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瓜多尔:「反帝总统」古铁雷斯的垮台短剧

 

陈泰

 

20054月中旬,厄瓜多尔首都昼夜喧闹。持续一周的罢工抗议直接针对卢·古铁雷斯总统;420日与美国大使密谈后,古先生溜去巴西避难。两年前,古铁雷斯扛着「反帝反贪、办实事」的大旗上台,一度让本国工农和拉美左翼兴奋不已,为何转眼成了群众驱逐的对象?当地群运有哪些社会政治要求?前景何在?工人阶级又扮演了什么角色呢?

 

 

厄瓜多尔:第一百零一条资本主义死胡同

 

21世纪的厄瓜多尔早已确立私有产权和代议民主制度,又兼具贫富分化、工业发展落伍畸形和金融对外依附等特征。尽管自然资源丰盛[1]而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超过两千美元,厄国贫困人口达60%(另说79%)以上,而10 %的最穷人口仅拥有0,6 %的国民收入(10 % 的最富人口占有42 %的相应份额)。国民经济以油气、咖啡出口为支柱[2],制造业停滞导致就业高度紧张——据官方统计,失业和半失业人口占劳动人口的75%,多达三百万人出国打工找饭吃;与此同时,童工盛行。

 

九十年代以来,拉美沦为新自由主义实验的重灾区,厄国亦在劫难逃。北美名校毕业的海归总统们先后捧出多宗改革蓝图,嚷嚷着削减社会开支、为富人减税、取消保护国内市场和战略产业,全力引进跨国资本。目瞪口呆了几年后,工农大众和职员们渐渐悟出「忍无可忍毋需再忍」的朴素道理,闹腾起来。

 

 

四处冒烟的日子:二零零零年一月起义

 

2000年初,当时的总统雅·马哈达颁布以下措施:缩减社会保障开支、冻结银行存款、停止能源补贴(使民用电价上涨4倍),以实现「财政平衡与经济合理化」。很快,新政策让暴怒的群众上了街。基础广泛的「厄瓜多尔原住民全国联合会」 (CONAIE)下属「原住民运动」(Pachakutik)动员近万人涌入首都示威;国内主要石油企业「Petroecuador」多数部门罢工;公交系统全国罢工。

 

120日,最大港口瓜亚基尔的学生工人夺取政府机关,成立「人民议会」;随后,首都与多数州均出现类似组织。值得一提的是,古铁雷斯为首的一批下级军官公开拥戴起义,对抗总统的镇压令;虽说古某人事后入狱、丢掉军籍,但与委内瑞拉的查韦斯一样,从此成为主流选举政治的大热门,这是后话了。121日马总统擦着冷汗出国避风,国会落入进京农民手中;是夜,国防部长、原最高法官和CONAIE主席安·瓦尔加斯组成「救国委员会」,收拾残局,并于次日黎明向落马总统的副手诺沃亚转交政权。两年过后,瓦主席在回忆录中揭发国防部长与美国佬有勾结,「当时同意加盟救国委员会,完全为了控制群众」,自己与原住民兄弟都上当了云云。无论内幕究竟如何,资产阶级政权总算稳定了几天,直至新的爆发。

 

 

一年后:新总统与新暴动

 

 

身为种植业巨头,继任总统诺沃亚资产超过十亿美元,早跟北美政界、工商精英心手相连。200012月,诺大人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达成协议,出台新的一揽子经济自由化措施(燃气、汽油和公交价格分别上涨100%25%75%;增收附加值税),继续坑害底层利益。

 

群众的反应既快又狠——新年伊始,大中学生与农民联手发动连串堵路、示威与占领学校。127CONAIE组织农民封锁省际公路,个别省份的工人和学生占领了水厂、电台;同期,近万原住民进京请愿。22日中央政府宣布全国戒严,CONAIE与教员工会UNE的主要领袖被捕;进京请愿者的市内营地遭空军攻击,过百人受伤。25日,Latacunga地区的军民冲突更烈,多名封路农民与士兵死伤;26CONAIE主席瓦尔加斯与总统签署协议,双方互有让步:政府同意2001年年底前燃料价格不变,儿童和老人的公交费减半;瓦主席代表群运认可民用燃气价格可「小步上浮」。本轮阶级对抗告一段落。

