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評馬英九的兩岸關係路線

 

 左言

 

      馬英九訪美之行之所以能眾所矚目,引發了所謂的「馬英九現象」,這其中雖有許多主客觀因素,但根本的原因在於︰在兩岸政治對立、台海情勢有潛在戰禍危機的局勢下,馬英九體現了兩岸關係的新希望,而且這兩岸路線未來極可能成為兩岸關係的實際發展趨勢。

馬英九此行的言論主題是兩岸關係。而透過多次不同場合的論述,馬英九已完整地展現了他對於兩岸關係的看法。在基本原則上,馬英九的兩岸關係論述並未超越過去國民黨兩岸關係的基本格局。例如馬英九以當年「民主、均富的統一」的國統綱領來作為未來統一的條件之一,而他提議的兩岸關係五大處理原則(所謂的「五要」),以九二共識來進行協商、簽署和平協議、建立共同市場、台灣參與國際組織、兩岸文化交流等等,只是以更明確的語詞來重述去年連胡會的共識。

但相對於其他的泛藍人士,馬英九兩岸路線之所以更易被美國與台灣群眾接受,是因為他在兩方面表現了相對進步性與現實性,即兩個中國現狀論、民主自決原則。

首先,馬英九特別強調兩岸分治、台灣事實獨立的現狀。因為兩岸是分治的,兩岸才會各自表述一中,而九二共識若成為兩岸談判的基礎,這就反映了兩岸的兩政治實體的地位是平等的(雙方能以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中華民國來各自表述一中)。台灣平等的政治地位不僅表現在兩岸談判上,也應表現在國際事務的參與資格,所以馬英九進而批評中國大陸打壓台灣的國際空間,積極要求台灣能有平等身分參與國際組織。換言之,馬英九所界定的現狀,乃是「兩個中國」的兩岸分治。

其次,雖然馬英九方案的終極目標是兩岸一中的統一,但統一的根本條件是民主統一。一方面,兩岸必須在相同的民主制度下才有可能統一,而且統一還必須得到台灣人民的自決同意。馬英九指出,台獨或統一都是台灣人民的政治選項之一,所以即使國民黨提出未來兩岸統一,但這必須訴諸於台灣人民的認同。簡言之,馬英九的統一是建立在台灣人民的民主自決上。根據民主自決的原則,馬英九指出目前兩岸沒有統一條件(若急統,就無異於扼殺了台灣民主),並溫和地批評中共政權的專制措施。

兩岸關係不僅是當前兩岸社會的基本問題,更嚴重牽涉了美國霸權的全球戰略利益。兩岸若要順利處理兩岸關係,勢必要能滿足美中台三方統治集團的利益。中共政權的一國兩制或民進黨的法理台獨,都僅能滿足一方的片面利益而抵觸了其他兩方的基本利益。這也是多年來,為何兩岸無法展開實質的談判協商。而這兩種極端的取向,更不符美國對於中國大陸既需要在國際政治上拉攏(反恐、壓制北韓方面)、經濟利益上互補、與美國全球霸權地位潛在威脅的平衡。相對來說,馬英九的兩岸路線是最能符合三方統治集團利益最大交集的方案。

對於台灣群眾來說,法理台獨已越來越成為一個沒有出路而且是比現狀更糟的多的選項︰台灣會立即陷於戰爭浩劫、經濟崩潰、社會分裂、美國反對、國際孤立等等。但,另一方面,除非未來兩岸統一既能確保目前的台灣民主、又能帶來比目前更多的社經利益,台灣人民才有可能選擇統一。而馬英九的方案,正是從承認兩岸分治、確保台灣民主的現狀出發,而透過兩岸共同市場、文化交流的資本主義社經利益密切聯繫,來為未來兩岸資本主義社會的民主統一創造更有利條件。可想而知,在兩岸還未有階級運動的今日,他的兩岸路線不僅充分符合資產階級利益,長久來說極可能會得到台灣大多數民眾的支持(若未來兩岸勞動人民的政治力量未能發展的話)。

