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本家最不要臉!

杜建國

 

 “地球人都知道”,最近三十年來,要讓資本家接受國家干預,就好比強迫節婦去當婊子。從雷根柴契爾及某設計師起,全球資本家及其政府管家,莫不奉“最小的國家”、“小政府、大社會”、“管得最少的政府是最好的政府”、“自由市場經濟”等為最高宗旨。拒絕干預的牌坊,資本家豎得高聳入雲。

可是九月份以來,在金融海嘯面前,由美國資本家帶頭,全球資本家幾乎沒有經過什麼猶豫,便毫不臉紅地接受起政府管家的救助來。豎了三十年的牌坊,早不見了蹤影。

人就一張臉,或是牌坊,或是婊子。婊子牌坊都占了,那就叫不要臉。

資本家及其政界管家學界走狗,統統不要臉!

對於國家干預,資本家並非是一概拒絕,得看是什麼樣的干預。對自己不利的干預,如福利國家、工人的談判權和罷工權、高額累進稅等等,那就反對;對自己有利的干預——套用時下流行的奧運歌曲裏面的歌詞——那就是“開放懷抱等你”了。

這兩年,中國房價一路飛漲,老百姓要求政府平抑房價的呼聲也隨之飛漲。對此,房地產資本家義憤填膺,誓言拒絕政府干預,房價問題要由市場自行解決。話音未落,今年房價逐漸走跌,資本家們便一改節婦嘴臉,幹起呼籲政府救市的勾當了。

不要臉!

一部資本主義史,就是一部不要臉史。

資本家標榜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但是當初他們就是靠搶劫小農的私有財產起家的。數百年前,老皮特們一面宣揚“風能進、雨能進、國王不能進”,一面同時將農民從自己的土地上趕走。有位蘇格蘭老婦,拒絕從建在自己的土地上的茅屋裏搬走,於是連人帶茅屋被資本家一把火燒了。今天中國的資本家及其走狗文痞最為推崇英國經驗,他們不妨照此來對付中國的釘子戶。

資本家熱愛消極自由,但是在他的工廠企業裏面,則是說一不二的絕對君主,對工人雇員為所欲為。

資本家信奉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可是工人一旦效仿,起來維護自己的權益,那麼資本家便轉而指責工人不顧他人和社會了。

想當初,各國資本家莫不靠政府的扶植起家,一旦膀大腰圓了,便扮起拒絕干預的角色來了。

資本家警告,一旦資本主義私有制不復存在,那麼言論自由、信仰自由、政治自由等必將不復存在,必將是通往奴役之路。但是,為了維護他們的一己之私,資本家卻不惜依靠墨索里尼、希特勒、多爾富斯、佛朗哥、蘇哈托、皮諾切特等形色色的法西斯,毀滅人類的言論自由、信仰自由、政治自由直至生命。

 

資本主義之不要臉,空前絕後。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