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向未來
2000年聖保羅論壇會議(拉丁美洲左翼政黨和組織論壇會議)宣言(摘要)




  21世紀已開始了,我們的時代進入了第三個千年。1990年7月,在巴西聖保羅召開的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區的左翼政黨和組織論壇會議之後,也已過去了十年。十年來,人類經歷到的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危機的加劇,都已證實了大會提出的主旨。
今天,參加聖保羅論壇會議的核心力量相互交換了意見,討論了自從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導致兩極世界的終止,及其對拉美與加勒比地區左翼政黨和左翼運動的鬥爭所帶來的影響。

左翼勢力的匯合

  聖保羅論壇的成果是值得稱道的,因為這是拉美史上第一次將左翼所有政黨和運動的力量匯合在一起。
  所有這些左翼政黨和運動,本來各有各的不同鬥爭形式,現在都注意到,影響世界人民,特別影響到拉美和加勒比地區人民的重大問題,並不因冷戰的結束而消失,但只能隨著壓迫、統治、剝削和種族主義的終止才會根本消滅。
  聖保羅論壇會的成員——各政黨各運動,以其形式繁多、鬥爭多樣化而走到一起來了,他們發動鬥爭去反對帝國主義。20世紀的最後20年,帝國主義所採取的是新自由主義的資本主義形式。
  自論壇創建以來的這10年時間,便足以證實我們的最初分析是正確的。正像1990年7月間,我們便斷然駁斥了一個觀點,這觀點認為新自由主義的發展計劃,經過一段時期的調整後,便會把財富分配給大陸上的全體居民;我們同樣否定了一個幻想,根據這幻想,自由主義能對不可抗拒的經濟、科學和技術法則作出靈敏的反應。
  最近十年的現實,特別證明了新自由主義模式是有其局限性的,它無能解決人類的各種問題。1999年12月西雅圖會議的失敗,典型性地反映了國際反新自由主義力量的強大。
  現實中新自由主義原則,只代表某部份人的經濟、政治利益,這部份人只樂於去犧牲甚或消滅人類的大多數、而只是窮兇極惡地追求那令人眼花繚亂的財富積累,特別是財富積累的份額是無法想像的。
  世界經濟已進入大肆掠奪階段。用來描寫今日世界的關鍵詞有:集中、兩極分化和殖民統治。集中指的是財富、資產和生產的集中;兩極分化指的是政治、經濟、文化的分化,同時伴以貧苦、排斥並把世界推向兩極化。
  這種兩極分化和分配不均,在世界範圍內的表現形式是:只佔極少數的人口,卻消費了極大部份的產品,而從社會服務行業中獲利最多。
世界財富集中在不到300家豪富者的手裡,其餘人類則被剝奪了經過世世代代所爭取到的工作權、健康、食品、居住條件、教育、基本權利、生存、生育和發展權。

美國侵略

  在上述基礎上,還要增加兩種作用:美國單方面軍事侵略及其罪惡決定,即違反戰後國際法秩序,在聯合國和北約組織主持下,在南斯拉夫人民中進行種族絕滅之戰。
要把人類從自我毀滅的絕路中拯救出來的唯一方法,那就是把滿足人類需要確立為未來社會的基本優先權——而不是個人的獲利。解決世界問題所涉及到的是、要通過鬥爭去根除基本的階級矛盾,而階級矛盾又緊密地與最多樣化的形式如壓迫、種族歧視、剝削等相聯繫,特別是以性別、年齡、少數民族、人種、文化、宗教等等為基礎的壓迫和剝削形式。

殖民主義遺跡

  只要殖民主義的遺跡(例如對波多黎各及法屬圭亞那等等民族的鎮壓)沒有掃除乾淨,全世界各民族便難以希望加強他們的自由、獲得自決權以及主權的完整。
  21世紀的左派應認真考慮各種經驗了,如制訂建議、奪取空間和權力,建設可供選擇的模式,所有這些經驗都必須根據我們希望改造的社會現實的研究中得來。左派還必須考慮以下這種必要性,即預見到自然或經濟結構的深刻變化,利用這種結構變化來逆轉森林破壞進程,反對國際金融投機,財富重新分配,預算制訂的民主化和社會化,促進社會的參與,並加速政治和經濟的分散化。
  左派還將面對改造國家的基本任務,使國家為新的、全面民主的發展和深化而服務:包括社會民主、政治民主和文化民主及性別民主。危地馬拉的和平協定同樣可用這一發展形式來加以鑒定。其他富有重大意義的政治進程已經發生了,或正在厄瓜多爾、委內瑞拉、巴拿馬、薩爾瓦多和哥倫比亞發生。
  我們還必須注意到,美洲存在著土著民族,他們是對抗新自由主義和跨國組織的進攻的。
  他們的反抗和總動員,強有力地突出了我們民族國家深刻改造的必要性,用以保證使生物多樣化和生態系統得以保持,得以保證民族多樣化及承認他們的身份、權利和自決權。
聖保羅論壇會議成立後十年,拉丁美洲左派重申了他們的民主和反抗的傳統。

(黃申節譯,感謝十月評論雜誌社同意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