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对八国峰会的回应:从地区到全球,从全球到地区

Our Response to the G8 Summit

n      From Local to Global, from Global to Local

 

Koshida Kiyokazu越田清和

 

 

当地居民被最高当局的决定搞懵了

2008年的八国峰会是在日本北海道的洞爷湖(Toyako)畔召开的,我是北海道人。北海道位于日本群岛的最北端,人口大约560万。它是日本的第二大岛,并占了日本国土面积的22%

 

选择北海道作为八国峰会场地的原因是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这个地方很易于进行防卫。召开会议的旅店坐落在只有一条路通往的山丘上,而且从新千岁机场(Shin Chitose Airport)到洞爷湖也只有三条公路。八国领导人到时会乘坐直升机前往会议场地,而警察也会封闭三条公路。这就意味着除了政府人员以外,没人能够靠近会议场地。

 

有了2007年德国海利根达姆Heiligendamm)峰会的经验,北海道最高当局强调要“制定一套能应对包括暴力示威在内各种紧急事件的安保体制”。洞爷湖是北海道著名的旅游胜地,尤其是这里的温泉。湖的周围遍布旅馆。由于峰会召开的时间在7月,正是洞爷湖的旅游旺季。因此日本及当地政府已经要求湖边的旅馆在76日至10日期间不得接待游客。我们可以预想到当地的民众将会由于峰会期间的交通管制而极为不便。

 

我们北海道居民应该怎么看待这个即将到来的峰会呢?这个峰会不考虑我们的权利就将我们的岛给安全管制起来了。在20075月,北海道首府札幌(Sapporo)的市民团体就开始讨论我们的立场以及对八国峰会的态度。几乎与此同时,东京的“日本八国峰会非政府组织论坛”Japan G8 Summit NGO Forum)也正在寻求与北海道的群众组织合作。因此二者就融合在一起,成立了一个筹备委员会——北海道八国峰会人民论坛(后面简称为“人民论坛”)

 

200771日,我们邀请Jurgen Maier给我们做了一场演讲。因为他在德国海利根达姆峰会期间曾经组织过非政府组织的另类峰会,Jurgen向我们重点介绍了德国市民如何对峰会作出回应。两个月后,我们的“人民论坛”就正式成立了。

 

人民论坛并没有打出像“中止八国峰会”(Stop the G8 Summit)、“打倒八国峰会”(Crush the G8 Summit)之类的标语,但我们大部分的团体都同意这样的口号——“八国峰会不受欢迎”(the G8 Summit will not be welcomed)。

 

对于北海道居民来说,峰会来此召开是意外之外的事情。我们从未要求在这里举行会议,我们也从未讨论过是否应该邀请峰会在此举行。这这都是北海道选出的国会议员早前游说当时的安倍晋三政府的结果。因此,我们北海道人民没有理由要“欢迎”这次峰会。只有东京和北海道政府才“热情地接受”,北海道政府尤其强调款客之道。

 

人民论坛成立后,立即就向日本及北海道政府提交了自己的诉求:

 

我们请求2008年在洞爷湖召开的八国峰会应该对人民开放,并且要尊重环境保护与人权。

 

北海道,旧名是阿伊奴岛 (意思是人类安宁生活之土),是阿伊努人(Ainu)的家园,阿伊努人是这里的土著居民。我们认为在这样一个地方讨论环境、和睦与人权问题是再合适不过了。因为北海道的发展历史证明,日本政府的强力发展战略已经严重破坏了这里的环境,掠夺了这里的资源,侵害了阿伊努人的权利。我们真诚希望峰会能了解这里的历史。

 

具体而言,我们人民论坛的要求如下:

 

1)峰会要具有开放性。人们(包括那些来自海外的人士)应该有权利做他们自己的事情,比如以人民主权名义进行的文艺演出与和平示威。同时,政府应该为那些希望来北海道了解峰会的民间组织顺利地办理相关的签证手续,不应受到日本政府企图排斥或拒绝入境。

 

2)峰会应重点关注环境和人权问题……要采取具体的措施,减少在运输峰会参加人员以及为其提供保安过程中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禁止建造可能会破坏洞爷湖环境与风景的房子和公路……我们反对政府为了短短三天的峰会而花费大量的纳税人金钱。

