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修改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協定條款問題致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公開信

 

 

 

就外經貿部某些官員濫用職權損害國家利益問題致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信

作者: 左大培

日期:   2003-02-19 15:32

 

附件

 

尊敬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郵遞區號100805,人民來訪接待處電話83102103):

我作爲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公民、專職的經濟學家,在第9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5次全體會議即將召開之際,特別致書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全體代表,要求他們從國家利益出發,追查和追究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外貿易經濟合作部(以下簡稱外經貿部)某些官員濫用職權損害國家利益的種種問題。我要求將我的這封信轉發給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每一位代表,請他們判別是非曲直。我相信,我可以在10天以內收到你們的答復。

下面是我的信件原文。

 

 

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研究員

 

左大培

 

2002210

 

 

 

尊敬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各位代表:

 

值此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召開全體會議之際,我作爲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的一名研究人員、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公民,向你們,我們中國人民利益的代表、國家的最高權力機關,控告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外貿易經濟合作部(以下簡稱外經貿部)的某些官員,要求你們切實行施人民賦予你們的權力,對外經貿部這些官員濫用職權損害國家利益的各種行爲進行追查,追究有關責任人的相應責任,對問題重大者給予應有的懲處,以杜絕此類濫用職權損害國家利益的行爲。

 

外經貿部某些官員的這一類濫用職權損害國家利益的行爲包括:

 

一、製造謊言,混淆視聽,欺騙輿論

 

20011113日的《環球時報》第16版報道,外經貿部官員、我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談判的首席談判代表龍永圖說,“入世後中國將重點轉向開放服務業”,“WTO現有的142個成員絕大多數是發展中國家和地區,卻沒有一個因爲開放服務業或其他市場而受其損,相反是受其惠”。“當年我們開放製造業也曾引起軒然大波,但事實證明這一步走得對,那些20年前爲了買一台日本‘板磚式’答錄機而通宵排隊的人們,誰敢相信今天的中國會成爲世界上最大的家電生產國,而且相當一部分彩電、冰箱、洗衣機等暢銷歐美?”

 

龍永圖此種說法,純屬混淆不同的問題以製造謊言。其中最主要的謊言,是把我國家電行業近20年的飛速發展歸功於“開放製造業”;而他製造謊言的主要手法,是玩弄含義不明的“開放”一詞。事實上,如果把“開放”理解爲允許産品進口,則我國歷來都允許製造業産品進口,從來就沒有“封閉”過製造業,從而也不需要在20年前“開放製造業”。如果把“開放”解釋爲放棄對國內市場的保護,則我國到龍永圖該談話發表時爲止都一直以高關稅等壁壘保護本國國內的家電市場,從來就沒有“開放”過家電這個“製造業”。儘管我國一直在隨著國內家電生産企業競爭力的增強而逐漸降低家用電器的進口關稅,但是1993年我國對彩色電視機、電冰箱、洗衣機徵收進口關稅的優惠稅率仍然高達100%;到2001年底,我國雖然已經開始大量出口彩色電視機,對彩色電視機徵收的進口關稅仍然爲3040%,不僅遠遠高於我國承諾的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10%的平均進口關稅水平,而且也明顯高於我國承諾的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最終達到的25%的汽車進口平均關稅。我國近20年家電製造業的大發展,正是保護戰略的成功。把保護戰略的明顯成功,硬說成是放棄保護的成功,這是龍永圖編造的最大謊言。

 

龍永圖編造的第二個謊言,是混淆製造業貿易與服務業貿易的差別。在製造業貿易中,各國都經常以關稅來阻擋外國産品的進口,而在服務業貿易中幾乎看不到用關稅阻擋外國服務進口的作法。龍永圖對這樣的根本差別閉口不談,實際上是在對全國人民撒謊。

 

