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選和兩岸關係                       向青

 

    備受注目的台灣總統大選,雖然還有驗票等問題尚待解決,可以說最後結果還未確定,但是陳水扁和呂秀蓮已經得到選舉委員會宣佈為當選,所以我們不妨以民進黨勝選為前提來探討一下未來的局面。

    首先,值得指出,民進黨的勝利不算很大。它的得票率超過對方才02%。它本來宣稱比總統選舉更重要的公投,由於投票者不足半數,根本無效。可見民進黨(或者說是陳水扁)並未得到大多數人民的支持。所以,單從台灣內部形勢來看,已經可知今後民進黨並不能任意為所欲為。不過,這並不明確地表示對方(國親兩黨聯盟)跟民進黨差不多勢均力敵。因為,泛藍聯盟未必能夠維持下去,更不用說融合成為一黨了。況且,投票率相對不算高,競選過程中簡直沒有爭論到重大的實質的政治問題,民間還有廢票運動:從這幾方面看來,真正的民心還是個很大的變數,所以很難從這次選舉斷定誰真正得到了多大的民心支持。如果說這次選舉表明群眾對現狀、對藍綠兩大陣營都有很大的不滿,也許更符合實際。

    民進黨繼續執政會有什麼後果,大家都會首先想到兩岸關係方面。許多人擔心民進黨的台獨計劃會加緊進行,因此引起兩岸關係緊張起來,甚至於發生戰爭。陳水扁得到當選証書後很快就對外國記者說,他要不顧一切去實行在2006年「制憲」,08年「行憲」,為國家「定位」。我相信他真正會這樣幹的。許多人認為,這就是明目張膽的向大陸挑釁,是不折不扣的台獨行動,讓中共覺得有充分的理由動武了。為什麼陳水扁和整體民進黨這麼有恃無恐呢?為什麼我相信他們有恃無恐呢?

                           陳水扁有恃無恐   

首先,讓我們進一步猜想,民進黨打算制定怎麼樣的一部新憲法。我相信,那新憲法仍舊稱為中華民國憲法,這就是說,國號不改。但是新憲法中明確規定國家的領土只限於台灣的範圍。從兩岸關係上著眼,這部新憲法最有重大意義的就是這部分條文。我還相信,台灣當局會同時鄭重宣佈遵重兩岸現狀,而且爭取兩岸和平友好共處,還特別聲明這並非實行台獨,只是為國家定位。

    到了那時,毫無疑問,如果中共在有關台灣的思想上仍然和現在一樣,它一定認為台灣這樣做就是實行不要台獨名義的台獨,也就是偽裝的、隱名的台獨。因為這已經是正式割斷台灣同中國大陸的聯繫,宣佈台灣是另外一國了。因此中共就認為有充分的理由動武了。它甚至一定會認為,那時連美國和一切宣佈過支持「一個中國」原則的國家,都有道義上的責任站在它這方面。這種想法自然不無道理(本身合乎邏輯)。但是,我認為,如果中共就此真正動武的話,不但在政治上是很不智,甚至在道義上也並不如它自己所想的那麼理直氣壯,容易讓世人認同。

首先考慮政治問題。如果那時的國際形勢仍然像現在一樣,美國獨霸天下,敢於我行我素,我相信,它一定會說上述台灣的做法並沒有改變台海的現狀,不算實行台獨,因為中華民國的國號和疆域都沒有改變;如果中共動武的話,反而是中共方面企圖改變台海現狀了。因此,即使到時美國不直接參與台灣的防衛戰,也會用其他各種方法支持台灣對中共的的抵抗。美國的盟國大概也都支持它的立場。結果,即使中共最後能達到武力統一的目的,也要給台灣和大陸雙方都造成極大的損害,而且在大規模軍事行動結束後仍要對付台灣民眾各種方式的反抗。所以中共如果這樣做是十分不智的。