 

从这些要求大家可以看出,人民论坛并不反对八国峰会。最高当局自上而下的决定使我们根本就没有时间考虑八国峰会是什么东西,我们要知道有关八国峰会的知识,并有信心“对八国峰会说不”。所以,人民论坛达成的共识就是从考察八国峰会对我们的切身利益产生什么影响开始做起。大家共同的态度就是把这个外来强加给我们的会议当作一次机会,从而提出我们对北海道未来50年的美好愿景。

 

阿伊努岛的殖民史

    直到150年前,现在被称为北海道的岛屿还主要是土著居民阿伊努人的居住地。日本走上现代化道路时,中央政府就开始了对该岛殖民化。在1868年明治政府设立了“北海道开发委员会”(Hokkaido Reclamation Commission即殖民地政府行政办公室),并将阿伊努岛改名为北海道。这个委员会的负责人还被任命为日本驻北海道军队的首脑。日本开始了在该岛的政治、军事统治。

                           

日本把该岛纳入了自己的版图,并在岛上全面推行土地私有制(除了深山老林地区)。来自日本大陆的居民开始抢夺原本属于阿伊努人的土地和自然资源。总之,日本政府的剧烈发展政策掠夺了阿伊努人的地下矿产如煤,野生动物如鹿和鲑鱼以及森林资源。那些以日本内陆大城市如东京为依托的大企业更是从这场开发中获益匪浅。现在我们批评这种发展政策,就是为了为北海道未来50-100年规划出另外一幅美丽的前景。我们希望世界上任何曾经受到这种残酷殖民统治的人赞同我们的观点。

 

军事化的岛屿

岛屿的军事化是另一个问题。日本自卫队有将近42%的军事基地和机动区集中在北海道,包括3个师团,一个旅团,一个空军基地,两个大的、三个小的机动区。在北海道180个市镇中,有70个建有与自卫队有关的设施。随着当地人口的减少,自卫队基地及其数以千计的自卫队成员成为当地小区的经济支柱。但随着自卫队数量的减少,那些周围依附于自卫队而谋生的居民们开始陷入经济的困境。很多城市、乡镇和农村的小学的数量也迅速减少,当地的商业也将趋向死亡,小区亦随之衰败。

 

除了自卫队,美国的海军陆战队也将他们的实弹演练地从冲绳岛迁至Yausubetu,这是自卫队掌控的最大的军事训练场区。此外过去几年里,美国海军战舰经常游弋在北海道的民用港口里。

 

北海道的军事化植根于日本的殖民统治,该岛虽然是日本的领土,但在地理上却距离俄国很近。自明治政府起就在这里建立了一套兵民一体的制度:每家农户都应派出一名男性参加军事演习,以便随时抗击来自北方俄国的入侵。这些农民兵就是中央政府在北海道驻扎正规军的先驱。1896年在北海道的中心地带旭川建起了一个大规模的军事基地。

 

二战战败后,日本追随美国的反苏战略,着力加强了北海道的自卫队防卫力量。因此就出现了上述的现象:大量的市镇涌现出了自卫队,并且形成了依附于自卫队的经济发展模式。

 

改变这种依附状况(尤其是这种依附于军事基地的经济结构),以及北海道的非军事化是摆在我们面前的重大挑战。至于即将到来的峰会,我们呼吁八国缩减军费开支,减少军事工业,禁止国际军火贸易,关闭外国驻他国的军事基地。

 

地方自治被中央集权压制

 

这个岛的债务问题也很严重。2007年北海道的财政预算是26650亿日元,其中27.2%是用于支付债务,这是预算中最大份额的支出。至于收入来源,今年北海道发行的债券占预算的20.6%。换而言之,政府正在借钱来维持收支平衡。

 

北海道很多市镇都严重依赖债券发行,它们深深陷入公用基础设施(如医院)的财政赤字。在2004-2006年间,有4个市镇每年要拿出超过30%的预算用于偿还债务。这是由于上世纪九十年代,日本一直处于泡沫经济,而这些市镇也盲目地投巨资于建造公共企业。

 

