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本主義的瘋狂帶來瘋牛症
加里



  〔本文作者是「西班牙聯合左派」內的「另類左派」的領袖,也是西班牙工會聯會「工人委員會」的生態委員會的委員〕
  瘋牛症成為了歐盟境內的食品不安全的象徵。新聞媒體很少談到,瘋牛症是源出自工業國家特有的農業生產模式,以及這個模式是怎樣產生。農業的急激「全球化」既是瘋牛症從動物向人體迅速擴散的根源,也是造成肺結核等疾病捲土重來的成因,同樣地,也是造成動物間的病菌傳佈如口蹄症的罪魁禍首。
  瘋牛症之所以受到新聞媒體和歐盟的高度關注,乃是因為它有大量擴散的危險,而並非因為已經有90人死亡。
  很清楚的是,有關健康和食物安全的憂慮,只是重重問題的一斑。公眾對於其餘方面,仍是不得其詳。用動物廢料製成高蛋白質的複合飼料的瘋狂飼養法,使歐盟在經濟、農業和生態方面陷入了十分嚴竣的危機。這個危機突出了歐盟的「共同農業政策」已經落入窮巷,使政策的可行性乃至政策的本質受到質疑。
#瘋牛症的發源
  在1980年代之前,動物界內的海綿體腦炎,在物種之間不會互相傳播。這個疾病只出現在羊類,而人類吃食染病的羊肉不會有不良後果。其後,由羊類乃至牛類混合而成的牛糧飼料,開始把病體從動物間散播。牛類進化史迄今,第一次被餵食有動物廢料的飼料,從而產生了令人類受害的瘋牛症。這個病症引致神經失常,破壞神經、營養機能系,破壞記憶力,最終導致死亡。這個病能夠在動物或人體內長期潛伏,病發是突如其來,沒有先兆。
  通過食物、某些醫療或手術過程、在化妝品中使用動物脂肪等(動物脂肪也用來製成香菸濾咀、火腿、以至疫苗),物種之間的界限已經打破無遺,人類現在已經受到污染。跨越物種的傳染媒介,威力所向披靡,無法控制。
  瘋牛症在人類間可以通過血液傳播。至於傳病的媒介,是染病動物的變型蛋白質。變型蛋白質使正常的蛋白質變異,使酵母無法令之解體。變型蛋白質耐熱,不畏酒精、消炎劑、紫外光及各種化學分解法,等等。由於它不同於過濾性病毒,不帶基因物質,所以不會引起身體內的免疫系統的反應,致使很難在活人身上探出它的存在。變型蛋白質的帶病媒介埋在泥土之下也將活上多年,為現世和後代構成危險。
#瘋牛症的成因
  瘋牛症到底是怎樣發生的?對於「保衛公共健康協會聯合會」來說,瘋牛症是源出自「對全球化過程的控制不善造成的結果;這個全球化的經濟關係把經濟利益放在首位,罔顧保護健康的權利,同時讓國家放棄管制和調節的角色,任由牛群飼料受污染,讓受污染的動物向全歐洲散播。」
  這樣的一種經濟利益,是和用複合飼料以使動物快速肥大的大型農業生產線的模式緊密相聯。在這種模式下,畜牧業和農業分離,使飼養成為半工業經濟,用高生產、高利潤來取代可維繫發展的視野。
  資本主義全球化使上述生產模式的最壞方面大大發揮,使這個模式的漏洞突出無遺,使問題的浮現和增殖加速。歐盟的「共同農業政策」使問題更進一步深化和特殊化。
  歐盟在技術和入口農業產品方面對美國的依賴,及跨國企業大豆市場的控制,在在使歐盟的依賴性增加。在人工飼料方面,歐盟在植物蛋白質方面的需求,有高達70%的赤字。與此同時,由於歐盟同意限制含油植物的種植量,這使到歐洲經濟共同體在過去和美國簽訂的自由貿易協議,及英國國會通過的貝理雅協議,在在俱使歐盟束手束腳,更增加了依賴性。
  所以,到了撒切爾時代的高峰,一些目空一切的工業家,在毫無制肘下,開始用動物內臟製造廉價的飼料,使家畜成了自相殘食的食肉獸。當瘋牛症是這種飼料的成因為人所知之後,以英國為首的一些歐盟國家試圖在歐盟內禁用複合飼料,但同時也恬不知恥的向第三世界,尤其是其中最貧窮的國家,推銷這種飼料。
  瘋牛症在歐盟的養畜業內迅速蔓延,在英國尤其嚴重。從1996年屠宰的4.8百萬頭動物裡,共發現18萬宗瘋牛症。至於未能探查到的瘋牛症,則是不計其數。
