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藥業壟斷的災難性後果


英國倫敦2001年2月12日的《衛報》(Guardian) 刊登了拉里.埃利奧特的《世界組織:在一個病態社會中邪惡的勝利》一文,揭露了世界上幾大藥業壟斷集團壟斷藥品生產所造成的災難性後果。文章主要內容如下。

在貧困國家中每年有1,100萬人死於傳染病。窮人的衛生條件差,愛滋病等傳染病極易在窮人中產生和蔓延,而他們又買不起醫藥,因此就有這麼多人死亡。

世界藥品昂貴的原因是世界藥業壟斷集團壟斷了藥品的生產。現在全球藥業主要由4大公司控制。在烏拉圭回合的貿易談判中規定對新發明產品的專利至少保護20年,除非處於緊急狀態下。

但是難道像愛滋病流行這樣的情況都不算緊急狀態嗎?美國事實上正利用一切可能手段禁止別國自行生產美國公司發明的藥品甚至包括醫治愛滋病的藥品。

美國的手段包括法律訴訟和貿易制裁。這些壟斷集團不敢公開出面要挾,它們害怕公眾因之將矛頭轉向它們。它們通過美國政府出面交涉,當然誰都知道美國政府背後真正的力量是誰。

這些大公司說,它們為開發醫治困擾窮人的疾病投入了大量的資金,由於投入太多窮人買不起。但是事實並非如此。首先,甚至在世界知識產權保護條例生效之前,這些大公司的利潤就已經非常豐厚。其次,在開發產品上的花費比市場營銷方面的花費要少得多。再次,開發費用中僅10%是用於開發和全球性疾病有關的藥品。而90%的費用用於開發醫治發達國家諸如肥胖之類富貴病的藥品。

現在巴西正在反對美國對它的所謂違約生產藥品的指控。在西雅圖等反抗世貿組織及其條約的鬥爭中,人們攻擊了世貿組織保護下的大公司將利潤放在人民之先(profit before people)。俗語說,邪惡勝利是因為正義的人民消極無為。現在美國這些大公司的所作所為就是邪惡的,我找不出另外一個詞形容它們。我們應該聯合起來鬥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