 

休战不久,有产阶级与底层的交锋便恢复了以往力度;堵路示威罢工请愿反反复复,已难撼动当局的根基。不阴不阳的政治气候延续到2002年,直至年底古铁雷斯当选总统为止。

 

 

古铁雷斯当选总统:一阔脸就变

 

 

话分两头,各表一枝。街上老百姓闹得厉害,古铁雷斯也没闲着——出狱后,他脱了军装积极从政,创办「121日爱国社团」到处宣传自己是反帝救国的民族领袖;他与CONAIE、工会等群众组织猛拉近乎,又对查韦斯夸个没完。竞选总统期间,古先生向群运组织许诺「增加工业生产,停止经济美元化,停止战略产业——特别是石油、电力、电信、社保、教育医疗——的私有化,复兴农业;遏止腐败,减少贫困和失业;建立道德高尚政权,退出全美自由贸易区计划,保卫我国主权,推行和平与不干涉哥伦比亚内部冲突的外交路线」(20036CONAIE宣言),以换取后者票源。当选后,他任命多位Pachakutik代表入阁;一度高调反对加盟「哥伦比亚计划」,断言该计划「主要目的在于终结当地革命运动,同时打垮全拉美的革命运动,比如原住民和农民运动、爱国军人、反帝知识分子等等」。

 

就这样,200211月古铁雷斯如愿以偿,坐上总统府头把交椅。一朝权在手,「反帝救国的民族领袖」立马变脸:从反帝转为媚帝——美军南方司令部得到厄国Manta海空基地的使用权,并于外省设置三大电子监听站直接服务「哥伦比亚计划」;从反新自由主义变成带头实践私有化与自由化——2003年他与IMF达成新自由主义改革协议,承诺2007年以前冻结国企职工工资(国企工人月工资约200美元)、禁止国企罢工、取消能源补贴(直接造成民用燃气价格上涨375 %)、提高电信服务收费、分解社会保障体系;最后,他向国际金融大佬们保证,任期内一定完成电力系统、石油工业、电信业和供水业的私有化。

 

石油业一向占厄国工业总值和出口收入的40%以上,外资亦觊觎甚久——石油投资占在厄外资总额的78.26%[3](厄中央银行统计)。国际资本不断催促新当局「尽快实行石油政策等方面的改革,以利于外国投资的进入」[4]IMF总裁罗德里格·拉托)。「古卖光」心领神会,厄中央银行和经济部多次宣称「国家当前考虑的并不是如何保护本国资源,而应该把实现石油工业的现代化和发展放在首位」[5],邀请外资长驱直入。

 

稍加观察后,华盛顿对古小弟的忠贞程度基本满意,向后者交底「美国支持厄瓜多尔的民主政体」[6](鲍威尔),但也免不了时而挥舞政治讹诈的粗棒,谋取更多经济让步——「美厄自贸协定(TLC——陈泰注)是实现民主进程不可或缺的一部分」[7](美国贸易代表佐立克)。至于老百姓,从期盼到困惑直至失望愤怒,也只用了半年时间而已。半年后,厄瓜多尔工农又上街了。

 

老百姓又上街了

 

由于古铁雷斯向IMF许诺拿国企职工开刀「减员增效」(预期下岗人数12万人),2003年全年发生30多起大中型罢工(包括石油工人全国总罢工)。20036月,Pachakutik全国大会通过宣言与古政权决裂。与此同时,28天的大学教员全国罢工迫使政府在工资福利领域有所退让。同年12月,两万大学教员学生罢课并进军首都,督促政府兑现6月协定;当局以镇压回应——很快,教师工会的骨干纷纷被捕。

 

眼看爱民形象维持不下去,古总统只得另做打算,谋求主流右翼(PRIANPRE)的支持。2004年秋季市政换届选举中,「121日爱国社团」只得5%选票;为巩固政权,今年春总统与右翼达成交易——当局撤消几位流亡前总统的腐败指控,允许他们回国;作为交换,右翼主流继续在国会支持现政府。20053IMF总裁拉托再次访厄,指示老古加快对私人资本开放能源产业的步伐。拉总裁一走,古铁雷斯便张罗着敲定「国有经济合理化法」草案,继续国企裁员(预期五千职工下岗)。这两件事(包庇贪官、私有化)彻底激怒了有组织工农。

