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第三屆世界社會論壇

曼庫諾E.Mancuno

 

 

即將在阿雷格里港舉行的第三屆世界社會論壇,是正在建立中的政治空間──也即是開拓理想社會並抵制新自由主義全球化和帝國主義的政治空間。其整個歷程是集中、聯繫社會運動、民間組織、持批評態度的知識份子、新的政治先行者和激進的活動家。基本的綱領性文件便是「原則憲章」,其方法是分掌民主制並尊重不同意見。在頭兩屆世界社會論壇取得了非凡勝利之後,目前提到議事日程上的優先性,是要通過本大陸的、地區性的和主題的論壇,使整個歷程國際化,同時還要開展有關戰略和理想社會的大討論。

第一、二屆論壇的主要會議是環繞在四大軸心而組織起來的,這四大軸心是財富的創造,財富的掌握,市民社會和政治權利。

第三屆論壇必須以集體力量確立戰略思維,進一步討論有關國際權力的結構,軍國主義化與和平,人的權利並同偏執和不可容性作鬥爭,還要繼續討論文化、信息和反霸權主義,以及全球運動對國際體制、經濟利益和權力問題的態度。

最基本問題之一是:運動中的各不同勢力是否樂意形成這樣的戰略。反帝國主義全球化運動,並不缺乏熱情和戰鬥性。但我們必須現實地掌握目前的國際形勢。在當前的國際形勢下,唯一的超級大國──美國的所想所為,越來越更像一個有絕對統治權的帝國了,它拋棄了多邊主義和人權,甚至拋棄了在以前幾十年間掛在口頭上的民主辭句。現在這個帝國在世界 100多國家中佔有800多軍事基地,並擁有無可匹敵的經濟和科技力量。

我們面對由新自由主義全球化和北美超級大國所支配的國際形勢,能夠做點甚麼才能使國際關係和國際體制民主化呢?我們如何才能贏得並保持和平,如何才能根除世界各民族遭受到的饑餓、疾病以及外債的壓力呢?我們又如何才能使整個地球從資本主義制度所造成的瘋狂破壞中解放出來呢?

世界社會論壇是反對帝國主義全盤反革命的激進派,因為論壇是革命的形象,具有革命的動力。正如 V.阿格諾列托(V.Agnoletto)所指出的:「我們是反戰、反新自由主義的全球運動,我們是嶄新的、急進的力量,我們是唯一有活力的、民主的可供選擇的道路來取代恐怖主義」。

斯大林主義早已退出歷史舞台了,社會民主主義已轉化為社會自由主義,正經歷著一個深刻危機,第三條道路決不是取代資本主義的理想道路。反資本主義的國際主義左派,在阿雷格里論壇精神鼓舞下,培育出新的統治文化,正在歐洲和拉美社會及其選民中日復一日地壯大起來。我們希望2003年世界社會論壇能在建立革命運動中達到一個新的台階,並克服戰略上的不足。我們所迫切需要的是「建立一個新世界的戰略」。我們需要解答兩個最基本問題:(l)我們需要建立的另一世界是怎樣的世界?(2)我們如何才能建立這個新世界?我們早已有了新戰略概念的核心思想,來引導我們走向建設新世界,這個新世界有著更大的公正性、平等和團結一致。這一概念是在下列條件下產生的,那就是在民主化的政權與社會運動之間日益壯大的結盟得到了「相互配合與獨一無二」的發展。民主化的政權和社會運動有一個共同的目標,即改變世界。這就是在阿雷格里港舉行的世界社會論壇的綜合概念。

厄內斯特.布洛赫認為,烏托邦實際上就是「烏托邦的遠景」--理想主義社會的遠景--我們朝這個方向走去,但永遠不能到達。這旅程有其意義,有其方向,但我們永遠也無法到達旅程的盡頭。這是最根本的戰略概念,只因為這戰略概念創造了運動,修築了道路,而最後永遠也不應放棄鬥爭。

 

(蕭明譯自《國際觀點》02年12月及03年1月號,感謝十月評論雜誌社允許轉載譯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