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主义的纯利润是来自新经济?2000年)

基尔米斯特Andy Kilmister

 

自从资本主义早期以来,统治阶级一直梦想着要取消经济上的繁荣和萧条交替期。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后期,经济学家们热烈地争论着商业周期性是否已经过时了。

 

最近两年来,人们可以看到同样的想法又在美国流行起来,并且延伸到英国。今年头两个月,环绕着「新经济」的概念,媒体上大肆宣传。

    《金融时报》、《经济学家周刊》以及《卫报》等连续刊出有关《经济学的终结》、《电子商务》和最新出现的年轻互联网百万富翁等特色的系列文章。

    欧洲股票市场在最近两年中仿照美国例子,并以信息技术股票为基础正在逐渐地兴旺起来。

    这毕竟是一时狂热,或者意味着全球资本主义发生了什么重大的变化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先让我们来回顾一下、由马克思主义者厄内斯特.曼德尔所著《晚期资本主义》一书中提出的长波学说。

    曼德尔分析了为资本主义的发展、可以持续25年的上升期和下降期填平基础的若干关键性转折点。

    当前大肆渲染的互联网时期和新经济,实质上是根据下列这个概念的:即这种发展表明长波说中一个新的上升期的开始,它将结束自1973年以来世界经济的持续下降期。下降期的特点是增长缓慢、周期性的经济严重衰退以及以信贷为基础的「景气市场」也是很疲软的。

    这一次新的「长期繁荣」可以与1948-1973年这25年间相比,定将证实股票市场热以及持续性的利润增加。

    但曼德尔有关这类繁荣的中心点在于:它们不能仅仅取决于一个因素,正如马克思在《经济学大纲》上所写的:「具体的情况要具体分析」,因为「这是多种决定因素的集中」。

    任何意图要把「新的长波」说成仅仅取决于技术发展的一个因素,那是注定要失败的。这类发展务必要看阶级斗争情况,各不同经济部门的不平衡发展以及帝国主义、国际经济关系之间的相互作用等等。

    然而,最老于世故的、经验丰富的「新经济」思想的拥护者也承认了这一点。他们的论点是,长期繁荣景象决非唯一地取决于技术发展,特别是在最近20年来的美国许多其它因素汇集在一起,给技术最终转变为资本主义的持久性扩张提供了条件。

    在这些因素中最主要的有:雇主们在工作场所采取攻势的实力及其对工会的影响,以全球化为代表的国际竞争的加强、大型经济部门,尤其是金融部门中的控制解除了,以及对福利国家的进攻。

    这股思潮显然对工党领袖及首相布莱尔有很大影响,因为这股思潮进一步认为,上述因素不仅仅为美国的、以技术为基础的繁荣提供机会,而且欧洲和日本同样分享繁荣。这一「新经济」学说在全世界走向新自由主义是一个重要的因素。

    但当前的技术发展能否为新的长波说提供基础呢?要分清有关技术的不同类别是很重要的。例如生物工程这个领域,最终会比互联网更加重要。

    即使在信息技术的一般领域内,计算机信息输送与电信部门之间的变化,也有佷大差异,尽管这两者连系越来越变得更密切了。像微软公司这样的计算机软件公司,其初期的增长,是与互联网完全没有联系的,比尔.盖茨先生认识到互联网的重要性,是经过了一个很长的过程的。然而,当资本主义正在开拓范围更广泛的技术时,正是互联网成了现在所宣称的新经济的中心点。迄今为止,虽然有不少文章分析互联网的正面和负面潜在势力,但根据马克思主义观点来分析在资本主义商业经营中、互联网所占的位置如何的文章还是很少见的。

    可以说,在三个主要领域,互联网发挥了作用。

    第一,公司内部,应用信息技术作为改革调整的出路。这可以涉及到生产本身,而在Unilever的最近计划中,还涉及到采购、销售以及售后服务。在这种情况下所带来的后果,将是在世界范围内就业机会损失百分之十,工厂关闭将达到四分之一。

    第二,应用互联网作为将产品或服务工作送到消费者手中的方法。迄今为止,主要受到影响的行业是银行、财政、零售业以及媒体。其它,例如教育也可能随之而受到影响。

    第三,有一大批公司,实际上是以供应基础设施而获利的,也允许互联网在其中起作用。其范围可从大型的互联网服务供应公司直到小型的、可提供各类软件的公司,这种小型公司能提高向网络用户开放的可能性。

    此外,还有一种论点认为,只要能更容易地把信息供应给用户和竞争者,则互联网的增长将加强了竞争,降低了通货膨胀,并允许有一个较长的增长期。

    大多数「新经济」鼓吹者都集中在第二类公司。然而,正是在这个领域内,互联网对资本主义扩张的长期影响可能是最脆弱的。

    这里有两类主要的公司集团:一类是把它们的产品记入网络,常常是相对固定、比较大型的公司集团,另一类就不是这样了。互联网显然是某类产品的新的重要分配渠道。这对于那些在互联网上交付的产品来说,就更加正确了,特别明显的是通过MP3软件的乐曲以及金融服务等。旅游和文化活动的售票工作同样是信息技术的天然领地。又如隐藏在Lastminute com后面的好主意也是可以获利的。

    但当把这一切用来改造某些产业时,其规模很可能仍然是有限的。

    书商是最先利用信息技术零售书刊的,由于能大批地把书刊在网址上列出,所以收效不错。但像Amozon com那样的公司仍然没有什么利润。

    在美国,股票指数含量为15的最大联机零售商,据《今日美国》杂志估计,在去年11月与今年2月初之间,下跌百分之三十一。其它联机零售商情况便更糟糕。电子——玩具公司股票在一个月内便下降百分之十五,Value America公司解雇职工高达半数,而Beyond com公司的职工有百分之二十失业,使消费市场的股票下降了百分之八十。

    即使互联网成为作广告的主要手段,但这也不可能为长波说的繁荣提供基础。广告业并非生产资本,而是商业资本,它所代表的是资本家阶级内部的资本转移,既不可能提高生产的总水平和长远利益,也不可能为改造资本主义提供基础。

    第三类公司,即制造互联网基础设施的公司,又怎么样?这好比19世纪的铁路公司一样,但也有一个重大的区别,这就是竞争更加剧烈。单纯地进入网络并不可能为未来提供持久利润,这就是最近各大公司合并的幕后原因。

    为新经济大肆宣传的背后,其真正实质性问题就是以互联网和互联网的使用作为调整资本主义的重要因素。然而其意义有多大仍然是很不明确的。诚然,美国制造业生产力的增长,以历史标准来看,确是很迅速的,去年(1999年)高达6.4%,是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以来增长最快的一年,但也许不能持久。

    生产力的增长是以投资(主要是外国资本)的巨额增加为代价的。这就意味着利润率仍然相对地低。信息技术是否能使利润率不断提高呢?现在还言之过早。

    如果上述情况属实,那么基于互联网的投机股票泡沫以及继之而来的美国消费者破纪录的借债,必将带来的不是新的黄金时期,而是过去二十年中我们已经看到的资本主义危机,这危机仍然是旧体制中,因信贷问题而点燃起来的。

 

(黄申摘译自英国左翼期刊《社会主义展望》Socialist Outlook20002月号)

感谢十月评论杂志社允许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