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綠賽公投   人民利益遭割喉

李奎方

 

入聯公投案,在台灣內部還未成形,就因為民進黨逕自向聯合國秘書處發信,惹來一身腥。民進黨的入聯公投案,既不可能達到加入聯合國的目的,也不是真正徵求民意來決定國策的行為,其實完全是別有用心的把戲。它真正的目的就是騙取選票。國民黨沒有從現實的利害關係,指出民進黨的欺騙性,反而一同助長公投騙選票的聲勢。

 

保留或爭取聯合國的席位,從來都是中華民國(台灣)的國策。不論國民黨政府還是民進黨政府都一樣,台灣絕大多數人民的意見也是一樣。所以,為此舉行公投,根本是多此一舉。但實際上能否進入聯合國,就不是台灣單方面所能決定的了。這要看聯合國的章程和大多數會員國的政治態度。現在,全世界絕大多數國家(而且包括了所有的大國),都認為台灣和大陸都是中國的一部份,而且承認北京政府是唯一合法的中央政府(過去長時間則承認台北政府才是)。在如此的現實條件之下,不論台灣的人民和政府多麼齊心,也不可能硬闖到聯合國裡面去。

這個道理,陳水扁也完全明白。但他還是全力去玩申請入聯的把戲,因為,第一,除此之外,他拿不出任何事實來證明他在總統位置上為台灣人民的利益努力做了什麼事;第二,他希望刺激中共來大罵他,最好是對台灣大肆恐嚇,這樣就等於再一次為民進黨助選。

 

有一派支持民進黨入聯公投案的說法,認為只要中共不敢祭出武力恫嚇,台灣就算向前進了一步,最終可以提昇台灣的國際地位。既然如此,何以扁政權從2004年提出防禦性公投,乃至於近來的「四要一沒有」論,只換來雪上加霜的國際關係。民進黨這種「空談面子卻輸了裡子」的手法,只會加劇台灣孤立的處境,並與民意背道而馳。

 

另外一股堅持以台灣名義入聯的聲音,重點不在於改善對外關係,而是試圖

在兩岸戰禍的紅線前,拓展台灣主權的空間。他們只看到中共和平統一的策略,認為只要中共一天不認定台灣已經實現「法理台獨」,就還有試探空間。但問題是,台灣這方避免戰禍的停損點要設在何處?中共中央台辦及國台辦,日前警告台灣已「進一步把兩岸關係推向危險的邊緣」。此派論者認為既是危險「邊緣」時,就意味著還有空間嘛!即便對岸搞了軍事演練,也不是真的打過來呀。如此一來,就會不自覺地將台灣帶往追逐戰火的險路。台灣已經享有實質主權,這點是我們最需要守護的民主成果。我們的做法,是踩在實質主權的起點,爭取更多自主空間。但沒有道理,拿既有的基盤,當成測試戰禍的賭注吧!

 

不可諱言,現行台灣的公投與民調無異,僅能反應人民素樸的心願,卻極度缺乏政策思辯的民主討論過程。再加上兩黨在公投法立法時,合力對於公投連署制訂高門檻,政黨因而最有條件取得公投的發動權,全民意志僅被限縮在投票行為。因此,公投無法真正展現人民的主體性。台灣人民的自主性,必得站在爭取基層人民最大利益的思考上,考量時局的利害關係,而非只能在政黨私利的政策框架下,選擇政黨預先設定好的答案。如此,才能確保人民擁有完整的選擇權。

 

眼前,民進黨動用執政黨權限,推翻公投審議委員會駁回阿扁公投案的決議,還對杯葛連署的縣市官員,祭出移交監察院糾舉的處分。除非民間自主發起抵制行動,否則入聯合國公投案,勢必淪為國號爭議、2008總統大選的造勢舞台。加入聯合國的公投,將再度扮演台灣人民的俄羅斯轉盤。擺在人民眼前是兩條道路,一是扣下扳機,讓公投成案,在台灣對外關係沒有實質收穫的情況下,冒著挑動兩岸軍備競賽、升高戰禍的風險。另一條路拒絕連署,讓兩黨公投案過不了關。即便兩黨動用人力讓公投成案,也投下反對票。為台灣人民的前途選擇睿智、務實的道路,擺脫藍、綠政黨綁架人民的主體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