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地球警訊,環保工作該往何處去?

──寫在聯合國地球高峰會前夕 

台灣連結雜誌第七期社論(轉載)

 

 

  八月底,聯合國將在南非約翰尼斯堡召開全球永續發展高峰會議,討論人類面臨的生態危機。就在會議前,聯合國全球環境展望報告和世界自然基金會的報告相繼公佈,指出生態浩劫的嚴重性。

 

   報告顯示,五十年內地球資源將面臨枯竭,而地球生態系統更在19702002年間遭迅速破壞,森林面積縮小12%,海洋生物多樣性減少三分之一,淡水生態系統甚至銳減55%。環保機構提醒,人類正在加速透支自然資源,如果不立即改弦更張,不出三十年人類生活水平將急速下墜。除了人類遭逢生存危機外,其他生物也面臨滅絕,1183種鳥類(約占鳥類的12﹪)與1130種哺乳類動物(約占哺乳類動物的25﹪)已被列為瀕臨絕種邊緣,有學者預測地球所有物種的50%會在百年內絕種!

 

 

  在全球生態環境大破壞的「潮流」下,台灣不可能獨自倖免。不但近年來水患、土石流嚴重威脅民眾生命、財產和生活,因過度使用石化燃料招致的全球氣候異常,也正直接、間接衝擊台灣:稻作、植物在氣候暖化下,病蟲害加劇又生長遲緩,珊瑚礁日漸白化,養殖漁業也受到衝擊。據環保署委託研究的報告指出,氣候暖化、冰河溶解帶來海平面上升,將直接衝擊台灣沿海的濕地、海埔地,影響海岸地形及生態系統。不論海平面上升0.5公尺或一公尺,都會有超過五十萬人處於風險之中,西南沿海的雲嘉南高各縣市首當其衝。

近年來,似乎越來越多的人高舉環保旗幟,高談環境意識,然而環境問題卻日益嚴重,這個嚴酷的事實不得不讓我們重新思考環境運動和環保工作的方向。許多人強調環保要「從自己做起」,「舉手之勞做環保」、要改變生活方式,這當然是重要的工作,但是「從自己做起」的方向是什麼呢?光靠「舉手之勞」就能解決嚴重的地球生態問題嗎?

 

   其實,每個人的污染責任是大不相同的。當我們把環保的焦點都擺在個人良心和生活習慣時(如禁用塑膠袋),問題的本質就被模糊,真正的元兇也往往隱匿不見。

 

   試問,是誰在傾銷核電?是誰生產嚴重影響生態平衡的基因改造作物、食品,牟取暴利?是誰向第三世界或是偏僻窮困的地區大量輸出、棄置有毒廢棄物?又是誰為了節省成本,忽視工業安全和環保設備,任意使用有毒物質,既傷害勞動者又破壞社區的生態和居民健康?是誰拼命擴大生產私家汽車,造成嚴空氣污染和廢車問題?是誰生產、銷售各種有毒農業、殺蟲劑、工業原料,使得處處充滿毒物,讓癌症日益威脅人類生存?是誰擔心既有設備閒置而不願運用清潔、廉價的太陽能?是誰面對嚴重溫室效應,卻為了能源財團的利潤,悍拒限制排放二氧化碳的簽署京都議定書?又是怎樣的國際秩序讓窮國為了還富國的債務,拼命出口自然資源、傷害環境?

 

 

  罪魁禍首究竟是升斗小民,還是大企業和縱容元兇的政府?是這個為了利潤、為了不斷擴張生產、搶佔市場,把人類需要和生態平衡拋諸腦後的社會制度,還是任意亂丟垃圾、公德心的壞國民?答案應該清楚。

 

 

  面對深重的生態浩劫,我們認為,環境教育了認識自然之美外,還必須幫助人們認清當前制度的本質。環保的行動除了改變個人生活方式外,必須直指那些首要的污染元兇,必須重拾抗爭的精神,而不能只甘於承包政府、企業的委託案。環保運動的組織除了「NGO」外,我們需要發展不受大企業和政府財務資助的草根群眾組織,由下而上的改變體制。環保運動的任務不僅僅是要爭取法案的改革和個別議題的改良,更要提出超越資本主義的方向和策略,也必須嘗試把公害受害者、工廠工人和消費者連結起來。面對那些口口聲聲「非核家園」、「環境優先」,卻從未真正實踐的政府、政黨和政客,我們更要以堅持生態立場、反對資本主義的政黨來取代它們!

 

 

  地球最後的危機已經不遠,今天不著手,明天就嫌太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