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文轉載自苦勞網

在第七屆立委參選登記截止日前兩天,工人民主協會(以下簡稱工協)執行委員召開緊急執行委員會,特許楊偉中在保有工協成員身份的情況下 加入擔任第三社會黨不分區立委的候選人。

此決議又一次引發了工協內部的軒然大波。楊偉中代表第三社會黨參選事關重大,應該由全體會員來慎重討論,不應只開一次緊急執委會就拍板 定案。但這件 事在會前沒有經過任何討論,楊偉中也並未提出任何正式的書面意見向全體會員說明他想要代表第三社會黨參選的理由,以及這個行動的優缺及對工協的政治工作的 影響。雖然一部份會員隨即在幾天後的例會(工協全體會員例行會議)上強烈表示反對意見,但已阻止不了楊偉中登記成為第三社會黨不分區立委並代表該黨參選的 事實。

楊偉中參選消息一出,苦勞網上隨即出現質疑:為什麼工協竟能讓楊偉中去代表第三社會黨參選?是否工協加入第三社會黨了?對外界的質疑, 工協強調自己 「未加入第三社會黨」,組織仍然保持獨立,楊偉中是以個人身份參加第三社會黨的。眾所皆知,楊偉中是工協中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一向在外代表工協,現在既然 工協仍然視他為會員,而且批准他參加第三社會黨,那麼,楊偉中在第三社會黨內的任何政治行為,照理工協都難以避免要負連帶的責任。

第三社會黨領導成員過去皆是民進黨內重要幹部。他們本人雖不是資本家,但一向與大資產階級政客有著密切合作關係,近來的言論與實際行動 也都表現出是 站在資產階級立場。諸如:該黨召集人主張第三社會黨要成為政治精英黨;表示親美立場;主動與李登輝為首的台聯黨商談政治合作事項並乞求捐款等等。

再看第三社會黨的競選政綱。它主張要為資本家打造開放的經貿環境,並且放寬對大陸投資上限。所謂開放的經貿環境,就是繼續放任資本家剝 削勞動人民的 同義詞。在這樣的前提之下,該黨競選政綱上關於勞動人民權益和社會福利的「進步」政策,都只能是其維護資本主義路線的遮羞布。這一切都說明這個「新興政 黨」的根本立場仍舊是支持資產階級統治利益、維護資本主義秩序。

如果選舉是個好的宣傳時機,對於革命社會主義者來說,就應該盡量利用這時機來做如下的宣傳:勞動大眾改善生活的根本方法,只有終結財團 統治,改由勞 動大眾自己掌握政治經濟的支配權力,然後徹底推翻資本主義。工協自成立以來,一向都標舉自己的革命社會主義立場。但為何到了選舉,工協就支持其組織的領導 人物去擔任一個維護資本主義路線的精英黨的候選人?此舉客觀上是讓組織的立場向後退了一大步,去附和這個黨的資產階級路線。楊偉中過去寫過不少文章批評諸 「相對進步」的力量,言明囿於資本主義體制內的改良最後都不能解決根本問題。但現在他卻成為一個維護資本主義秩序的黨的候選人,還要群眾相信第三社會黨能 解救群眾於水火之中。他怎麼向過去的自己交待!?

工協多數成員認為:可以加入第三社會黨,採取既聯合又鬥爭的作法來改造此政黨。但是,實際的結果卻是工協根本沒有向第三社會黨拿出自己 一向標舉的 「反對資本主義及建立一個沒有壓迫、真正民主而平等的無階級社會」的立場來要求它接受,反而放棄自己最根本的立場,去附和這個黨的資產階級政綱。究竟誰收 編了誰,不是清清楚楚嗎?

為財團和資本家服務的大黨壟斷政壇,而與人民生存切身相關的問題永遠排不上日程表,的確是台灣的現狀。許多對如此現狀深刻不滿的人物和 團體,都呼籲 打破這種政治現狀,讓新興的政治力量進入國會,他們也在人民對藍綠失望之際,組成參選聯盟和黨派準備搶佔那好不容易露出的些許裂縫。但是,儘管政壇上多了 許多新面孔,目前社會下層選民卻對這次選舉抱持著非常冷淡的態度。因為選民過去曾把不少新人選入議會,結果不但未能真正把政治現狀改變,甚至有許多人當選 後連自己原先標榜的立場和政綱都背叛了。現在楊偉中和第三社會黨的競選路線,顯然不過是重複過去那些自命為人民靠山或道德精英的政客所走過的道路而已,因 此工協裡面少數的會員才堅決反對這次參選。

為什麼過去許多宣稱為勞動大眾爭取權益的競選人進入議會之後都辜負了大眾的期望呢?除了其中不少人根本不是真心為大眾服務之外,其餘的 人都因為不懂 得盡力把自己在議會內的奮鬥與議會外的群眾運動結合起來,而且使前者服從後者。他們誇大了自己和所屬小團體的力量,幻想憑他們自己在議會內的努力就能夠替 勞動大眾爭取和確保重大的權益。這種幻想當然不可能實現,而工協的基本立場向來是反對,並且要打破這種幻想,但是我們現在卻見到楊偉中的競選文宣上充斥著 這樣的話:為勞工打拼了廿年的楊偉中,要「替」勞工保權益,「許」受雇者一個鐵飯碗!

革命社會主義者雖然也要利用議會這個政治場地,但決不是把議會當作政治的主要戰場,更不會說出要「『替』勞工做什麼、『許』受雇者什 麼」之類的話來 誇大個別議員的作用。他們反而要向群眾指出:任何政治候選人如果宣稱當選後必定能替勞動大眾爭取到或確保什麼重大的利益,他必定是存心欺騙,否則也是在麻 痺大眾自己的奮鬥精神,而助長大眾對政客的依賴性。

自去年(2007年)六月起,工協就開始汲汲於與不同社運勢力形成參選聯盟以投入此次選舉。在全部的合作機會都破局後,竟在未經內部民 主討論的情況 下,倉促地於一個晚上就決定讓楊偉中代表第三社會黨參選。而多數會員卻對執委會毫無批評就接受了它這項決策,完全無視這個決定的嚴重政治後果,也絲亳未考 慮它將重重打擊工協的政治誠信,甚至還進一步於日前發表公開聲明支持楊偉中的參選行為。連放棄了自己的組織立場都要參選,由此可見,多數成員是多麼熱衷於 這次參選,執著在投入選舉所能獲得的那點微小的利益。

現今群眾自信心低迷,沒有大規模的鬥爭行動,像工協這樣一個人數微少又能力不足的社會主義小團體,在此時最應該做的,不是貿然投入議會 選舉,而是盡 全力提昇自己的思想和政治水平,刻苦做好理論研究並紮根無產階級,以期未來有能力因應可能的情勢轉變。工協本可以為社會主義事業做出很有價值的準備工作, 但事實上卻往往徒務近功,沒有腳踏實地把主要的工作做好。最近工協多數會員在不良影響下走上更加錯誤的道路,對第三社會黨呵護有加,極力爭取與他們合作, 卻將自己組織內堅持原有正確立場的少數會員視為發展的阻礙,並誣蔑他們的意見為極左。工協已有數位成員因此離開了組織,而另外尚有兩位成員繼續做著挽救工 協回歸正路的最後努力。如果他們的努力短期內不能生效的話,恐怕工協將不可避免地一步步走上以參選為主要發展手段的不歸路,就要墮落成投機政客的小幫派 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