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主义与自然的冲突

[美]迈克·戴维斯 著  张丽梅  隋慧 译

 

美刊《社会主义工人》200710月号刊登了该刊对美国著名城市研究学者迈克·戴维斯题为《资本主义和自然的冲突》的采访录,对200710月美国加州火灾产生的原因、美国政府的救灾行为以及美国媒体对灾害的报道发表了批评性的看法。这些对于我们了解美国政府和社会在灾害处理方面的不足有参考价值。文章主要内容如下。


     问:媒体对这场灾难的舆论导向看来是这样的:美国联邦政府、加州政府以及地方当局都做了大量的工作,每一个被转移到夸克姆足球运动场的灾民都受到了盛情款待,而这一画面又遗漏了什么呢?


    
戴维斯:还有很多人们看不到的受害者没有享受到夸克姆体育场的背部按摩和新法式烹饪美味。


    
这已经变成了一种精心策划的、半失控状态的对共和党价值的歌颂一切都和新奥尔良形成鲜明的对比,科普利与默多克控制下的媒体都在歌颂我们有着如此丰富的执法与治军经验的领袖。


    
与此同时,阿诺·施瓦辛格正在视察体育场,他说人们很高兴,一切都很好人们在练瑜珈,接受按摩,还可以得到神父的亲笔签名,当一位女记者冒失地要采访他时,他抓住她的胳膊,像要狠狠地把它拧断似地开始冲她大喊,你要做的就是看看这周围,看看人们多么高兴


    
持续的表白是反卡特琳娜,一切都已不同,或如另一位共和党人所言,我们是文明疏散


    
问:您可以再谈一些有关那些不为人知的受害者的情况吗?


    
戴维斯:圣迭戈和加利福尼亚的南部乡下地区基本上有四种不同群体。


    
首先,是加州本地人,美国在圣迭戈的印第安人居留地比其他县要多,我想有五、六个居留地的人受灾或被疏散。


    
其次,是建筑工人他们都是普通劳动者,有墨西哥人,也有盎格鲁人。他们祖祖辈辈都住在这个小城里,我就是从小在这种群体里长大的,在圣迭戈县西部边缘偏僻的乡下。


    
此外,还有些新的住宅小区那是些规化杂乱的社区,其中一些是生物科技公司等等,蔓延分布在1—15高速公路沿途两侧,这条高速路连通圣迭戈与雷沃赛德一直向北,这是些受灾严重的地区。


    
最后,是奢华的城堡式和贝弗利希尔斯山式的住宅小区,它们似乎被偷偷运进了那些最幽静的峡谷和最难以到达的偏僻地区似的。


    
最近,我与五十年前一起长大的儿时伙伴们聚会,自越战以来我们未曾谋面,我们都不肯相信在这灌木掩映的山顶会有豪宅,那可是我们儿时曾经猎过兔子的地方。野火在这里很容易烧起来。


    
在这一带偏僻的乡下,一些蓝领居民为了保持这里的田园生活方式,也为了能在这里继续生活得起,展开了一场持久的、低调的反豪宅侵占、反住宅开发及反交通堵塞的斗争。


    
这场大火的有些受害人是居住在活动房屋、棚屋或小农场的人们。但是他们的痛苦不为媒体所关注。相反,对那些共和党人居住的郊区与乡下豪宅的灾情,媒体却大肆报道。


    
兰柯·圣菲社区部分受灾,它是全美国最富有的五、六个社区之一。查尔默·约翰逊的妻子什尔拉告诉我说,她听说发生在兰柯·圣菲社区的事实真相是这些富人逃离的时候,锁上了电子门以防盗贼,他们却忘记了这样也会把消防人员锁在外面。救火者进不去,这些高大得令人难以置信的住宅就被烧成了废墟。


    
问:一直以来媒体关注的焦点是大火是如何燃起的,而不是那些更深一层的原因。您能谈一下诸如开发或气候变化之类的原因吗?


    
戴维斯:《洛杉矶时报》上有篇文章说气候变化不是火灾的一个因素,这是信口胡言。所发生的一切,包括西部其他地区的几场令人难忘的严重火灾,起火原因都与气候模型的模拟结果相吻合,这种气候模型是政府气候研究小组专门研究气候变化用的。


    
不仅是这些极端的事件变得比较常见,而且很可能西南及西部其他大部分地区的基本气候本身也发生了变化。我在聚会上看见一位老朋友,他刚从国家园林管理员的工作岗位上退休,他被自己所看到的一切惊呆了。他说圣伯纳迪诺山上的松树林都死了,它们正好成了燃料。


    
换言之,我们所目睹的一切不单单是一些极端事件,而是在环境与植物方面的划时代的变化,而另一方面,在那些几年前否认气候变化的人们中又有一种把一切都归咎于气候变化的趋势。它成了一种逃避所有政治责任的托辞。


    
事实上,许多火灾都是一些政治决定所造成的。开发者和房地产利益集团不顾群众的反对全力支持这些政治决策,不去控制偏远地区那些蘑菇一样遍布风景区的奢华住宅区的扩大蔓延。