 

4月初,首都的示威规模升级;413日全国公交、学生和政府职员罢工;415日当局在国内部分地区实施紧急状态,第二天又胆怯撤消;古政权暴露了软弱,示威更加高涨,419日约3万农民、学生和工人进入首都中心区,与警方混战;420日冲突继续,Pachakutik组织的农民队伍占领议会。事已至此,国内外有产阶级只得换马——军方宣布反水,议会通过弹劾决议;古铁雷斯出局后,原住民运动与工会大佬们承认新总统的法统地位,危机又告一段落。对这个结果,北美资本还算舒心,表扬厄国上层(从将军、议员到原住民领袖们)「在尊重宪法的基础上,通过和平方式解决目前的危机」(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埃德加·巴斯克斯),诚可嘉许。

 

 

工农运动的前景:破而不立,混沌无期

 

九十年代的拉美大陆,传统左翼(从游击运动到革命工运,从托派、亲苏派、格瓦拉派到毛派)阵营变得滞涩、僵硬与主流化,或渐失去有组织工农中的基层影响。群众运动(从1970年的智利到1980年的巴西)一次次被机会主义领导层出卖扼杀;苏东阵营的瓦解;各国情报机构针对革命工运骨干进行的特种战争,使得无产者的整体自我组织水平与阶级觉醒度渐趋下滑。厄瓜多尔有组织工农的现状,即为拉美劳苦大众「力量犹在、思想混沌」的典型体现;他们在感情上「反对整个统治阶级。但激励民众动员的并非具体纲领,而是否定性质的情绪宣泄——反对美帝国主义,反对左翼和右翼主流政客,因为他们(左右翼主流政客——陈泰注)都替美帝的石油、金融和军事利益服务」[8]Pachakutik政治局委员维·基闳)。

 

阶级矛盾的尖锐,改良主义的终结,革命工运的缺席,让近十年来厄国群运「活力四射」而输掉所有重大阶级会战——无数堵路、罢工与街头混战未能催生任何深远的社会改良,更甭说社会革命;每隔数年,有组织工农呼喝着「Que se vayan todos!」(「全该下台!」)来到首都上流居住区,对高级官吏与议员们饱以老拳或强迫下跪,然后离去;第N次政权危机,总是以第N位新总统「建设充满希望、尊严和平等的共和国」[9]的嗡嗡声告终,周而复始原地踏步。

 

厄瓜多尔劳资斗争的困局在继续……

 

 

20/08/05

 

 

PS

2005817日,现任厄国总统帕拉西奥发布紧急状态令,对抗外省石油工人大罢工。

 


 

[1]它的油气储量丰富,矿藏、森林、水利和渔业资源也很惊人。

[2]工业产值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0%, 主要有石油和采矿业、建筑和电力工业、食品、纺织、木材加工业。1995 年石油和采矿业产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0.4%

[3] http://www.mofcom.gov.cn/column/print.shtml?/i/l/200309/20030900124338 2003-09-09 05:38 「国外资本对厄投入下降,厄国内敦促政府采取必要措施」

[4] http://ec.mofcom.gov.cn/aarticle/jmxw/200502/20050200355920.html 2005-02-19 08:08「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希望厄瓜多尔减少公共债务尽快对石油政策进行改革」

[5] http://www.mofcom.gov.cn/aarticle/i/l/200403/20040300193404.html 2004-03-11 03:53「厄石油工业向私人和国际公司开放已成为热门话题」

[6] http://ec.mofcom.gov.cn/aarticle/jmxw/200406/20040600231733.html 2004-06-09 00:05 「鲍威尔支持厄瓜多尔民主政体」

[7] http://ec.mofcom.gov.cn/aarticle/jmxw/200406/20040600232340.html 2004-06-10 08:42 「佐立克谈美国在自贸协定谈判上的立场」

[8]http://zavtra.ru/cgi//veil//data/zavtra/05/605/52.html 25 (605) от 22/06/05  「НАШИ РОЗЫ–ДРУГОГО ЦВЕТА」

[9] http://www.sina.com.cn 2005042109:35 新华网「厄瓜多尔总统被解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