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的地球高峰會?什麼樣的永續發展?

賴偉傑(台灣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  

 

里約後十年地球高峰會議正在南非約堡召開,多年之後回來看這次的高峰會,會是一個浪費大量底片的大拜拜?還是會是人類永續發展史上新的里程碑?到現在沒人曉得。然而當抵達海拔一千多公尺高原上的約堡,當初預估會有六萬人,其中四萬個NGO代表與會,現在下修為三萬人,兩萬個NGO代表,以及不斷被告知的南非四千七百萬人口中有一千萬人是愛滋病患、治安問題非常嚴重。身臨其境下的多種價值、文化、權力、矛盾和強弱勢異位的衝擊,生猛且現實。

 

 

南非面臨的困境,有其國內特殊結構性的因素,但卻也有全球問題的普遍性。在台灣永續發展似乎都被當作是環保加經濟發展的事情,然而來到非洲,你會深深的體會到,所謂「可持續性」的發展,到底可不可能,生態性與公平性的問題如何兼容並顧,一個國家,錯綜複雜的全面性選擇,對內與對外。

 

 

官方會議下週才開始,之後還有圓桌會議,也就是NGO與官方,國家與國家對大會最後結論進行爭取,但對很多非洲國家來講,地球高峰會議不是個「環保」的會議,而是「如何發展的會議」,尤其在很多NGO的論壇場合,「農業就是我們的文化」,「水權是人權」充斥,已開發國家特別重視的全球氣候變遷等議題反而少有耳聞。

 

 

然而在以NGO為主的平行會議,有凝聚NGO共識的意涵,但真正有機會進去和官方展開對話仍是大型國際環保團體,也因此在NGO的人民論壇中,主辦單位不斷被質疑「誰能代表」以及「圓桌會議官民比例是誰決定」。

 

 

不過至今的論壇中,比較具有反省的NGO觀點,是關於全球化的浪潮和經濟統合的效應,讓這十年來慢慢發展出的一些有意思的區域或社區經驗的成果,幾乎被衝垮。更多的「永續發展」贊助計畫,更多的全球化經濟市場開放,是相生相存,還是失衡矛盾,也將是重大的辯論和反思。

 

 

當地人講南非貧窮的黑人社區是招呼一車就結隊出去搶。然而這是不斷複製「黑人統治讓南非沈淪的觀點」?還是凸顯貧富問題嚴重,聯合國框架的「全球化下的永續發展」問題重重?而台灣整體社會被忽略的「社會正義」的思維,不斷被「拼經濟」邊緣化,同樣也有其特殊性和普遍性的問題,該是嚴肅的想想我們要的是什麼的永續發展?

 

2002.8.25

轉載自台灣關注全球化資訊中心網http://fog.ngo.org.tw/Cmain.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