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修改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協定條款問題致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公開信
作者: BY左大培 
日期:   2003-02-19 12:36
 
尊敬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我於一年前的今天——2002210日,向你們寄出了《就外經貿部某些官員濫用職權損害國家利益問題致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信》。時至今日,一年已經過去,我卻沒有得到你們對我的信的任何回答,甚至連一份你們已經收到我的信的通知都沒得到。爲了提請你們注意我曾經寄出過這樣一封信件,我特將2002210日的那封信附在本信的後面,供各位查閱。

在寫出那封信的當時,我就已經感覺到,對外貿易經濟合作部的某些官員當時發出的那些言論,與中國爲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所作的讓步有關。不過那時我還得不到確實可靠的資訊來說明,中國爲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而承諾作了哪些讓步。今天,我已經佔有了有關這些讓步的清楚可靠的資料。根據這些資料,我可以斷定,中國爲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而在對外經濟政策上所作的讓步將對中國經濟的未來發展造成嚴重的損害。因此我要求你們切實行施人民賦予你們的權力,否決那些將嚴重損害中國經濟未來的貿易政策讓步。

美國駐華大使館經濟參贊詹姆斯·朱姆沃爾特所寫的《論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對中國的影響》一文,扼要地概括了各種正式文件中所規定的中國爲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所作的主要承諾:

降低關稅:

——
對美國廠商最爲重要的工業品關稅將從25%降到7%;

——
對美國農牧民最爲重要的農業品關稅將從31%降到14%。

對服務業的承諾:

——
大幅度開放範圍廣泛的服務業,包括如銀行、保險、電信和專業性服務等重要行業。

體制改革:

——
在透明度、通知和諮詢、執法一致和司法審議這些方面的廣泛改革,將有助於消除外國公司在中國做生意的障礙。

遵守現行WTO協定:

——
中國將承擔起現行WTO協定所規定的多種義務,涵蓋範圍涉及農業、進口許可、知識産權、貿易及同貿易有關的投資措施的技術障礙等等。

專門涉及中國貿易自由化的條款:

——3
年內直接與中國客戶進行進出口貿易的權利;
——
在加入WTO3年內在中國銷售所有産品的權利(化肥和原油及精煉石油除外,這些産品在加入WTO5年後可以批發銷售,化肥在加入WTO5年後可以零售);

——
對投資和進口的批准不再受制於那些會造成貿易扭曲的要求,如有關技術轉讓、外匯平衡、出口表現和本地原材料含量比例等要求;

——
不需在中國投資註冊即有對中國出口的權利;

——
逐步取消對數百種産品的配額和許可證等非關稅措施;
——
200511日前取消與WTO規定不符的所有非關稅措施;
——
取消國營貿易公司對工農業産品的進口壟斷;

——
要求國營企業的採購和銷售決定必須完全基於商業的考慮;

——
取消農產品出口補貼及工業品的進口替代和出口補貼。

保障機制:

——
美國和其他WTO成員可以在15年內針對中國的反傾銷案中繼續使用特別的非市場經濟方法來衡量傾銷情況;

——
根據一項專門涉及中國的保障機制,美國和其他WTO成員可以在12年內限制擾亂其市場的中國進口品的增加。

我要特別提請各位人民代表注意:中國爲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所作的這些承諾中,有許多並不是爲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所必須履行的條件,更不是每個世界貿易組織成員國都必須實施的政策。如果中國政府真正忠實地履行這些承諾,我國政府對本國企業的保護將在許多方面大大弱于一個正常的世界貿易組織成員國,從而將中國企業置於比外國企業更差的法律保障環境中。由此而造成的對中國企業的不平等待遇主要體現在:

1.
中國是作爲一個發展中國家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但是發展中國家最高可以保留15%的平均關稅率,而中國在度過過渡期之後卻必須將其平均關稅率降到10%。

2. 1997
年通過的世界貿易組織資訊技術協定規定取消200種最主要的資訊技術産品的關稅。本來WTO的成員國也可以不加入資訊技術協定,但是中國承諾了加入該協定。這就意味著沒加入資訊技術協定的WTO成員國可以向中國對其出口的資訊技術産品徵收關稅,而中國對由其進口的産品卻不能徵收關稅。