  據《自然》雜誌估計,共有95萬頭染有瘋牛症的牛隻,在過去4年裡進入了食物環。在製造漢堡飽、餡餅、肉準備的行業內,同時也用上動物肉臟和肉末。據歐盟的科學委員會計算,在市場出售的碎肉餡料中,每一箱5至7噸的肉餅,怕含有為數多達1000頭動物的肉末,足以使40萬人暴露在帶病媒介。在一個漢堡飽內的肉料,可能含有來自60種不同動物的成份。而吃食這些廉價的肉餅,又大多是工人階級,這便使瘋牛症尤其具有社會因素。
  尤有甚者,飼養的動物裡,只有三分一到半數是用來作食品。歐盟一名公務員說,肉類的真正市場是衍生物,這同樣會影響到人類。這類產品,包括從香煙濾咀到電視箱不等。
#工人健康受到威脅
  除了公眾健康和食物安全之外,還有其他值得憂慮的方面,沒有被新聞媒體提及:與動物有接觸的工人,及複合飼料的處置和環境生態問題。
  隨著瘋牛症的陸續增多,歐盟政府必須解決兩大項嚴竣的問題:1,處置成千上萬可能受到瘋牛症污染的動物及已經屠宰的牛隻的殘渣問題;2,怎樣消滅用動物廢料製成的複合飼料,這些飼料的存在對健康安全構成威脅。
  西班牙政府必須處置現有的1.5百萬噸動物廢料和50萬噸用動物廢料製成的複合飼料。從工人健康的角度來看,由於工作涉及到接觸生物媒介,所以必須訂立管制條例來保護工作安全。按西班牙工會聯會的組織「工人委員會」認為,規條應該對全部處理程序的風險作出評估,這包括處理、運送、開封動物和飼料的過程,對生產飼料的機器予以消毒和加以管制,以至運送動物往屠場及對屠場處理受瘋牛症感染的動物等一系列監管措施。
  焚化複合飼料必造成大量一氧化碳,向氣層放出氧茂、重金屬等。西班牙政府不無道理的說,把染病的動物及受污染的飼料埋在地下,將構成嚴重的威脅,所以希望水泥公司簽訂焚化協議。不過,水泥公司一般沒有特殊的設施系統來處理這類問題,所以,政府在未有可行性研究之時便作出這種解決方法,便很難令人接受。有關的研究應該包括焚化對環境的影響,及造成工業意外的可能性,因為燃燒飼料會使工人暴露在煙霧和其他有害物質之中。而在完成這項可行性研究之前,政府應該尋求其他可行的管理方法和技術,並且在最後處置之前,應該把有關廢料作絕對安全的儲存。
#瘋牛症是發達國家帶來的病
  新聞媒體和政府對下述這個特別重要的問題噤聲不提:在國際範疇上取得資源的問題,生產者和消費者在面對跨國公司時的自主性問題;這些問題皆帶有政治性和社會性。而涉及生態性的問題則有大型農作業生產線對環境日益增加的衝擊,這種衝擊正在毀滅農業生產本身的根基,這關乎到大量使用化學肥料、伐林、濫用水源及由大量開墾而造成的土地流失。
  瘋牛症是富貴病,忠實地體現了發達國家在國際經濟關係上的新自由主義模式,大型農作業生產線的模式,以及發達國的飲食模式。
  食物安全也有其兩重面孔。在南方國家的問題是數量性,而在北方國家卻是質量性。
  在貧窮國家裡,低生產和食物短缺造成了營養不良、疾病和死亡。這些國家的必需口糧皆向第一世界輸出,如秘魯的鮮魚和巴西的大豆,用來餵肥第一世界的牛隻。
  而在工業國家內,其國民的飲食習慣使得他們大量耗費肉食,加速競爭,生產過剩和大量繁殖,由此而產生了不公平的奶品過剩、麵粉過剩和食品過剩。大型農作業生產線模式不公平的非理性,於是由這種模式造成的能源浪費和低效率突顯出來:需要至少動用上12加路里的谷物來生產1加路里的肉。換言之,人們只需要用餵肥牛隻的15%的谷物,就足以讓人類有足夠的加路里,解決了人類食物短缺的問題!
  世界的兩大飲食危機,就是這樣的互為因果:我們的膽固醇擋著我們的視線,使我們看不到別人的飢餓。這是對有關牛、人、瘋牛症、制度和模式的悲慘結論。
(史丹摘譯《國際觀點》2001年6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