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共产党与非国大分裂了?

Claire Ceruti

巡夜人


这并不是南非报纸第一次报道非国大、南非共产党和工会同盟Cosatu之间有严重分歧了。不同的是,这一次工会和共产党的领导人没有否定。


过去,他们可能对耸人听闻的记者们说在联盟伙伴中进行着健康的辩论。今年518日,大约2万工人在为解决就业问题而进行的一日全国罢工后,聚集在了约翰内斯堡。Cosatu总书记Zweli Vavi对他们发表了讲话。他说,南非人民与总统姆贝基和内阁之间的对立,是穷人与富人的对立。如今共产党与Cosatu都在讨论未来的各种可能性,包括在将来的大选中提名独立的共产党候选人。
共产党与Cosatu与非国大联盟是因为相信它代表了全体黑人。可是这已经由于姆贝基的特殊阶级计划的实现而成为了过去,用共产党领导人Blade Nzimande的话说。


今天的南非是世界上第二大不平等社会。在过去的十年中,黑人与白人之间的不平等减轻了,但是黑人之间的不平等却增加了。大公司支持姆贝基的激进自由主义改革计划,在几年的萧条后经济形势有了好转,许多大公司都宣布去年获得了不错的利润。


利润来源于减少工作岗位和减轻商业税收。姆贝基的政府只是依靠重新定义失业率才将其降低到了30%之下。尽管在废除种族隔离制度后实际工资有所增长,但是在国民经济中工资的增长却少于利润的增长。国有经济失业率没有下降,是因为限制支出,使工资越来越少,与此同时工人们却正在救济着他们失业的亲属们。


与主要影响缺少食物的人的断电断水不同,工作危机威胁到了每个人。工会领导人发现姆贝基把联盟视为把狗拴在主人手里的皮带,而不是他们设想的公开讨论。不受欢迎的经济计划已经使得姆贝基在他自己的组织里越来越不民主了。在90年代,自由主义的经济增长、雇佣和再分配计划都没有在非国大内部进行讨论就被强行通过了。


两件事最终使危机公开化。去年,由于日益临近的国内选举,一些最贫困地区的人们骚动起来,要求得到在上一次选举时许诺给他们的东西。面对着失去民意支持的前景,非国大成员在全国大会上声讨他们所谓的姆贝基的傲慢自大。同时,他们拒绝了姆贝基关于降低年青工人工资标准的建议。


第二件事是姆贝基解除了祖玛(Zuma)的副总统职务。起初,工会似乎想等到姆贝基的任期结束。他们寄希望于祖玛,不仅是因为祖玛是工人阶级政策的拥护者,而且工会相信他更易妥协一些。姆贝基解除祖玛职务给了工会以直接的打击。对此,工会极力促成了罢工浪潮,工人们反对老板们夸夸其谈经济繁荣后却支付给他们的微薄薪水。


所以下一步会怎样?姆贝基想结束非国大内部的争论,用接受非国大高层领导引导的强制的政治学习再教育来伪装自己。看起来这只会取得有限的胜利,如果姆贝基的反对者们乐于把争论持续下去。


甩开非国大单干的想法在共青团中非常受欢迎,但是党的高层相信真正需要的是回到非国大中去,并有一个愿意倾听各阶级意愿的总统。


在尖锐的罢工斗争和祖玛谋求下届总统之间,反抗困难地进行着。党和工会成员为祖玛之友基金筹集到了数百万但是并没有为支持罢工工人的基金取得相似的成就,工人们在三个月的罢工斗争后不得不接受了并不令人满意的解决方案。
祖玛之所以受人欢迎,是因为他平易近人,但他并不是工人阶级斗争的天然领导者。当他独立讲话的时候,他有着一副用保守主义、部落文化和男性至上思想混杂起来的目中无人的腔调。


能够推动反抗继续进行下去的真正动力,是当非国大内部的紧张气氛使其分裂并公开讨论工人阶级如何在今天的南非捍卫自己的利益时,群众正在重新建立富有战斗性的组织。

 

The Socialist Review20067月号的一篇文章

译自http://www.socialistreview.org.uk/article.php?articlenumber=9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