對於美國統治集團利益來說,他們固然不願為台灣獨立而與中國開戰,但他們同時忌憚於中國崛起的潛在威脅,而並不樂見台灣一面倒地快速地向統一方向發展,而寧願目前事實獨立的台灣成為牽制中國的戰略籌碼。持續地維持現狀(如此美國可以繼續掌控台灣這籌碼)是美國利益的最佳選擇。但隨著兩岸經濟一體化的沛然趨勢發展,若現狀必須變化的話,則這變化的過程與方向至少要不違背美國的基本利益。而馬英九這趟的美國行,就是積極推銷他的兩岸政策不僅是三方利益的最佳交集,而且在兩岸關係的未來發展過程中,更會妥善照顧到美國的利益。例如,他強調急統不可行、目前仍是維持現狀下達到兩岸和平、發展兩岸經貿。更重要的,他明言兩岸雖要和平,但台灣仍需軍事自衛能力,而會繼續向美國「合理的軍購」。這表明了馬英九的台灣,在可預見的未來將繼續是美國全球戰略的一環。

相對於馬英九,陳水扁的仇中路線當然更適合成為美國牽制中國的好用籌碼。但民進黨政府一昧玩火所帶來的反作用禍害,卻越來越遠大於它能提供的正面利益。因此,馬英九的兩岸政策若一方面帶來兩岸和平、不拖美國捲入與中國的軍事衝突,另一方面又保證美國在台灣的戰略利益,則馬英九路線會得到美國支持,將是遲早的事。

馬英九的兩中論、民主統一的兩岸路線,當然會嚴厲地挑戰中共政權利益,但在當前的現實條件下,中共與馬英九的兩岸路線是否有談判的空間?他們目前的利益矛盾是否有整合的條件,以逐步邁向最後的共識?

正如馬英九在美國說過,在台灣內部法理台獨的挑釁下,中共其實沒有別的選擇(馬英九說,中華民國至少遠優於台灣國)。不僅馬英九代表的是泛藍陣營主流路線,而且這方案很有可能會得到美國的支持而施壓中國進行談判。馬英九的兩個中國雖然不及中共的一國兩制,但他兩岸路線的許多具體提議,如經貿一體、文化交流,卻是為未來的兩岸一中鋪路。唯有兩岸展開往一中方向發展的密切互動與不斷的協商,兩岸才會有未來統一的可能。更何況,即使當前兩岸國家主權有嚴重爭議,但在大幅開放兩岸經貿、社會互動的過程裡,都大有助於中國大陸的資本主義發展,也充分符合中共政權的現實利益。基於以上的現實,中共不太可能拒絕在馬英九兩岸關係的架構下進行談判。

近百年來,歷經了兩次世界大戰的慘痛教訓,各國尤其是先進國的資產階級越來越能以現實利益的理性計算而在彼此的利益矛盾中尋求到相互妥協、衝突制度化的和平解決、利益分贓的策略。在這意義下,馬英九的兩岸路線不僅是目前最可行,恐怕也是三方資產階級所能提出的最佳解決之道。

若未來兩岸關係是朝此資產階級主導的民主統一方向而實際發展,則兩岸資本主義會大力提升,兩岸資產階級必然會在經濟與政治上更加鞏固他們的統治地位。這同時也必然會帶來兩岸勞動人民與統治階層的深刻矛盾與利益衝突。這衝突將不再是以統獨矛盾為主要內容而是無可化解的階級矛盾了。在馬英九兩岸關係路線提出與落實之後,兩岸勞動人民對於統獨問題的論述,勢必要在兩岸階級聯合抗爭的角度下來提出的。唯有在階級批判的論述下,兩岸勞動人民對於兩岸關係的見解才有可能超越馬英九的格局。我們將另文討論這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