     2003
年的大火后,山区人民和环境保护主义者联合起来,在圣迭戈进行了一次无计名投票活动,以限制乡村地区的开发。结果,他们失败了,他们被反对者以10或是201的票数击败了。据猜测这些反对者受农场主的操纵。但当报道黑幕的地方报纸《圣迭戈读者》对此事进行调查时,才发现原来这些反对者都是大开发商花钱雇用的,他们想把整个乡下都开发成红墙绿瓦的别墅。


    
除非你愿意去解决土地所有权及土地价格上涨的政治经济问题,否则这一问题基本上得到不解决。


    
沿海地区的土地价格已上涨到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在圣迭戈县,只有12%的人能够买得起一套中等价位的新房。

 
    
因此,人们被迫住进内地,但是住在沿海地区的人们,有的已经成了富翁,有的财富正随着房地产价格一起暴涨,以至他们正在买第二套住房,以后你会看到越来越多住房遍布整个乡下那可不是区区小木屋,而是4000平方英尺的住宅房。


    
因此,尽管我认为气候变化在整个事件中是一个重要的因素,但问题的真正的关键是开发,这归根结蒂是由于对土地投机活动与地价上涨现象缺乏真正的社会化管理造成的。当然这与加利福尼亚的卡尔·马克思亨利·乔治在1870年的演讲中所说的是同一个问题。


    
问:在2003年加利福尼亚南部遭受火灾时,您曾指出共和党权力机构因缴税低而使地方政府收入匮乏,使圣迭戈没有建立统一的消防机构,这一情况现在有所改变吗?


戴维斯:没有任何改变。回应2003年那场毁灭性大火的是在一片雷鸣般的反对声中,否决了扩大消防投资的提议。


    
有一件好事,就是一位名叫迈克·阿格里的敢于直言的人被当选为市长,部分原因是由于他的有关政府腐败的言论顺应了民意,他指出市政府毫不犹豫地投入数千万美元的税务津贴给极端保守的共和党人斯帕诺家族,因为他们拥有纳税人,或给约翰·莫尔家族,因为他们拥有牧师,以及克林顿的支持者。市政府为他们建了一座体育场。而与此同时,街道上坑坑洼洼没人修缮,消防官员因为消防资源短缺,住户付不起消防费而窘迫辞职。


    
问:一些右翼分子像共和党领袖的角逐者、圣迭戈地区的国会代表邓肯·亨特,正以火灾为借口重申军事化消防的要求,这从基本上扩大了五角大楼的国内影响范围。


    
戴维斯:邓肯·亨特黔驴技穷,其实,他现在说的与他2003年说的完全是一回事派海军陆战队去,就像我们需要攻占海滩一样。当然,人们也指出,在乡下,飞机不能起飞是因为当时有强达每小时70英里的飓风。


    
你只要按一个键,就会从他那里得到同样的答案。他与布赖恩·比尔雷、达雷尔·艾萨这三位呆板的圣迭戈共和党人微笑着,得意地面对这一片混乱,其居心真是险恶。


    
而另一方面布什政府已经派去了美国联邦调查局,他们在圣迭戈和桔县北部展开了一场大规模的纵火调查。


    
他们可能很难指责伊朗人纵火,但如果有个非法移民在某处被捕,我是不会觉得奇怪的。


    
在被烧毁的社区中,圣迭戈县北部的艾斯康迪多小区,企图向没有合法证件的人非法出租房屋而在全国臭名昭著,还有其他的一些社区像福布鲁克和波威,那里的时尚的人们朝私家车库前的墨西哥工人们吐唾沫。


    
但正如我睿智的朋友什拉·约翰逊再一次指出的那样,这将会非常具有讽刺意味,因为这些他们正想驱逐出境的墨西哥工人,正是他们要乞求他们回来重建美国人家园的人。


    
问:您曾经指出,像这些灾难靠科技手段是不能解决的,而要靠政治及相关的社会手段,为什么?


    
戴维斯:这种解决方式必须要依赖改变社区及地区的权力关系。事实上,购房、给年轻人创造就业机会、保护环境、解决交通拥塞,都是一个权力机构责任的一部分。


    
过去的问题一直是像山脉俱乐部这样的组织一直倾向于关注开放地区以及它的环境方面的问题,对人们担心的发展与就业问题没有给出答案。


    
没有人提出这样一个最重要的观点:我们需要在内地城市重新大量投资建造环保方面更稳定的社区而对山区应多加保护与恢复,我们需要的是一个了解这些问题的平民政治机构,而且我们还得去改变政治力量对比。


    
民主党又一次错过了这个机会,因为他们还没有准备好去承担这些真正的问题,他们没有勇气去抨击这些腐败的共和党人的自我标榜。


    
也许部分原因是媒体的片面性,但在当地五家电视台,我没有见过一个民主党人士。那是因为他们让出了这块阵地。此外,这里的多数民主党人也从开发商那里拿了钱。

                   (来源:《国外理论动态》20089期)(译者:河北廊坊师范学院外国语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