中央政府的规定,地方政府的偿债比例不能超过25%,否则它会被禁止继续以借钱来推行其独立自主的项目及企业,同时它亦会被视为陷入了财政危机。如果这种状况持续下去,中央政府会要求地方政府进行“康复治疗”(under rehabilitation),并监督它们首先用财政预算偿还债务。这可以被称作是日本版的“结构调整计划”(Structural Arrangement Program),就像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与世界银行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对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做的那样。

 

2007年有关北海道中部城市Yubari成为“康复治疗城市”的新闻铺天盖地。这个地方是靠煤炭发展起来的,有一条穿越无人聚居山区的运煤铁路。它的人口从1891年的307人,急剧增加到1906年的1.8万人。对于日本而言,直到上世纪六十年代煤炭一直是主要的工业能源,Yubari的人口在1960年也超过了10万人。但自从日本政府转而依赖石油资源以后,这里的煤矿一个接一个地倒闭,人口也迅速地下降。Yubari就是一个中央政府殖民化后果的典型,这种发展策略严重忽视了当地人民的利益。

 

对于濒临破产的Yubari,在未来18年里偿还债务是头等大事。我们现在已经看到Yubari政府在2007年已经拿出14.6亿日元用于偿债。财政预算的增加导致了税收、垃圾处理费、水费、公共设施使用费等日益提高。公立医院也被私有化,床位减少了许多。

 

中央政府的这些“康复政策”以及对公共服务的削减,完全漠视了Yubari居民的利益,这违反了民治、民享的地方自治。

 

 放眼世界上大多数的人民

 

上面提到的北海道负面历史也显示了一些未来可能的发展方向。相比于日本大陆而言,北海道享有丰富的森林资源、珍贵的野生动物资源(如野兔)。“当地生产并当地消费”--我们看见北海道的食物自给率很高。我们认为一个与阿伊努人以及其它国外民族和睦相处的社会是可行的。

 

北海道的生态与社会问题虽然是地区性的,但却反映了世界的一个侧面。我们以这个未经我们同意就强加给我们的八国峰会为契机,用全球视野为北海道规划一个美好的未来。为了更好地探讨北海道未来50-100年的发展,我们准备好了扩大讨论的空间,在八国峰会召开及期间,我们欢迎任何市民团体、农民团体、工会、消费者协会、民间团体和非营利组织进行公开的商讨。参与我们举办的活动的群体肯定不是八国以及作为新自由主义发动机的全球跨国企业所代表的那群人。

 

我们计划选择20086月底7月初的的一星期作为另类一周,在北海道的首府札幌组织召开各种各样的论坛讨论经济全球化、和平、人权与贫困的问题以及行动。在74日会有一个名为“本土人民峰会”(Indigenous Peoples’  Summit)的国际集会和一场由Via Campensina 组织的“国际农民论坛”。另外还计划组织一些其它论坛,如“跨国界人民融合与和平国际座谈会”(International Symposia on Reconciliation and Peace by the People Beyond Borders),议题是殖民地问题,其它论坛讨论发展中国家金融与债务的议题等等。75日举行街头示威游行。76-8日与来自东京的团体联合召开民间的另类峰会。

 

在组织这些活动的过程中,我们开始着手回应这样一些疑问:峰会到底是什么?它对人民而言是必要的吗?自市民论坛成立以来的三个月里,我们日益发现峰会根本就不是对公众开放的。既然这样,我们为什么不提出与他们截然不同的一幅景象呢?为什么不去证明是我们,而不是八国领导人,代表着世界的大多数人民?随着峰会日期的临近,我们许多人越来越有清晰的体会。

 

20087月,让我们相约北海道。

200712

Koshida Kiyokazu越田清和活跃份子及研究员。现任日本北海道八国峰会人民论坛秘书长

(Kaji Etsuko由日文译成英文, 和风由英文译成中文 May ong校正)

 

本文在20083月再版于《日本评论》(Japonesia Review)第四期。《日本评论》是一份一年两刊的英语杂志,由位于东京的“人民计划研究会”(the People’s Plan Study Group)组办。该杂志既报导当代日本的政治局势与抵抗运动,也对日本近年来民族主义、军国主义复苏所产生的具体社会问题进行理论分析。欲了解这个杂志的详情,请登陆这个网址:www.ppjaponesia.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