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貿易是「黃禍」?
查爾斯.華爾卡

有些評論家聲稱:西雅圖反世貿組織示威,預示了美國對外貿易將是今年總統競選的重大政治爭端。但是,甚至在西雅圖行動之前,有組織的勞工運動就已開展,反對美國國會給予中國優惠進入許多國家已經得到的美國市場了。勞聯——產聯準備竭力反中國貿易,正如強烈反對1992-93年它在(北美貿易協議)的運動一樣。

國際卡車司機兄弟會主席荷夫發說:「我們要用電話、信件和訪問來淹沒國會的辦公室」。「我們要不惜一切做我們所能做的,而且要用來自西雅圖的勢頭,我們將會勝利。」(《紐約時報》2000年10月11日)

對工人來說,正如勞聯——產聯反對北美貿易協議的鬥爭那樣,不管它是否贏得國會的戰鬥,它仍要商討二個更大的問題,就是勞聯——產聯反對中國貿易的戰略是否合乎美國工人利益,而且也合乎中國工人利益。

勞聯——產聯說:首先它要保證中國有公平的勞工標準,中國工人有權利組織行業工會,集體地提出要求或條件,取得合理的生活標準。它否認它在利用它的反對作為掩蓋物來隱藏一個貿易保護主義者的宣傳,以維護某些國內工業的利益,希望保留一些工人的工作。

然而,工人的反對北美貿易協議部份的意思,是反對減少與加拿大的貿易障礙。然而,加拿大的勞工法如果不比美國勞工法優,至少也是相等的。

無論工會上層是什麼意圖,都不能否認他們的現行中國貿易政策的效果。實際上同他們早期的赤裸裸的保護主義者「買美國貨」政策是同樣的,這就等於以外國工人為犧牲,尋求維持美國工人的就業。儘管那似乎如許多美國工人所理解,但顯然那不是團結的、國際主義的態度。

那是因為這種政策並不讓工人跨國界聯合起來,而是讓資本家繼續欺騙工人,強迫他們去互相競賽,更容易地征服他們。明顯地越過國界欺騙工人,是在國境內繼續欺騙工人的一種變相。十分明顯,工會寬恕欺騙,就是攻擊工聯主義自己的基礎。

當然,希望現在的工會領導採取一個為人類需要而生產的社會主義的政策,而不是為了利潤而生產的政策,實在是過高的要求。而且期望工會的官僚們從私有的利潤約束下為解放工人和經濟而去鬥爭,實在也過高了。這些束縛給生產力扣上了鐐銬;加上可怕的浪費、貧困和不安全,這種不民主的經濟制度——在資本主義之下,那是必然的。

不幸地,工會的首腦們甚至不能去反對資本家,由於工作的現代化、精簡架構、效率提高等而把優薪工作裁減。事實上,許多優薪工作的喪失,是由於國內公司削減成本,而不是由於國際貿易。與其在動員西雅圖的示威和更早的受到公眾廣泛支持的1994年卡車司機罷工反對「聯邦快遞」的情緒,以及爭取減少工作週增加就業機會,不減少工資,官僚們實際上拿8小時工作日和幾百萬個職位——去交換只給少數人的超時報酬。

現在工會的上層領導正在從事一個政治的交易戰,點燃起狹隘的、工人種族歧視的感情,去反對中國工人,當然也反對黑人。但願事情並不如此惡劣,但即使如此,美國工人仍然需要尋找一個維護他們的利益的領導層和綱領,而不是選擇狗咬狗的資本主義。

(楊萍譯自美國《工人旗幟》2000年春季號,感謝十月評論雜誌社同意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