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還是反革命:處在十字路口的玻利維亞

楊偉中

 

還記得玻利維亞嗎?那個革命家格瓦拉英雄地戰鬥與犧牲的國家。

  這是個富饒的國度,她的石油和天然氣儲量是拉美第二,森林覆蓋率達50﹪以上,水資源也十分豐富。

  這是個赤貧的國度,外資和國內的富豪寡頭壟斷了財富,地主掌控87﹪的土地,IMF和世界銀行指導的新自由主義政策更加劇了貧富分化,其中1985年開始的私有化政策使得主要工業部門都被以外資為主的私人資本把持。如今,玻國20%最窮人口僅占國民財富的4%,總人口的60﹪生活在貧窮中,農村貧民更高達82﹪。

  這是個有著豐富革命傳統的國度,她的國名便是以拉美民族獨立運動領袖玻利瓦爾命名的。1952年曾有一場流產的革命,20004月卡恰邦市工農為反對水私有化發動大規模抗議,以「水戰爭」之名引起國際廣泛關注。

  石油天然氣在玻國是個極端重要的政治經濟問題,油氣資源是由外國資本和國內寡頭還是由勞動大眾掌握,將在很大程度上決定能不能消除長期的悲慘與貧困。1996年洛薩達政府向外資出讓了78個為期長達36年的油氣特許權,2003年又計劃把天然氣通過智利銷往國外,預期年利潤可達13億美元,但絕大部份都被「合作」的英國、西班牙財團攫取,玻國政府每年最多僅能分得7000萬美元。

  工農群眾怒火中燒,群起抗爭,最後以自己的力量推翻了洛薩達。不過他們的「領袖」卻將政權拱手讓給了洛薩達的副手梅薩,還號召群眾要給梅薩機會。人民給了梅薩一年半的時間,但他除了在去年7月搞了一個語意曖昧的油氣問題公投外,就是繼續地腐敗、出賣油氣和維持新自由主義政策。今年3月初,國會著手推動新天然氣法案,不是國有化,也不是溫和左翼反對派要求的向跨國公司徵收一半利潤,而是僅僅開徵18﹪利潤作為特許費。群眾再度蜂起,情勢好像回到了前年10月。從三月到六月初,街頭示威、堵路抗爭、總罷工,運動節節高升。農業工人、礦工、教師、小店主、學生、無地農民、原住民都加入抗爭,農民走了190公里前往首都會師。群眾舉行了民眾大會,提出石油國有化、梅薩下臺、關閉國會,甚至是-建立工農政府的要求。在面臨連續數週的大規模抗議下,梅薩宣布辭職。

  和所有群眾運動一樣,玻國群眾也得面對他們領袖的空談、軟弱、妥協與背叛。莫拉萊斯(Evo Morale),「爭取社會主義運動」(MAS)的首腦,手上握有一大批農民隊伍,是民調中最有望在下次總統大選中勝出的人物。他要的當然不是無法控制的社會革命,而是以工農群眾為資本,與統治階級和後台老闆美國取得妥協,以便「民主地」君臨玻國。他的要求是「召開制憲會議」,這是個統治者大大歡迎的口號,因為幾條憲法是沒可能剝奪他們的政經大權,而冗長拖延的「民主討論」將會讓集結的群眾渙散。工會領導人也是言詞勝於行動,總工會全玻中央工會領袖索拉雷斯(Jaime Solares)高喊建立工農政府的口號,不過幾乎沒有任何實質的作為如由工人接管企業、建立自衛武裝和提出清楚的工人政綱,相反,他期待「愛國軍官」出來代替群眾掌權。69日深夜,最高法院院長羅德里格斯在重兵護衛下接任總統。

  玻利維亞會往何處去?我們沒有明確的答案。統治階級出現明顯的混亂,它們知道現在動用武力鎮壓只會激化情勢,個別的軍官表態支持油氣國有化的訴求,警察也未必全聽指揮。東部統治菁英要求「區域自治」,以便牢牢掌握油氣資源。美國正準備以恢復民主秩序為名公然介入。右翼力量在等待群眾意志消極失望時大舉反撲,玻國可是世界首屈一指的軍事政變國。玻利維亞的形勢再度否定了工人階級已經癱瘓麻木,無法為本階級長遠利益鬥爭的廢話,問題在於群眾能不能從歷史中汲取教訓經驗,湧現一批有正確戰略與行動力的核心隊伍,拋開不中用的領袖,奪取政權、改造社會、扭轉命運!革命或是反革命、平等社會或是野蠻,前面只有這兩種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