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眾抗議八國峰會

 

潘特

 

 

 

    今年6月1日,約有75000到100,000人,在日內瓦和法國、瑞士兩國的較小城鎮示威遊行,反對8國峰會,這8國是7個最強大的帝國主義國家加上俄羅斯的國家首腦。8國峰會的地點是法國小鎮埃維昂箂班(Evian-les-Bains),除了當地居民和峰會的參加者外,對所有的人都是封閉的。

    警察對大量的抗議者發起襲擊,有若干人受傷,這使人們回憶起,2年前在日內瓦召開的8國峰會期間,曾有數百人受傷,一名示威者身亡。

    布什在峰會內部迫使其他帝國主義領導人,要在美國未來戰爭計劃書上簽字,這計劃可能包括入侵伊朗和北朝鮮。

    8國峰會試圖表明,在伊拉克戰爭後,世界帝國主義列強是團結一致的,但伊戰曾遭到德、法及其他歐洲政府和反對——然而,在伊朗和北朝鮮問題上,帝國主義國家間的新分裂是早已出現了。

    峰會發出一份聲明,譴責伊朗和北朝鮮擁有他們所宣稱的核武器項目。倫敦《導報》報道說:“美國的一則消息來源指出,華盛頓已經讀到一份各領導人的聲明,暗示可以授權使用武力來反對違反國際核不擴散規定的國家,但法國總統希拉克稱此為“過份大胆,過份冒失的”聲明。他說:“從來就不曾有過使用武力的談話,我們必須同伊朗採取對話。”

    峰會內部的摩擦說明世界各強大的帝國主義國家之間在開拓新殖民世界的競爭,迄今仍未平息。

    抗議者紛紛走上大街,提出不少問題,從全球化到愛滋病。許多人抗議美國佔領伊拉克以及美國未來的戰爭計劃。抗議者來自整個歐洲。

    示威遊行者離開小城鎮後,留在法國—瑞士邊界上集會。有些示威者還力圖堵住通向埃維昂公路,以便分裂,瓦解峰會。抗議者多次受到襲擊,結果數百人被捕、受傷。

  在洛桑,警察利用少數人打碎門窗為借口,對示威者發動襲擊,向和平示威者放射催淚彈和水炮。

(當他們)衝回自己的營地時,警察把兩或三罐催淚彈拋向該城的植物園,這裡到處是抗議者、母親們和孩子們。

  抗議者報道說,人們早已看到便衣警官們混到群眾中去,大部份挑釁事件都是他們幹出來的。

  在法國和瑞士,對示威者發動的類似襲擊,層出不窮。美國公民馬丁•蕭,試圖阻塞通往日內瓦的一道橋棵時,嚴重受傷了。蕭與另外一個人各自用繩子把自己綁在橋樑上,在橋的兩處高懸空中。一名警察切斷了繩子,蕭便從70英尺高處掉下,多處遭到骨折。在另一種情況下,一組從參加日內瓦大行動回來的示威者,遭到從德國來的警察襲擊。

  根據IMC的一份報告:“失去了控制的警察,全身武裝,穿着防暴裝備,開始針對人民進行侮辱,挑動事端,大聲吼叫,拋射催淚彈和触發式手榴彈。所有這一系列的挑釁是毫無根據的。”

  報告繼續寫道:“蓋伊•斯莫爾曼(Guy Smallman),一名攝影師,又是英國的志願者,他被近距離射來的触發式手榴彈擊中左腿、背部,背部撕裂開了,他需要進行兩小時開刀手術。”

  6月1日,星期天晚上,警察襲擊並關閉了日內瓦的獨立媒體中心。據IMC報道透露, 31名便衣警察,裝扮成“防暴員”,帶上橘黃色“警察”袖章,事先没有任何警告,瘋狂地衝到現場,開始用望遠鏡式微型棍棒鞭打志願者,而志願者正試圖與他們對話。一名志願者的頭部被擊中,被送往醫院搶救。

  自從西雅圖大行動以來,實際上,所有主要反全球化抗議的和平示威游行,遭到反復不斷的襲擊。與此同時,警察早已對反戰示威進行抨擊。

  4月7日,在加利福尼亞州奧克蘭碼頭上,舉行反戰示威游行,警察向示威者及碼頭工人投射催淚彈和橡皮彈。為了反對執法情報局開會,最近在西雅圖舉行了示威游行,警察向和平進軍的群眾發起襲擊,並拋射橡膠彈和噴濺有刺激性胡椒粉。

  所有這些襲擊,意在威脅人民群眾不得參加示威游行,來表達他們對戰爭和其他社會病態的憤恨。儘管有了這種威脅,並把抗議行為不斷提升為一種犯罪行動,但成千上萬群眾仍繼續動員起來,反對戰爭、反對全球化。

    

     (蕭明譯自《社會主義行動》03年6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