3.
中國加入WTO之後將允許外國電信資本在中外合資電信公司中擁有49%的股份,而美國和法國卻不允許外國資本占本國電信企業的股權超過20%。

4.
世界貿易組織允許發展中國家對進口的農產品徵收24%的關稅,而中國卻只能徵收17%的農產品進口關稅,對美國關注的農產品更是只徵收14.5%的關稅。

5.
世界貿易組織允許對配額類農產品在配額內進口部分徵收23%的關稅,而中國卻只能徵收3%;把非關稅壁壘折合成的混合關稅稅率,別的WTO成員國可以達到百分之幾百,而中國到2005年卻必須降到4%。

6. WTO
成員國15年內可以在針對中國的反傾銷訴訟中繼續把中國當成非市場經濟國家,使用與此相應的特殊方法來衡量傾銷情況,而正常的世界貿易組織成員國絕不會受其他成員國如此對待;

7. WTO
成員國可以在12年內限制擾亂其市場的中國進口品增加,中國所受到的這種對待也是正常的WTO成員國所不會遭受的;特別是對中美之間的貿易來說,這樣的承諾等於承認了美國的一系列特殊保障條款(如特別301條款)在這12年內有效,而這些條款並不合乎WTO的規則,只不過因爲美國在法律上規定國內法先於國際法,美國才能採取這些行動。

與上述承諾相關,協定雖然規定美國對中國的紡織品配額只生效到2005年,但是又另外規定,如果在20052008年期間中國對美國的紡織品出口激增,美國就可以採取限制中國出口的緊急進口措施,包括重新對美國從中國進口的紡織品採用原先的紡織品配額。而世界貿易組織的現行協定只允許將進口紡織品配額制使用到2005年。

8.
承諾了政府不再干預國有企業經營,這也是專門針對中國的特殊約束。

9.
同意美國財政部向中國證監會提供證券業務方面的諮詢者,這就爲美國政府參與調控中國資本市場打開了大門。

這樣一種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協定將中國變成了世界貿易組織中的受虐待者,使中國無法享受一個正常的WTO成員國在出口上所能夠享受的外國開放其市場的待遇,同時卻必須在進口上比同類的成員國更多地向外國産品開放市場。而且,即使中國不受這樣的虐待,能夠享受到同類的WTO成員國的正常待遇,中國也必須因爲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而大幅度降低其進口關稅和針對外國進口産品的其他保護措施。這必將嚴重衝擊中國的農業、製造業和戰略性的服務行業,特別是對中國的産業升級和長遠發展造成極大的損害。

在我國於2001年底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之後,2002年我國的出口增加了20%,不僅比進口增長的速度快,而且出口增長率比2001年高了十幾個百分點。那些主張以受虐待身份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人利用這一點掀起一陣鼓噪,說“加入WTO之後的形勢比我們預料的要好”,以此爲由來論證接受這種屈辱的條件而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是“利大於弊”。

其實2002年的出口高速增長有很大的偶然性。這一年是我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的五年過渡期的第一年。在這一年中,外國對我國承諾在五年過渡期後要實行的開放市場措施大部分已經兌現,而我國承諾的五年過渡期後要實現的開放進口措施兌現得相對少得多。這就造成了“出口受益多、進口受害少”的政策環境,而這種政策環境在今後五年中將會逆轉。

2002
年的出口高增長在某種程度上也是我國20世紀90年代下半期以來出口強勁增長的繼續。這個時期中國出口增長特別迅速,除了特殊的政策刺激之外,一個重要的根本原因是中國的出口産業還能夠以極低的工資來吸收農村的剩餘勞動力,開放進口和國有企業改革的許多措施同時又使大批城市居民和農民進一步貧困化。

