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為求入世,作了甚麼重大讓步?
(*)劉宇凡

 

中國入世的減讓承諾

有關概念的含義

評估減讓的大小

對社會及人民的影響

工業平均關稅2005年降至10%

 

 

 

農業平均關稅由1992年的46%降至2004年的14.5-15.%

一定的關稅有助保護落後國家的國產商品免受發達國低成本商品太大擊。大幅降低關稅則有相反作用。中國生產力相對落後,所以一般國產價格都高於國際市場,農產品尤其如此,所以更需一定的關稅保護。

中國在關稅上的減讓比印度所作的還要大。印度工業平均關稅在25-40%之間。農產品平均關稅也比中國低。
另外,中國的關稅減讓超出世貿農業協定。協定規定發展中國家的農產品關稅在1993-2004年十年間平均降低24%,但中國降低了近70%。

城鎮失業率會上升一倍,這是因為中國很多行業(汽車、冶金、石化、電子通訊等)都不如外國跨國公司。農村失業至少增加一千萬,因為中國小麥、大米、棉花等成本較高,價格高於國際市場,所以會有大批農民受損而棄耕。

中國不得對農產品實行任何出口補貼(中國入世議定書第12條)

世界各國政府往往就農產品實行出口補貼,歐美霸權主義國家尤其如此。在發展中國家,補貼農產品出口可能是為了增加外匯或為了協助農民增加現金收入,或為了使出口多元化以減低風險。

這個減讓超出世貿協議。世貿協議沒有根本禁止農產品出口補貼,只是要求各國減少補貼。中國放棄出口補貼的權利,是放棄一種重要的經濟主權。

中國向來沒有補貼農產品出口,所以這一條暫時不會直接打擊農民。可是喪失出口補貼的權利意味將來即使中國有必要補貼出口,也不能這樣做,意味中國政府為求入世不惜原則上放棄對農民的應有保護。

農產品的國內支持限於8.5%

 

(「中國加入世貿工作組」報告書第235條)

「國內支持」是指政府對農產品的某種鼓勵措施,例如價格支持、營銷貸款、播種面積補貼。生產補貼等。「國內支持」對促進農業發展及農民增加收入很重要。

中國的減讓超出世貿協議,發展中國家原可享有10%的「國內支持」。中國既是發展中國家,享有10%是順理成章。但中國減讓至8.5%,所以並沒有堅持發展中國家應享權利。

──損害中國政府的經濟主權,自動放棄了自己對農業及農民的應有保護的權力;

──加劇發展中國家的惡性競爭,使各發展中國家為了爭相吸引外資而要競相犧牲農民利益。

國有及國家投資企業僅依據商業原則進行買賣。(工作組報告書第46條)

 

 

每個部門交易的貨物和服務的價格都由市場力量決定,不得對特別規定以外的產品實行價格控制。(入世議定書第9條)

許多國家的國有企業的設立目的本來就不是純粹為了營利,而是兼負社會責任及照顧弱勢團體(例如食水公營),又或為了促進本地產業發展。此外,由於市場機制必然是大魚吃小魚,所以有必要對某些經濟部門的價格有所限制(香港尚且也曾實行租金管制幾十年)。中國同意左述條款意味喪失對弱勢階層(如農民)的保護權利。

中國的承諾超出世貿協議。按照世貿協議,受限制的只是「國營貿易企業」,沒有包括投資企業。但中國的承諾連「投資企業」也包括在內。此外,世貿也沒有規定成員國「每個部門」的產品價格都要由市場調節。

若發展中國家一切經濟部門,不論公私,都要由謀利原則指導,那對人民是災難性的,因為有些生存必需品(食水、能源、教育、醫療)若按商業原則經營,無數人就買不起。其次,發展中國家一定有許多幼稚產業,須要政府保護免受跨國公司擠垮。若連國營企業也要絕對受市場調節,許多幼稚產業會消失。

 

外資是否作技術轉讓應由投資方擬定,政府不干預。(工作組報告書第49條)

以前發展中國家吸收外資時都附帶技術轉讓的條件,以便國家能夠在犧牲一部份經濟利益(讓外資在本地謀利)之餘,換來較先進技術。

這個條款使中國喪失了政府規管外資的應有權力。

無法確保引入的外資是有利而非妨礙本國產業技術的提升。

中國取消對外資的有關貿易平衡要求、外匯平衡要求、當地含量要求及出口實績要求的法律。

這些措施過去一直是許多發展中國家用以規管外資、保障本國經濟安全的。

貿易及外匯平衡要求︰外資的進出口量及其引起的外匯買賣,會影響本地的外匯儲備以至本地幣值。所以需要規管外資,以免影響本國經濟。

當地含量要求︰外資要購買定量的當地原料或其他產品,以保障外資能帶動本地產業。

出口實績要求︰外資的產品一定要有若干比例的出口,防止其過份擠佔本地市場。

有關減讓是世貿有關投資措施的協議所規定。這些規定大大限制了中國政府對跨國公司的投資的應有規管權。

取消這些要求會大大減少本地企業的訂單,進而影響就業。另一方面,從此外資所需原料、零件可以一概依靠進口。這樣中國不僅難以從引入外資中獲得發展的好處,而且可能危及中國的外匯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