世界貿易組織關於服務貿易的協定生效還遠不到10年,世界各國開放服務貿易的時間都還很短。在這樣短的時間內,開放服務貿易的主要後果還不可能顯示出來。可是儘管如此,印度和巴西的民族電信企業已經受到了外國企業的極大衝擊。連日本和某些歐洲國家自1998年開放電信服務之後本國的電信企業也在經營上遇到了很大的困難。所有這些都說明,龍永圖所說的“沒有國家因爲開放服務業而受損,只是受惠”,完全是謊言。他所說的“受惠”,是美國壟斷企業受惠。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應當申斥和制止這種以政府官員身份公開編造謊言的行爲,並且追查這些政府官員編造謊言的真實動機。

 

二、篡奪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權力,乙太上政府自居

 

20011113日的《環球時報》第16版報道,外經貿部世界貿易組織司副司長張向晨公開指責“幾十年高度壟斷經營的中國電信業技術更新遲緩”、服務質量差、收費高,等等等等。外經貿部部長石廣生2000年在中國社會科學院作報告時,更以長篇大論對中國電信業進行了同樣的指責。

 

對中國電信業中的國有企業進行批評和指責,是普通中國公民的權利,也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這樣的人民代表權利機構的特有權力。外經貿部作爲一個政府機構,只有權力根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立法賦予的權力在其管轄的範圍之內行施執行權,此外它所作的任何事情,都應當有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專門授權。中國電信業的技術、服務質量、收費等等顯然不屬於外經貿部的管轄範圍,外經貿部的官員有什權力對此隨意表態?他們在批評指責中國電信業時的口氣,就好象他們是有權主管電信業的太上政府機構一樣。我們要問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各位代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是否授予了他們這樣的特殊權力?是誰授予了他們這種特殊權力?如果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沒有授予他們這種太上政府的特殊權力,外經貿部的官員們就是篡奪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權力,把自己變成了淩駕於全國任何人、淩駕於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之上的太上政府。

 

我們要求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收回自己的合法權力,申斥和懲處任何乙太上政府自居的政府機構和政府官員,不准今後再發生任何此類的越權篡權行爲。

 

三、以反中國企業壟斷爲名,行縱容和保護外國企業壟斷之實。

 

最近20年來,外國企業大舉在中國投資,逐漸地佔領中國市場,目前已經壟斷了許多行業的中國國內市場。但是,我們卻從來沒有看到外經貿部採取任何措施來防止和消除外國企業在中國市場上的壟斷,而只見到它不斷地批准和支援外國壟斷企業在中國投資設廠,奪取更大的市場份額:

 

美國的微軟公司以其“視窗”軟體壟斷了中國個人電腦的軟體市場,並向中國用戶收取極高的軟體售價。微軟公司壟斷美國國內市場的行徑已經在美國軟體企業界引起公憤,以致美國政府也不得不讓微軟公司面臨反壟斷訴訟。而我國的外經貿部竟然讓微軟公司在中國爲所欲爲,隨意採取任何壟斷中國市場的戰略而不加絲毫約束。在微軟的重壓之下,中國的民族軟體企業幾乎喪失了發展的空間;

 

美國的可口可樂和百事可樂在20年的時間裏已經奪走了中國的碳酸飲料市場,在中國的碳酸飲料業形成了名符其實的雙頭壟斷。國産品牌幾乎已經被這兩家國際壟斷企業消滅乾淨,唯一真正的老國産品牌健力寶最近也因爲缺乏銷售市場而不得不轉讓股權。現在也只有“娃哈哈”集團的“非常可樂”這個國産品牌還在國內碳酸飲料市場上苦苦掙扎,與外國品牌進行著前途渺茫的鬥爭。國內過去存在過的大批小汽水廠,除了少數與美國壟斷企業合資者外,都已經破産倒閉,工人下崗失業。儘管民族飲料企業早就呼籲政府保護民族飲料,我們卻從未聽說外經貿部對此採取過什措施。

 