在這方面,這個時期不斷進行的開放進口起了特別壞的作用。本來中國面向國內市場的産業已經多半是低收入的行業和産業。而開放這些産品的進口對其國內生産者的影響無非兩種:或者是這些産品的生産者在進口産品的衝擊下仍能堅持,但是他們還是必須忍受更艱苦的勞動和更低的收入;或者是他們在進口産品的衝擊下無法再從事原來的行業,而必須改營它業,特別是出口産業。這樣給出口産業提供的高素質、低工資勞動力,是中國出口産品競爭力的根本來源。

這裏出現了一個殘酷的因果鏈條:“開放進口以製造競爭壓力”—進口競爭産業的生産者貧困化—他們被迫轉變生産結構,可能還轉向出口品生産—由於他們更貧窮,因而生産的出口品有了更強的競爭力,從而出口增加。其實20世紀90年代後半期中國出口的激增在很大程度上就是這樣造成的。

這樣靠使勞動者貧困化來增加出口只能是暫時的。要使這樣得來的出口增長維持下去,就只能不斷使人民更貧困,而這種貧困化總有其限度。更重要的是,這樣作不可能不引起嚴重的社會動蕩。何況這樣取得的出口增長只是標誌著人民的貧困,它不應當成爲我們發展經濟的目標。

除了以上兩個原因,促成2002年出口快速增長的還有其他一些重要因素:首先是美元相對于歐元和日元的貶值,這使與美元挂的人民幣也相對于歐元和日元貶值;其次是美國經濟在2001年的衰退後有一點恢復增長的象,而中國的出口受美國的經濟形勢影響極大;刺激中國出口增長的還有放開出口經營權的“對外貿易體制改革”;當然外國根據世貿組織規則在某些方面開放對中國産品的市場也起了一點作用。但是最不光彩的是,出口的增長在很大程度上是靠提高出口退稅的比率、增加出口退稅額、一年損失幾百億元稅收換來的,某些國有外貿企業還在爲配合政治要求而不惜虧損以增加出口。這樣的進出口增加是對中國人民利益的損害,有何成就可言?以上這些因素都是不可能持續存在的,不能靠它們維持中國出口的長期高增長。

現在就預言中國今後一些年會有多高的經濟增長率、進口和出口會有多快的增長,都是沒有充分根據的。但是,不管今後中國的進口和出口會有怎樣的增長,都不可能抹煞現行的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協定給中國帶來的損害。按這樣的協定加入WTO根本就不是“利大於弊”,而是弊遠遠大於利。

以中國的出口和淨出口一年增長了多少來衡量履行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協定對中國的利弊,這本身就是一個完全錯誤的衡量方式。衡量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協定對中國是否利大於弊,唯一正確的方法只能是把實施這個協定下的中國經濟與如果不實施這個協定時的中國經濟相對比。在作了這種對比之後,如果實施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協定總體上來說加快了中國經濟的産業升級和技術進步,那實施這個協定對中國就利大於弊;而如果由於實施這個協定導致放慢了中國經濟的産業升級和技術進步,實施這個協定就對中國弊大於利,甚至有弊無利。任何懂得真正的經濟分析和現代的經濟增長理論與經驗的人都會同意,這是衡量履行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協定對中國的利弊的真正科學標準。

按這個科學的標準衡量,履行現行的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各項協定對中國肯定弊大於利,其原因就在於它將導致大大放慢中國的産業升級和技術進步:中國的技術密集型産業幾乎全部屬於幼稚産業,其發展速度甚至能否生存都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政府阻止外國産品進口的保護措施。爲了足夠有效地保護並促進技術密集型産業的發展,15%的平均關稅率遠遠不夠,需要20%的實質性關稅的保護。而現行的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協定將工業品的平均關稅降低到7%,中國急需發展的資訊技術産品的關稅甚至降到零,又不准中國給予進口替代補貼,這會使中國的製造業得不到足夠的保護,從而嚴重地傷害中國的産業升級和技術進步。

