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十月倒扁運動現場報導

 

魏雁竹

 

施明德於十月十日發動「天下圍攻」大遊行後(約百萬人參與),顯然已面臨了轉折點。以下,我們綜合幾位全程參與同志的目睹經驗,集中報導當晚的抗爭如何在施明德搖擺妥協的錯亂指揮下草草收場。

 

        【讓出車道?】

 

         當晚從東區遊行回到台北車站後,倒扁總部就帶領群眾佔據雙向車道,並宣佈夜宿忠孝西路,而且聲稱不得到回應就不退卻。這時群眾的士氣極高,在場的人眼神堅定,透露著面對最後決戰的決心。聚集在火車站前的部份群眾,展現前所未有的自發性及力量。當晚剛過十二點,街頭上出現了一隊鎮暴警察。群眾自發地組成糾察大隊,看到警察逼進,一湧而上阻其去路。

凌晨1252分,副總指揮李永萍上指揮車,向群眾說這場行動的發起人是施明德,群眾應聽從施的決策和領導。李永萍強調施明德認為應該讓出車道,因為「今天不是決戰點」,且「我們的敵人是陳水扁,不是台北市民」。有人一聽此言,頓時激動了起來,當場起身對著指揮車上的李永萍大喊:「我們是來抗爭(體制)的!」

         許多群眾說,「一旦讓出一邊車道,接下來連另一邊車道都得讓!」。這有如九月十五日七十萬人大遊行後,聚集在台北車站,也是因為要讓出車道,人群散去,使得整個運動氣勢急速衰退。

         施明德說搞運動不能朝九晚五,許多人衝著這句話,白天工作,一下班馬上趕到倒扁集會場地,卅幾天來夜夜在集會場地留宿,為的就是要倒扁。總部說十月十日晚上要夜宿忠孝西路,請在場的人打電話邀集親朋好友來參與,很多人以為今天是玩真的。

         當晚近午夜時分尚有近萬人聚集在忠孝西路上,但在施明德與馬英九密商後,倒扁總部竟要求群眾撤離車道,許多群眾聽到總部這個命令,錯愕的表情全寫在臉上。群眾失望地說不出話來,有人咬牙切齒地直說自己被騙,簡直像笨蛋一樣。有位先生憤慨地大吼「搞運動不能朝九晚五,難道還可以選擇車道嗎?」;也有為數不少的人質疑起這些指揮們「根本沒有領導能力」,不配為領導。

         總的來說,留守現場的大部分群眾政治意識明顯有所提升,面對「與台北市民為敵」的恐嚇,許多人不以為然,因為他們知道自己在爭的是大是大非的問題。

 

        【總部vs.群眾】

         更可笑的是,總部召喚來一堆主流媒體常出現的「政治名嘴」來對群眾喊話。國民黨立委林郁方說我們是一家人,不要鬧家變,不要自己內部分裂;國民黨立委沈智慧甚至還向群眾說晚上公佈夜宿忠孝西路是錯的,向群眾鞠躬致歉。但完全得不到群眾的支持。最後名嘴姚立明竟然上台怒罵群眾,對大家說「誰不認同就回家去」。

         總部不斷地勸退,現場群眾最後因是否離開車道而分裂。多數群眾相信施明德等人有抗爭經驗,相信倒扁總部的領導們知道該怎麼做對運動最好,也認為我們不應「逞匹夫之勇」,因此接受施明德的指示,退進台北車站廣場。

        總部還派出各個指揮親自到車道上與不願離開的群眾當面溝通,但怎樣都無法說服他們撤離。面對他們打死不退的堅持,最後,倒扁總部在眾目睽睽下將指揮車駛離,此舉無異於宣示與那些不願離開車道的群眾劃清界線。

 

        【最後的驅散】

         凌晨四時,當權者再也按捺不住,將全台各地精銳警力調往台北車站,數量之多令人難以置信。數千名全副武裝的鎮暴警察,攜著長棍和盾牌排成看不到盡頭的隊伍,在哨音中踏著整齊步伐,從四面八方向群眾逼近。

         鎮暴警察進入集會場地,築起一道堅實的人牆,把仍留在車道上的近百名群眾圍在其中,就這樣隔開了堅定無畏的群眾和軟弱的領導。最後留下來的百餘位群眾手勾手緊靠彼此在原地坐下,不見一絲退縮。深夜冷風陣陣,紅絲帶漫天飄舞。一度,現場鴉雀無聲,肅殺凝重的空氣和層層包圍的鎮暴警察讓人以為重回戒嚴時期。優勢警力於短短數分鐘內就將在車道上靜坐的群眾抬離。

         倒扁總部對於群眾被鎮暴警察包圍、驅散,居然袖手旁觀,這就是他們口口聲聲講的「愛與和平」!他們只愛聽從他們指揮的人,不聽從者,馬上劃清界線,任由他們被警察帶走。在整個警方包圍、驅散的過程中,倒扁總部各指揮們消聲匿跡。曾說為了倒扁不惜犧牲的施明德主席、主動帶領群眾佔據忠孝西路的指揮簡錫堦、王麗萍,根本不知去了哪裡。

 

         這又是一場只有領導人的意志,卻沒有群眾自主力量的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