揭露资本主义的责任。总之,议会斗争必须和直接的群众运动结合起来,工人和矿工的代表们应遵循这一原则。

我们在下届选举斗争中的任务是将最有可能的工人领袖送进议会。虽然我们是反议会人士,但我们也不愿意让这一讲坛只对我们的敌人开放,我们也要在议会里发出自己的声音。

要反对做派叛徒们的选举活动,我们同意建立一个矿工代表的议会集团(a Miners’ Parliamentary Bloc)!

九、          反对资产阶级的“民族团结”,建立无产阶级的联合阵线

1、              我们是阶级斗争的战士。我们已经说过,反抗剥削者的斗争是一场殊死的斗争。因此我们要消除来自工人一方的任何阶级调和的企图。著名的“人民阵线”总是导向背叛的道路:它忽略了阶级斗争,把无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甚至一部分资产阶级联合在一起。这种阵线已经使无数次无产阶级革命归于失败。所谓的“民族团结”是人民阵线退化的产物,是对阶级斗争莫大的讽刺,是对被压迫人民的背叛。这个资产阶级口号长期以来一直为改良主义者所倡导。“民族团结”意味着资产阶级及其奴仆团结起来共同对付工人阶级;“民族团结”意味着被压迫人民的失败和寡头精英的胜利。当一个民族被分裂为相互进行殊死斗争的阶级时,“民族团结”根本无从谈起。而只要私有制存在,只有叛徒们和帝国主义的代理们才会去谈“民族团结”。

2、              为对抗资产阶级的“民族团结”口号,我们提议建立无产阶级联合阵线(FUP)。为消灭资本主义,被压迫人民和革命力量很有必要组成一个坚强无比联合阵线。

我们之所以组建无产阶级联合阵线,是因为我们采用的是无产阶级的斗争策略,是因为我们从来都不会放弃阶级斗争的思维方式。

为了克服资产阶级的影响,把我们的目标变成现实,动员广大民众参与无产阶级革命,我们就需要这样一个无产阶级联合阵线。凡是认同我们基本原则的革命人士和其他领域的无产阶级组织(铁路的、工厂的、运输业的等等)都将被纳入这一阵线。最近玻利维亚工会联合会(CSTB煽动成立了一个左翼阵线(a left front)。我们不知道这个阵线因何而成立。如果它只是为选举而筹建,并试图建立小资产阶级的领导(玻利维亚工会联合会本来就是一个小资产阶级的政党),那我们就声明,我们与这样一个左翼阵线毫无关联。但如果是无产阶级的思想在其中占据主导地位,如果它的斗争目标符合无产阶级的原则,那么我们以及我们所有的力量都愿意加入这一阵线。因为,果真这样的话,这一阵线与无产阶级联合阵线就只是名字的不同罢了。

要反对寡头精英(他们已经联合成一个阵线),反对小资产阶级改良主义者整天梦想的阵线,我们就要建立无产阶级的联合阵线!

十、          工人联盟

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需要统一的领导,我们必须建立一个强有力的工人联盟(Workers’ Confederation)。玻利维亚工会联合会(CSTB的屈辱历史已经向我们证明了这一点了。一旦联盟成为服务于小资产阶级政党的听话的工具时,它就不再是被压迫人民的代言人了。我们要避免工会职员和手工业者领袖们被资产阶级所腐化。玻利维亚工人联盟应该按照真正的民主原则来组建。我们已经厌倦了虚伪民主产生的多数派。我们不会让一个百名成员的手工业组织和拥有7万工人的矿工联在选票上份量相同。不同组织对联盟的影响力应与他们的成员人数成正比。在工人联盟中,占据首位的应该是无产阶级的思想,而不是小资产阶级的意识形态。我们的任务是从本篇宣言的观点中汲取灵感,为工人联盟制定一个真正革命的纲领。

十一、                协议与妥协

我们与资产阶级没有任何合作与共识可言。

我们可以同小资产阶级进行合作并签署协议,但不是同小资产阶级政党,而是同这一个阶级。左翼阵线和工人联盟就是这种合作的范例,但我们必须明确地领导他们为无产阶级而战。一旦哪天我们有追随小资产阶级的倾向,我们就应立即中止这种合作。

与其他阶级签署的合作协议可能在现实中难以实现,但这依然是我们手中的有力工具。有了这些充满革命精神的约定,我们就可以去揭露小资产阶级领袖们的背信弃义,并将其普通民众拉入我们的队伍。“七月工(人)-学(大学)协定”就是这样一个难以实现的约定,但却成为我们攻击敌人的武器:当一些未经我们授权的大学生在奥鲁罗(Oruro)滥用我们组织的名义时,工人们和大学里的革命人士反击了这一行为的肇事者,并教育了这些学生。本文件中的基本原则,应成为任何合作协议的基础。

这些协议的实现,最终要依靠矿工们对资产阶级的进攻,我们不能坐等小资产阶级先这样去做。无产阶级应该成为革命的领导。

矿工联的一个核心任务是建立矿工与农民之间的联盟,这对未来的革命来说是一个关键问题。工人们应该帮助农民组织农会并和他们并肩战斗。为此,矿工们必须支持农民们反对庄园主的斗争和他们的革命活动。

我们必须和其他无产阶级力量团结起来,应和手工车间里的其他被剥削工人(工匠与学徒)团结起来。

备注:第一次特别会议批准了1946729日在奥鲁罗签署的“工-学”协议。(这个方案遵循了卡塔维第三次矿工大会的精神)

 

普拉卡约 1946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