殖民地戰爭的動力學

 

格里•傅利

 

 

    在伊拉克,一堂殖民地戰爭的動力學正在講授中。襲擊美軍和他的合作者在不斷增加。美軍試圖鎮壓反抗,却愈來愈同當地居民疏遠了。

 

    美國士兵由於自身的不安全,和幹的是使一個文明民族陷於恐懼的討厭工作,使得他們的士氣低落。同美國占領者合作的那些人,發現自己愈來愈被孤立、被藐視、和冒着生命的危險,他們没有信心和理直氣壯地面對。

 

    10月29日的意大利日報《IL MANIFESTO》說:美國軍隊占領巴格達時,西方國家的民意測驗說明祗有46%的伊拉克人把他們視為侵略者,而現在則有67%伊拉克人認為美國軍隊是侵略者和外國佔領者。這些人來到伊拉克是為了加緊掠奪。

 

    10月31日英國《獨立報》報導說,對美軍的襲撀從9月份以來增加50%。“游擊戰主要是在首都的西部和北部的辛尼地區。美國任命的伊拉克管理委員會的一位領導成員警告說:真正的危險是普通伊拉克人對美國人的憎恨在不斷增長。

 

    薩達姆的庫爾德反對者的一位老戰士告訴《獨立報》說:“伊拉克人一天天變得更仇視美國人了。大多數人都不喜歡他們。……”

 

    他譴責總部設在戒備森嚴的前薩達姆皇宮的,美國提出的臨時聯合當局的官員們,他們從未見到普通的伊拉克人民,完全感受不到人民的感情,他絶望地問道:“在這皇宮高牆後面,你如何能治理這個國家?”

 

    十月末伊斯蘭神聖齋月開始,游擊戰的浪潮一浪接一浪湧來。布殊政府承諾的勝利的調子明顯地減少了,而現在強調的是盡可能快把治安交給伊拉克武裝力量來管。

 

    但,要做到這一點,比解除某一第三世界國家超現代的武器更為困難。首先是信用問題。美國統治者能夠依靠任何伊拉克的武裝力量去執行他們的命令,而去冒同他們主子翻臉的危險嗎?統治當局也不十分相信伊拉克的警察。而信用問題總是雙方的問題。

 

    貝魯特日報10月29日報導巴格達南邊阿爾•埃蘭警察局的訪問。這個警察局在10月27日受到汽車炸彈的襲擊。報導說:“(受傷)警察綁着綳帶回到他們被炸毁的警察局,痛苦地注意到,他們處在美國人領導的聯盟與越來越發展的游擊隊的戰爭之中,一位名叫納塞爾•哈迪的警察說:「假如我們不同美國人打交道,假如我們有足夠的武器,我們就不會被當作通敵者,這樣的悲劇也就不會發生」。

 

    “美國憲兵站在鐵絲網後面監視着這座樓房時,這位警察注意到他的同事們都轉移到碎石山那邊去了(譯注:指到游擊隊那裡去了)。……美國不帶人進入這座樓房,甚至警察也不行。警察的嶶章都給美國没收去了,所以我們都不能進入警察局去看望我們的同事。美國人就是這樣尊敬我們的啊!”。

 

    10月31日的《獨立報》引述上面所說的訪問報導之後也說到伊拉克警察士氣低落。“受美國控制的行政和治安組織越來越成為襲擊的目標。星期一,巴格達有四個警察局受到自殺性爆炸的襲擊,八個警察被炸死。在阿爾•喀德拉警察局,一個叫安爾•拉希德的警察搖晃着懷中掛着的沖鋒槍,站在汽車爆炸開的深坑旁說:“他們說我拿自己的生命當兒戲,而我每個月祗得到120美元。”

 

    由於阿爾•拉希德受到襲擊,使得巴格達的伊拉克人增長了危機感,認為伊拉克在進入長期動亂的時期,因為美國没有辦法對付抵抗力量的襲擊。

 

    在美國的當地合作者表現出無意作戰時,美國軍隊的最終失敗便到來了,就如同在越南的失敗那樣。

 

 

(蔚然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