歐洲的菲利普公司在中國市場上不斷擴張,目前已經壟斷了某些型號和規格的白熾燈泡的中國市場。由於外經貿部沒有採取任何措施制止其霸佔中國市場,該公司有恃無恐,竟然一再向歐盟對中國企業提起反傾銷訴訟。外經貿部用中國市場喂肥的外國公司,就是這種忘恩負義、唯利是圖的中山狼。

 

美國的保潔公司在中國採取了一系列戰略性收購措施以奪取中國的家用化工品市場,正在一步步推進其壟斷中國家用化工産品市場的圖謀。對於它的侵入,我們只聽說外經貿部批准合資,而從未聽說有任何對其壟斷意圖的防範和懲罰。

美國的柯達公司長期以來一直試圖壟斷中國的感光材料市場。據說該公司爲了達到上述目的,不惜在許多年中在中國虧本銷售並增設服務網點。對於這種以傾銷方式力圖壟斷中國市場的行爲,我們也從未聽說外經貿部作過任何懲處、制止甚至是調查。

 

以上事實足以說明,外經貿部某些官員反壟斷是假,以反中國企業壟斷爲名,縱容和支援外國企業壟斷中國市場是真。他們默認甚至幫助外國壟斷企業控制和壟斷中國市場,把中國居民的支出變爲外國資本的鉅額利潤。在這些外國壟斷企業的打壓下,中國人民的企業利潤極低甚至根本沒有利潤,大量虧損,造成股票上市企業得不到真正的回報,銀行不良資産巨大,本國企業的員工大量下崗失業。

 

我們強烈要求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採取有力的措施制止外國企業壟斷中國市場的任何圖謀。首先應當嚴格地追查外經貿部某些官員縱容和保護外國企業壟斷中國市場的各種行爲,追究行爲人的責任,懲處這方面的一切瀆職和不法行爲。

 

四、封鎖資訊,壟斷國家對外的經濟貿易政策,全面篡奪全國人大和中國政府的權力

 

外經貿部某些官員到處指責別的部門、別的單位“搞壟斷”,而在實際上,他們才是中國最大的壟斷者。中國目前最大的壟斷就是外經貿部對我國的對外經濟政策的壟斷。

 

在當前國際經濟交往非常密切的環境下,政府的對外經濟政策往往會決定一個部門、特別是該部門中的生産者的生死存亡。但是外經貿部卻將國家的對外經濟政策變成了自己獨霸的獨立王國,別人不僅不能參與決策,甚至無權過問。對於國家的重大對外經濟政策,包括我國爲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所作的政策調整,外經貿部總是自定自行,事前從來不徵詢全國人民的意見,甚至不讓人民群知道,事後又以“達成了國際協定”爲藉口,強迫全國人民接受既成事實。有關我國對外經濟政策的許多重大變動,外經貿部甚至事先不向我國中央政府的其他有關部門通報,更不進行商量,事後又強迫其他部門接受其制定的政策。“以夷制華”,靠著洋人整中國人,專橫跋扈,莫此爲甚。由於外經貿部對國內産業情況一竅不通,在對外談判中就鬧出了承諾的某商品進口配額大於國內産量的笑話,造成了國內嚴重的經濟政治問題。

 

外經貿部某些官員這樣壟斷國家的對外經濟政策之後,又進一步篡奪權力,壟斷有關對外經濟政策的宣傳,封鎖資訊,欺騙全國人民。該部部長石廣生到處作報告,宣稱“加入WTO利大於弊”,並說“這是中央的精神”,要聽報告者按照這一口徑對外宣傳,愚弄全國人民。國內某機構要直接邀請世界貿易組織的官員開研討會,卻被外經貿部嚴厲禁止,而該機構與外經貿部並無管轄和隸屬關係。外經貿部這樣作的理由是,中國人與世界貿易組織的一切來往都必須經過外經貿部,有關世界貿易組織的一切言論也都必須合乎外經貿部制定的口徑。這不僅是以一己之言壟斷輿論,欺騙和愚弄全國人民,而且是剝奪了全國人民的知情權和討論權,甚至剝奪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和中央政府其他機構官員的知情權和討論權,已經構成了破壞憲法的嚴重犯罪。

