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與世貿:WTO與中國農業農村農民問題

溫鐵軍   

  

  WTO的原則,第一是消除貿易壁壘,第二是降低關稅,第三是市場准入。

 

  按照WTO的一般原則,國際農產品協定大部分在1995-2000年實施。主要包括三個內容:增加進口市場准入;削減國內生産者支援;減少出口補貼。對於中國農業能否適應WTO原則的討論,應該擴展至"三農問題"即農民、農村和農業出發,而不是僅僅從農業的角度來進行分析。

 

  一、中國在農產品貿易上作出的讓步

 

  農產品貿易談判,歷來是關貿總協定談判和世界貿易組織談判中最困難的部分,1999年4月在美國簽字的《中美農業合作協定》,是中國爲加入世貿組織與美國應該達成的雙邊協定中的組成部份。美國農業部長格利克曼在協定簽字之後稱讚這份農產品貿易協定是"美國農業的一個重要突破"。因爲中國同意美國西北部小麥主産區七個州的小麥可以直接從西雅圖出口,從而降低運輸成本提高價格競爭優勢。過去所謂"有爭議的壁壘",主要是中國爲防止這些地區的小麥黑穗病(TCK),而禁止直接從西海岸進口。除此之外,中國在農產品貿易上做出的讓步主要體現在中美雙邊談判的一攬子協定中。

 

  由於中國方面至今沒有正式公佈的資料介紹中國在雙邊談判中的出價,這次北京談判之後,美國報刊在介紹農場主的樂觀反映時又披露,美國代表在農業條款上,沒有從4月協定已經得到的利益上後退半步。因此,我們現在可以認爲美國4月8日"單方面公佈"的資料中的農業條款,就是最後雙方談判的結果。茲摘要如下:

 

  中國同意大幅度增加最低關稅限額(TRQ1-3%)的農產品進口數量,並且應美國的要求減少國營外貿壟斷進口所占的比例。到2006年,進口大豆從現在的170萬噸增加到330萬噸,增加幅度爲94%,其中私營部門應該達到90%;小麥從200萬噸增加到930萬噸,爲現在的4.65倍,私營部門最初應有10%;玉米配額從450萬噸增加到720萬噸,如果達到則爲現在進口量25萬噸的28.8倍,私營部門應該達到40%;大米配額從260萬噸增加到530萬噸,如果達到則爲現在25萬噸進口量的21.2倍,私營部門應該達到50%。到2004年,棉花要從現在的20萬噸增加到89.4萬噸,爲現在的4.47倍,私營部門應該達到67%……。

 

  此外,中國承諾取消出口補貼,特別是取消對美國不利的玉米、棉花和大米等農產品的出口補貼。而且到2004年前,中國除了在總體上把農產品進口關稅降低到17%以下,還應進一步對有競爭優勢的美國進口農產品降低到14.5%的平均關稅。其中大豆僅3%;肉類和水果10-12%;乳製品12-19%;紅酒20%。

 

  二、中國的讓步對國內農業生産和農民收入的影響

 

  本文認爲首先應該看到其積極作用:

 

  一是在沒有其他非經濟因素干擾的和平條件下,增加進口大量佔用資源的基本農產品,有利於中國土地資源短缺的沿海發達地區的農業結構調整,特別是在21世紀中期國內糧食不能滿足人口增長需求的時候。

 

  二是在加入WTO之後有利於國內有競爭力的農產品增加出口。80年代我國的農產品出口還是以土地資源型的基本農產品爲主;90年代以來則明顯改變爲以水産品、蔬菜果品和部分畜牧産品爲主,並且多數年份尚且能夠維持30-40億美元的小額順差。因此從長期看,除了糧食、棉花、油料等基本農產品外,中國的非資源型農產品還是有出口競爭力的。

 

  三是開放外國投資,可能有助於資本過度稀缺的農村和農業得到投資,因爲我們可以假設在總資本增加的環境中,外國資本進入盈利領域,中國政府投資則可能轉向農村教育、農業科技推廣、資源開發與環境保護等可持續發展領域。

 

  同時應該充分認識到其負面影響:

 

