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代的本质就是帝国主义

康瑞华 编写 

    

    原编者按:美刊《每月评论》200311月号发表了萨拉•布拉金和格雷厄姆•哈里森的题为《非洲:帝国主义和新形式的资本积累》Africa: Imperialism Goes Naked by Sarah Bracking and Graham Harrison的文章,认为帝国主义在非洲的扩张和渗透把不平等结构移植到了非洲,在当地培育了贪婪的经济政治精英,并使非洲受外部支配,却没有给当地人民带来什幺实在的好处。因此作者认为,在分析非洲现状时,使用帝国主义概念远比后帝国主义或全球化概念更能接近事情的本质。文章主要内容如下。
    非洲国家在结束殖民统治后,在从独立到1973年石油价格上涨的发展时期,国家经济计划,大规模的公共投资,以及以多边信贷和跨国直接投资的形式流人的外资,创造了非洲的经济增长。
    1979年第二次石油危机之前的70年代绝大部分时间里,美元实际利率一直是负的,这鼓励了过度借贷。可是,1979年标志着全球经济政策的一个重大变化,该年保罗•沃尔克接任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他突然大幅度地提高美元利率,形成“沃尔克冲击”。美元利率政策的突然变化极大地增加了非洲债务的成本,因为绝大多数债务以美元计价,这迫使新独立的绝大多数非洲国家为还债而白白干了至少20年。非洲债务危机是非洲被进一步纳入帝国主义统治的一个关键点。
    马克思从未用过帝国主义这个术语,但它仍是分析当代资本主义的一个关键词汇。帝国主义这个概念一般用来批判全球政治经济体系:指出现在被称为“全球化” 的过程的不公平性;谴责西方国家的暴力胁迫;考察自由主义所声称的“自由、平等”的虚伪和极权主义本质。帝国主义在政治斗争中被用于称呼一种在国际层面运作的压迫性力量。帝国主义涵盖了各种不同的含义,以致于人们在使用这个术语之前必须先澄清他所说的帝国主义指的是什幺。人们可以看出研究者们主要从三个角度使用这个概念。第一种帝国主义概念与发达资本主义经济体向殖民地的资本输出过程相联系。第二种帝国主义概念把注意力放在世界体系的中心国对殖民统治结束后地区的经济的支配上:这种支配表现在跨国公司对这些国家国民经济有害的致命的影响、贸易的不平等交换和技术上的支配上。就这一点来说,国家之间以及州(省)际间制度的差异,为中心地区对边缘地区的剥削创造了机会。第三种帝国主义概念与国际关系上美国的统治地位以及它对许多“二战” 后摆脱殖民统治国家的军事威胁有关。人们或许把对帝国主义的这三种认识分别说成是“扩张主义的帝国主义”、“依附论的帝国主义”和“美帝国主义”。每种认识都有其一定的道理,但每种认识本身都倾向于把全球资本主义的复杂性和矛盾简化成单一的论点。超越这三个范畴的最好的方法就是考察现实资本积累的特征。
    关于帝国主义存在许多争论: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后阶段还是它的先锋?帝国主义是垄断资本主义的产物还是像卢森堡认为的那样产生于资本主义对“边缘” 的需要?最近,世界已经达到后帝国主义阶段了吗?——在这个阶段,资本主义已经完全非中心化了,以致再没有确定的基地国家了。后帝国主义的概念是一种高调。弗雷德•哈利迪在一篇论文[收在M.鲁珀特和H.史密斯编辑的《历史唯物主义和全球化》一书中]中通过对帝国主义“本性” 的高度概括说明,帝国主义概念似乎并不陈旧过时,特别对于非洲来说是如此。他列举了当前时代的五个特征:资本主义作为一种社会经济制度在世界范围的不可阻挡的扩张;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咄咄逼人的、扩张主义的、好战的特性;资本主义扩张的不平衡性以及社会经济不平等在世界范围的再生产;权力和财富不平等结构在世界范围的产生——不仅在经济领域,而且在社会、政治、法律和文化领域;贯穿资本主义扩张整个过程的抵制运动和反帝国主义运动。
    这五点足以论证当前时代的本质是帝国主义。正是前两点使帝国主义的概念成为理解非洲与全球关系的基点,即非洲的不平等结构是通过资本主义政治经济制度再生产出来的。我们还需要记住,被殖民主义移植过来的结构为非洲迅速地培育了贪婪的经济政治精英。解放、发展、现代化和进步这些美好的语言到处都被以贪婪和贪赃枉法为时尚的资本积累所玷污。
    印度或其它殖民地不能把资本主义的核心地带看成是自己的未来。洛德•扬,撒切尔政府的部长评论说:“当你们谈论贿赂时,在这个国家(英国)是非法的事情……但在世界上有些我们曾去过的国家,我们知道它经常发生,如果你想做成生意,你不得不那样做。” 国际资本在结束殖民统治的国家“赤裸裸地运作”,遇到的是弱机制保护下的人民。第三世界国家常常不能有效地保护其人民,有时是因为精英为自我扩张故意制定的专制规则,有时是因为人民遭受长期掠夺、处于崩溃状态。富国支持为资本积累服务的政权,并确保它们自己在海外的公司有丰厚的利润可赚。
    这些落后国家内部的不平等网络通过与大跨国公司建立的关键性的联系得以维持,而大跨国公司又与它们自己强大的国家保持着政治上的联系。完全不平等的全球体制,对全球资本主义来说是内在的而不是一个外在的体制。
    F.库用在论述资本主义渗透非洲的方式时说:“力量合生的地方被那些不合生的地方包围着,在力量合生的地方,社会关系变得密集,而其它地方的社会关系是松散的。” 这些资本积累密集的地方的社会影响远不是有益的。帝国主义所推动的非洲资本主义的发展并没有实现发展的目的,反而给社会造成损害并导致外部支配和外向积累。这就是帝国主义这个概念为什幺仍很重要,为什幺在理解非洲与全球政治经济体系的关系方面它比全球化的概念有用得多的原因。那些希望进步、发展和人民幸福的人最好还是使用帝国主义这个概念,以挑战帝国主义的伪善。


   (摘自2005年第9期《国外理论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