 

制定中國的經濟政策、包括中國的對外經濟政策的權力,應當掌握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手中。這些政策必須體現中國人民的意志,必須考慮到國內各行業各地區的實際情況。外經貿部和政府各部門一樣,只是這樣制定的政策的執行者。在制定對外經濟政策時,必須讓人民群參加討論,必須在各部門、各行業之間充分溝通資訊,特別是必須充分體現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最終決策權。

 

我們有權利提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各位代表注意:外經貿部在制定對外經濟政策時,是否真正向各位代表報告了全部情況,是否真正接受了各位代表的質詢,是否真正把自己擺在了服從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決定而不是指揮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地位上。根據以上所說的外經貿部壟斷對外經濟政策的種種行爲,我們有理由認爲外經貿部的某些官員已經篡奪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決定經濟政策的權力。我們要求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各位代表,行施你們代表我們制定政策的合法權力,將外經貿部某些官員篡奪的權力收回來!

 

五、越權承諾,出賣國家利益,將我國的人民的權利和利益私相授受

 

據可靠的消息來源稱,外經貿部參加我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談判的主要談判者(“chief negotiator”)在與世貿組織官員的私下閒談中表示:中國過去20年從世界貿易的自由化中得到了巨大好處,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將好好實行貿易自由化以報答世界各國。

 

這是對外的一項非常重大的經濟政策承諾。是否可以作這樣的承諾,其決定權本應掌握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手中。我們要問各位代表,你們授權外經貿部的官員作此承諾了嗎?如果你們真的考慮了中國人民的長遠利益,我們相信你們是絕不會授權作這種嚴重損害國家利益的承諾的。外經貿部的官員作這樣重大的承諾,不僅超越了他能夠有的職權範圍,篡奪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權力,而且是背著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背著中國政府、背著全國人民,將我國人民的權利和利益私相授予外國,是最卑鄙地出賣國家利益的行爲。

 

我們要求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徹底追查這個事件,嚴厲懲處這種背著全國人民超越職權出賣國家利益的行爲。

 

六、將部門利益淩駕於國家利益之上,給我國人民造成巨大損害。

 

最近十幾年來,外經貿部某些官員繼續堅持傳統計劃經濟下的行爲方式,數量指標挂帥,不惜一切代價地追求本部門主管指標的“高成就”,爲自己的部門利益而損害整體利益,給我國經濟的整體和全國人民造成了巨大的損失。他們不惜一切代價要增大的指標,一個是我國的出口和對外貿易規模,另一個是外國直接投資的數額。爲增大這兩個指標,顯示本部門的“政績”,他們不顧一切地向國家索要各種特殊優惠政策,扭曲了全國的資源配置,損害了許多地區和企業的利益,造成了巨大的財政和金融損失。

 

由於不顧一切地追求增加出口,外經貿部某些官員極力乞求外國政府降低對中國出口産品的貿易壁壘,爲此不惜大幅度放棄保護本國産業國內市場的種種進口壁壘以作爲交換。他們的這些作法,導致外國進口産品危害以致衝垮了國內的許多産業,極嚴重地阻礙了我國經濟的産業升級和技術進步過程。

 

由於不惜一切代價地追求增加出口,外經貿部某些官員曾經要求銀行貸款“支援出口”,(逼迫銀行向外貿企業發放明知道不可能收回的貸款,使這些企業可以賠本出口,造成了鉅額的銀行不良資産。)現在他們又不斷要求財政部提高出口退稅的比率。(而在實際上,目前的出口退稅率使財政部給出口産品的退稅額遠遠高於從出口産品的生産流程中已經收到的增值稅,從而形成了財政給出口的鉅額實際補貼。粗略估計這項補貼每年有幾百億元。僅此兩項所造成的銀行業壞賬和財政損失數以千億元計。)給出口高退稅的政策,(還)極大地助長了僞裝出口騙取出口退稅的行爲。