  首先,中美之間的糧食貿易屬於典型的不平等競爭。因爲糧食這種資源型産品的貿易競爭力根本上來源於地租。土地面積越大地租的絕對值就越多。中國農村戶均土地面積僅0.4公頃的細小規模農業,能夠在糧食生産上得到的剩餘本來就微乎其微;顯然不能與美國平均數百公頃的大規模農場競爭,因爲他們的農業剩餘在理論上可以比我們高數百倍。在國內糧食價格受進口壓力下降的情況下,中西部傳統農區以種植業爲主的農民收入也會受到影響。這是因爲農民收入是對農業剩餘的分配,農業剩餘分配也就是地租分配。大多數傳統農區農民從種植業得到的收入仍然占60%以上。如果種植業受進口衝擊比較收益進一步下降,農民種地就只能繼續虧損。

 

  其二是不利於國內穩定糧食生産的長期政策。我國糧食與人口的增長高度相關,而且糧食消費的替代彈性低。最近3年的糧食供給過剩是因爲在1994-96年連續兩次提價幅度達105%(與1993年比)的政策刺激下,於1996年提前實現了2000年的産量目標。但人口並沒有提前增長上去,若按照年增1800萬人正常情況計算,等於少了9000萬人去消費糧食,當然會造成糧食過剩。這種情況下,政府採取的補救措施是以計劃手段穩住産量。如果進口糧食質優價廉而國家又不能通過計劃價格或直接對農民的糧食生産予以補貼,則關係國家戰略安全的糧食生産就難以穩定。

 

  進一步看,1998年以來我國爲了實現農業可持續發展,確定了農業結構調整的政策也會受到嚴重制約。因爲其中包括糧食的品種品質調整。爲了讓農民在優質優價的市場價格約束下,改變過去追求低質量、高産量的生産行爲,政府於1999年夏收起決定低質糧食退出國家定購。考慮我國加入WTO的讓步,傳統農區的種植結構調整更加困難。比如,東北是我國主要糧食作物區,氣候和土壤條件只適合種植春小麥、玉米、大豆。但春小麥麵筋度低,玉米含水高,大豆不僅蛋白質低,而且價格比國際市場還高1倍。無論怎樣調整都沒有出路。

 

  三、對農村就業的影響

 

  中國世紀之交面臨的最大問題是低素質人口的過度膨脹和簡單勞動力的嚴重過剩。據美國高盛亞洲研究部最近的類比測算,加入世貿組織以後國際貿易增加、資本和技術投入的增加,對我國GDP每年的潛在貢獻爲0.5-0.6%,可以相應地提高就業。我們認爲,對此應該實事求是。

 

  國家資訊中心的一項研究表明,我國的就業彈性到"八五"期間僅爲0.108,經濟每增長一個百分點大致只能吸納60萬就業。胡鞍鋼最近的研究指出,"九五"期間就業彈性已經低於0.1,隨著城市經濟在國際競爭壓力下不斷追求資本增密和技術增密,下個世紀經濟增長對就業的作用會更小。

 

  更爲深刻的問題是,WTO能夠促進的就業主要集中在以金融和貿易爲主的服務業,對我國本世紀末過剩的2億多低素質的農業勞動力的非農就業,顯然不可能起拉動作用。在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新公佈的一項調查中,約70%的農民外出打工是被已經捉襟見肘的農業資源短缺""出來的;進城農民中約60%表示找不到工作也回不去。如果我國在農產品國際貿易上按照WTO原則作出的讓步,加劇了農民入不敷出的矛盾,那麽,更多被推出來的農村勞動力無業可就的問題將造成嚴重的社會矛盾,破壞安定團結的局面。

 

因此,0.5個百分點對於我國的經濟增長固然重要,但轉變增長方式更重要 。對於本世紀末剩餘勞動力將超過2億的人口大國來說,當務之急是如何轉變舊的經濟增長方式中不斷刺激資本增密的機制,形成促進就業的經濟增長機制,否則既 可能在納爾遜提出"增長的陷阱"中無法自拔;也有可能過分依賴大量貿易拉動經濟增長而不得不受制於人。

 

原載"天涯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