除此之外,現行的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協定規定大幅度降低中國的農產品關稅和配額內進口農產品關稅,這將對中國的農民造成巨大的進口衝擊,嚴重損害中國農民的經濟利益;規定開放中國的服務業,實際上是將中國脆弱的金融業置於優勢外國企業的攻擊之下,並且將蓬勃發展的中國電信産業的優厚利潤奉送給外國資本,從而加劇中國的投資不足和金融風險。對於現行的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協定的所有這些有害後果,我最近所寫的《我們今日爲何陷入困境》一文作了一些初步的分析。

鑒於現行的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協定對中國經濟將造成如此巨大的傷害,我要求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各位代表:真正行施中國人民賦予你們的權力,指示政府的有關部門與世界貿易組織及有關國家重開談判,要求對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協定作出重大修改,其核心是加強對中國國內産業的保護程度。這種修改至少應包括下列內容:提高中國的整體關稅水平,允許中國的平均關稅水平達到15%;大幅度提高對中國産業升級具有關鍵意義的工業品的關稅保護水平;大幅度提高中國的農產品關稅和配額內進口農產品關稅;加強對關係國家命脈的戰略性服務産業的保護程度;恢復在批准投資和進口時提出有關技術轉讓、外匯平衡、出口表現和本地原材料含量比例等要求的權力;恢復對工業品給予進口替代補貼的權利。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應當向世界貿易組織鄭重聲明:如果世界貿易組織及有關國家阻止了對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協定作出上述修改,中國就將退出世界貿易組織。按目前這種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協定,中國從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中並沒有得到什實質性的好處,反而只是片面地開放了自己的國內市場,讓外國資本摧垮中國的企業和經濟上的未來。按這樣的協定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中國得到的只是一個“世界貿易組織成員”的虛名,喪失的卻是高速經濟發展的空間。相比這樣高昂的開放國內市場的代價,“世界貿易組織成員”的虛名其實一文不值。與其爲了這個虛名留在世界貿易組織之內,還不如退出WTO以獲得實在的經濟發展空間。

只要不貪圖這個“世界貿易組織成員”的虛名,留在世界貿易組織之外就並沒有什可怕,也沒有什實質性的代價,甚至不妨礙推行“WTO迷”們所熱衷於推行的出口導向的經濟發展戰略。臺灣在2001年之前一直不是世界貿易組織成員,但是卻成功地將人均國民生產總值增加到1萬美元,並且躲過了亞洲金融危機的衝擊。就是按照臺灣的經驗,我們也滿可以等到人均國民生產總值增加到1萬美元之後,再談接受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嚴酷條件並加入世界貿易組織。

目前國內的政治和輿論形勢使我確實並不指望哪個決策者會真的接受我的上述建議。但是儘管如此,我仍然寫下並向你們寄出了這封信。我寫出這樣一封信,至少還可以挽救我作爲一個有見地的經濟學家的名譽,爲未來而留下一份歷史性的文件。留下這樣一份文件的目的,是讓世人知道,在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時候,就有著名的中國經濟學家反對中國爲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所作的那些承諾;那些主張作出這些承諾的人,將來決不可能有理由說“當時沒有人反對作出這些承諾”。

未來的中國可能因爲接受了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嚴酷條件而發生經濟和金融危機。依歷史的經驗,那些對作出承諾而促成危機負有責任的人,那時很可能將會以“大家都默認了”作藉口來爲自己開脫。那時他們會說,爲加入WTO所作出的讓步即使是錯誤的,這個錯誤也是不可避免的,因爲“當時國內沒有人反對承諾作出這些讓步”。我的這封信就是爲了及早戳穿他們未來的謊言,預先留下一個證據,證明這樣說的人是在進行欺騙:因爲在中國加入WTO的當時,就有正直而有洞察力的經濟學家堅決反對這些貿易政策上的讓步。那些在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談判中出賣了中國利益的人,不要幻想拿我們——有良心的中國經濟學家作擋箭牌,逃避自己應負的歷史責任!

我將向全世界公佈我的這封信。寄給你們,就是要立此存照。是非功過,後人自會評說。我歡迎時間的核對總和人的評議。

請各位代表真正站在中國人民的立場上,認真考慮我的報告和提議,作出你們的選擇。

此致

一個真正中國人的敬禮

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研究員

左大培

2003
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