 

正如國際貿易理論常識所說,這樣一些降低進口壁壘和以實際補貼促進出口的措施(還)必定會使我國的進出口貿易條件惡化,從而嚴重損害了我國人民的福利。十幾年來我國企業在向國外出口時競相壓價,自相殘殺,對國家的整體利益造成了巨大的損害,其中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外經貿部某些官員一貫推行片面追求出口並開放國內市場的政策。外經貿部某些官員一直致力於把國家拉上出口偏向型增長的道路,而這種增長必定會使我國的貿易條件惡化,從而大大損害我國人民的利益。

 

爲了儘量增大出口數額,外經貿部某些官員還極力反對限制加工貿易的範圍,阻撓任何對加工貿易實施規範管理的努力,大大助長了在加工貿易進口招牌下的走私活動,並且使加工貿易進口對國內産業(如不銹鋼的生産)造成巨大衝擊。

 

由於片面追求擴大對外貿易規模,我國的資源配置已經出現扭曲,對外依存度過高。美國和日本的進出口占國內生産總值(GDP)的比重不過20%左右,中國的這一比重卻早就超過了40%。

 

由於追求不惜一切代價地增加外國投資,外經貿部某些官員極力要將國內最好的投資機會讓給外國企業,並且不遺餘力地爲外國企業爭取政策優惠,以致出現了在中國土地上外國企業享受的政策待遇比中國企業還優惠的咄咄怪事。在這些年的過程中,外經貿部的某些官員已經變成了不折不扣的外國企業利益代表,他們一心只想幫助外資企業增加利潤,而完全不顧這樣對中國企業和中國人民的收入所造成的後果,不管民族企業的死活。目前外資投資收益已經至少占我國總產出(GDP)的1.5%,由於生産增加的很大一部分變成了外國企業的利潤,我國的生産和GDP增加已經不能反映人民收入的實際變動情況。而在外資企業增加的利潤中,有許多是我國人民減少的收入,這些收入包括中國企業的利潤、工人的工資和國家的稅收。

 

由於外資企業享受了種種“超國民待遇”的特殊優惠,國內許多回報最好的投資機會被外資企業佔據,本國企業的利潤率大幅度下降,大批的民族企業被擠垮,在其中工作的工人大量失業,中國人民的收入蒙受了巨大的損失。碳酸飲料行業就是這方面的典型例子。過多的外資進入奪走了國內有限的投資機會,本國資金因爲缺少盈利機會而不得不外流,造成了我國近10年來經常的資金淨外流和畸形的資金在國內與國外間雙向流動。

 

外經貿部某些官員還(以)“鼓勵國內企業走出去”(爲名,指使原外經貿部所屬員工將資金國有的企業以私營企業名義在國外註冊,進行私人經營,造成許多這樣企業的私人管理者利用國外法律將企業公然據爲己有,而我國政府卻無權追索原歸自己所有的企業資金。)這樣的所謂“走出去”戰略,已經造成了國有財産大量被私人貪污侵佔,國家和人民的利益受到了嚴重損失。我們要求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徹底追查這一類事情的原委,查清國有財産所受損失,追究當事人的責任,嚴懲給國家造成鉅額財産損失的責任人!

 

以上所述,還僅僅是我們極爲有限的知識所能夠掌握的外經貿部某些官員濫用職權損害國家利益的問題。我們要求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各位代表對這些問題給予足夠的重視,徹底清查外經貿部某些官員濫用職權損害國家利益的一切行爲,嚴格追究有關責任人的相應責任,對問題重大者給予應有的懲處,以保證不再發生此類濫用職權損害國家利益的事情。

 

此致

 

一個愛國者的敬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