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国高峰会与中国的「和平崛起」

杨伟中

(工人民主协会执委、红鼹鼠季刊执行主编)

 

1900年夏季,德英法美日义俄奥等八国军队攻入北京城、火烧圆明园,此乃中国近代史上的奇耻大辱八国联军之役。

 

105年后,同样在夏季,八国联军中除奥地利以外的七国加上加拿大,在苏格兰举行一年一度的八国高峰会。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继2003年之后再度以发展中大国领袖的身分,与其它数国一同受邀参与高峰会外的南北首脑对话会议。胡锦涛并不是作为G8的成员或是观察员与会,只是参与会外的南北对话,也不是唯一受邀的发展中国家领袖,但是中国的受邀与会仍具有特别的意义,受到更多的关注。由于中国政经实力的升高(如GDP总值居世界第二,仅次美国),已被国际政坛视为未来G8最可能的新成员,而中国的决策圈与智囊群也在思考与G8的关系。

 

G8是全球富国与大国的俱乐部(俄罗斯虽在政治上「大」,在经济上却不「富」),许多人认为它不过是个清谈会,但G8是诸大国协调彼此政策立场、共商如何支配国际政经秩序的重要组织,在WTO投资贸易自由化的推动、各国汇率的协调等问题上,G8都扮演吃重角色。正由于G8的帝国主义属性,长期以来自居第三世界盟主的中国,对G8(前身G7)往往批判大于肯定。但时移势易,中国当权者脑中如今所想早已不是「解放全人类」的宏伟使命,而是如何融入世界资本主义体系,并能头角峥嵘。中共十六大文件首次写明中国将优先重视与发达国家发展关系,而非第三世界。中共智囊对加入G8的疑虑主要是在于能否有尊严的适时加入,避免沦为如俄罗斯般的百般乞求。「在和平崛起过程中凭实力逐步加入G8」看来是主流意见。

 

至于G8诸国中,对中国的态度仍因国而异,和美国颇有龃龉的法德俄,似乎更愿意对中国伸出欢迎之手,美国的态度则值得玩味。前年胡锦涛首次参与G8活动时,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纪思道曾撰专文〈从冷漠中把中国带进来〉(Bringing China In From the Cold),主张接纳中国使G8成为G9。但是这显然尚未成为美国统治精英的共识。它们对中国可是又爱又忧:爱中国的廉价劳动力和广大商机,忧心崛起中的中国是否会挑战美国的独霸地位,所以美国对中政策也就一直摆荡在围堵遏制与拉拢合作之间。

 

观察G8与中国的关系,有助于我们厘清世局。中国早已不是保守派和某些左派心中的「社会主义国家」,它不是要挑战资本主义全球秩序,而是要融入它、顶多是修正它以更符合一己之利,它正以严重剥削劳动力和破坏生态环境为代价超英赶美,以便在未来加盟列强俱乐部。而中国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之间这种矛盾与合作并存的关系,也规范了美中台的三角关系。我们思考台湾的前途,不能不全面地掌握当前的世界局势。将中国视为共产主义堡垒是严重误判,而仅看到中国的强大,漠视中国劳动大众付出的牺牲则是盲目冷血。至于幻想凭借西方势力确保台湾主体性,势必险阻重重,且终将得出「此路不通」的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