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營企業必然比公營的有效率?

 

                            廖化

 

   高官巨賈和主流經濟學家,無一不答﹕「當然囉!」

  實際上不是這樣簡單。關鍵是,何謂效率?如何量度?

  香港運輸局在1999年底向立法會提交一份文件以便證明地鐵私有化的好處。文件羅列六個國家的鐵路在私有化後多數多賺了錢或扭虧為盈。結論自然是私有化好了。

利潤掛帥,損人利己

  問題是,怎麼能夠把利潤當成效率的唯一標準?提高利潤有很多方法,有些方法可能利大於弊,有些方法卻弊大於利。利用壟斷地位不斷加價,或者不斷降低服務質素,用損害消費者的方式去增加利潤,這純粹是損人利己的辦法。由於公營事業多為公用性質,具有天然壟斷的特點,所以在私有化後通過上述途徑去謀利是挺容易的。上述報告的六國包括英國。但英國鐵路之所以盈利增加,相當部份正因為降低安全標準。而結果就是造成去年的重大撞車事故。可見單靠利潤來判斷企業表現是多麼不公道。

如果要衡量效率,首先應該顧及生產效益這個標準,而不是單看利潤,因為前者的提高意味實質財富的增加。利潤提高卻不一定意味實質財富的增加。

怎樣衡量生產效益?最普通是看勞動生產率,即產出量與投入的勞動量之比。但是單看這點也不夠可靠,所以經濟學家還要考察其他標準,例如全要素生產率,附加值等[1]。一位英國學者考察了十一間私有化的前公營企業,發覺一個有趣現象:在私有化後,企業表現極不均一。往往是這個指標提高了,另一個指標卻下降了。全要素生產率更是升少跌多。只有利潤率一項,上升的比下降的明顯多出一倍以上。(見表一)其他學者也有類似發現。這些研究證明所謂私營一定優於公營根本不符合事實。

柚子與蘋果之比

硬要私企同公營相比,有時像是拿柚子同蘋果相比。私企唯利是圖,不僅可以不負任何社會責任,而且在許多情況下犧牲社會利益,例如工廠排出廢水廢氣、污染環境。現有的公營企業固然有許多缺點,但它往往要負起社會責任。房委會的私營化顧問報告指責房署的管理成本比私營高出許多。他們忘記了,房署員工所身負的責任,是私營的所無的,例如處理調遷、調解住戶糾紛、轉介個案給社署、又或是執行房屋政策,包括處理雙倍租個案等等。水務署呢,它有責任向遍遠的地方供水,盡管為此每年支出1200萬,但是收到的水費不足200萬元,是虧本生意。從資本家的錢眼看,虧本生意沒人做。然而,公營事業的宗旨恰恰不是唯利是圖,而是按需供應。這種虧本生意對維持人類社會的凝聚力 ,進步及和平是必不可少的。政府硬要公營事業同私企在盈利上看齊,根本就是借口搞私有化從而推卸責任。

利潤到什麼人袋裡?

  那些高唱私企生產效益優於國企的人,故意不談另一種效益——分配效益。公營事業私有化之後,利潤提高了,可是,這些利益落到什麼人袋裡?在大多數的情況下,首先落到企業董事手裡。本來,私人大企業(特別是上市公司)的董事們酬金過高,犧牲了廣大小股東利益,早已為人批評。公營企業私有化後,同一現象只有變本加厲。第二類受益人是工商界。試想,地鐵私有化,憑其半壟斷地位,當屬優質大藍籌。大批買下這些股票的資本家,等於買下一盤幾乎必賺的生意。另一方面,工人卻首當其衝。私有化幾乎必然帶來裁員(這是提高盈利的不二法門),結果一面是失業員工陷於赤貧,另一面則使在職員工陷於身心俱損(因為要一個人做兩個人的工作)。私有化有利誰不是明如白晝嗎?

惠及消費者?

  政府和工商界會這樣反駁:「但至少私有化可帶來競爭,從而惠及消費者呀!」

  這是事實,但是,是個別情況的事實,而非普遍情況。

  普遍情況可以有幾種:第一,對於那些具天然壟斷的行業,如水、電業,私有化後根本不可能會帶來多少競爭,所以價格根本不會下跌很多,有時甚至還要上升。第二,對於那些不具或少具壟斷性的行業,如郵政、電訊等,私有化後可能會暫時引起激烈競爭及價格下降,但經過一段時間的優勝劣敗的淘汰下,往往只剩下幾間大公司,並照樣實行寡頭壟斷,這時價格就會上升。

  還有,我們籠統地使用「消費者」這個詞,很容易上當受騙。消費者有個人消費者與工商業消費者之分,你說的是哪種?英國私有化的經驗證明,公營企業在私有化後的種種減價措施,往往只惠及工商業消費者,因為他們用量大,比較具有議價力。廣大的個人消費者呢,用量小,又分散,只能由私有化企業予取予攜。英國在把電訊私有化後,監管當局承認,在1990至1995年間,個人消費者所付價格,下跌1%,而商業用戶的卻降了20%。此外,在唯利是圖的原則下,私有化企業很自然會優惠中心地區的消費者(因為用量大)而歧視邊遠地區。瑞典和馬來西亞把郵政私有化之後,首都郵費下降了,但其他地區卻上升了。

  私有化並無一利於大眾!我們必須刷亮眼睛,防止繼續受騙上當。

表 一 、 英 國 十一 間 國 營 企 業 在 國 營 時 期 與 私 有 化 後 各 時 期 的 經 濟 表 現 的 比 較

19

20

12

28

23

17

28

12

24

15

20

24

退

17

23

21

15

82

77

備 註 : 本 表 來 自 The impact of privatization, P. 215 ( 見 參 考 資 料 ) 。 這 個 表 是 原 書 前 一個 表 的 簡 化 。 原 表 仔 細 羅 列 十 一 間 公 司 在 四 大 時 期 的 四 個 指 標 的 升 降 , 所 以 平 均 而 言 每 間 公司 都 有 16 個 數 據 。 明 白 這 點 就 能 明 白 為 何 上 升 與 下 降 的 數 字 遠 超 過 十 一 間 公 司 之 數 。

 

參考資料:

A Future for public ownership, by Malcolm Sawyer & Kathy ODonnell, Lawrance & Wishart Ltd., London, l999.

The impact of privatization, by Stephen Martin & David Parker, Routledge, l997.

Who benefits from privatization, edited by Moazzem Hossain & Justin Malbon, Routledge, l998.

中國國有企業改革,林毅夫,蔡昉,李周,中文大學出版社,1999

 

(本文曾發表於<全球化監察>20005月第五期,這次重刊時有所蝮`)

 


 

[1]勞動生產率只計算投入勞動量,但全要素生產率則計算所投入的全部生產要素,包括資本、土地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