武力統一不但在實際上有很大的困難,講起道理來,中共也很難令多數世人信服。因為,雖然一個中國的原則已經得到大多數國家(包括所有強國)接受,但是外國並沒有同意大陸有權武力征服台灣。各國只贊成兩岸和平統一,而反對單方面改變現狀。中共方面近年也實際默認了,可以容忍台灣維持現狀。事實上台灣方面始終正式自稱為中華民國,也一直宣稱自己是主權獨立的國家。既然如此,為什麼以前中共可以容忍這狀況,現在就不能容忍了?當然,中共會說:從憲法上看,中華民國以前仍是包括海峽兩岸的一個國家,換句話說,是承認台灣和大陸都是中國的一部份,等於承認一個中國的原則;現在的新憲法卻把台灣和大陸分割開了,這豈不是等於正式宣佈台獨嗎?可是,人家可以說,這不過是符合你自己單方面的思想的道理而已。你死死抓住一個中國的原則,認為這個抽象原則高於一切,反倒不那麼重視現實狀況和實際利害。倘若站在客觀的立場上,從實際利害的角度看問題,應該注意到:以前的憲法把兩岸都當作中華民國的領土,等於要大陸也受中華民國政府管轄,卻沒有承認台灣要受大陸的政府或者中華人民共和國管轄。可見原先的中華民國憲法是明顯敵視中華人民共和國(事實上只限於大陸的範圍)的。現在中華民國憲法廢棄了對大陸的管轄權,等於消除兩岸敵對的關係,正式表示遵重現實狀況,為什麼中共反而不高興呢?難道中共寧可容忍那個在於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宣稱對大陸有管轄權,而不能容忍它宣稱只有權管轄台灣嗎?

上述的種種道理,陳水扁他們當然不會不懂,他們尤其對美國的霸權很有信心,所以他們有恃無恐,敢於搞06年「制憲」,為台灣「定位」,同時堅持說這並不是搞台獨,反而是改善兩岸關係的一步。他們相信美國會接受他們這種解釋,會保護他們,所以也相信中共不敢動武。

                      戰爭的危險

陳水扁這種政策到底是很危險的。雖然可以相信,在現實國際形勢之下,中共大概不會輕易動武,但是它不顧一切地動武的可能性始終存在。如果民進黨過於有恃無恐,很可能釀成大禍。其次,美國並不是絕對能夠我行我素的,有時它也不得不遷就一下中共,那時中共就比較容易打下台灣了。況且,現在大陸早已走資本主義道路,而且對外資大開門戶,很可能到了某一天,美國覺得為了從大陸方面取得更大利益而值得犧牲台灣。所以,雖然我相信陳水扁連任後一定著手搞新憲法等等,但他是否會一直搞到底,就是未知之數了。這要看各方面的反應是怎麼樣,也要看到時陳水扁自己會不會作出明智的選擇。其實,台灣人民普遍的願望,是維持不受中共統治的現狀;為了達到這目的,並沒有必要搞什麼「制憲」和「定位」。一廂情願的定位,並不會得到中共和各國政府的遵重,反而激起中共更大的敵意和更急於用武力解決。

一直到今天,在兩岸對立的關係中,大陸始終是實力較強的一方。照理,中共應該掌握著主動權和局勢的最後決定權。所以,陳水扁連任後會不會引起台海戰爭,決定性的因素也應該是中共的政策,而不是陳水扁的政策。但事實上,大約1990年代以來,主動權顯然是在台灣手上。每一次的危機都是台方引起的,中共反應強烈,結果卻每每事與願違,讓台獨派從中得利,惹人訕笑。中共一味怪李登輝和陳水扁壞蛋又狡猾,以及美國縱容他們,卻不曾檢討一下自己的錯誤。

                       中共的取向

現在陳水扁搞「制憲」和「定位」等等,結果會不會引起戰爭,主要不是看陳水扁打算走到多遠,而是看中共採取怎樣的對策。只要中共理智地堅持和平政策,不管陳怎麼挑釁,戰爭也可以避免(台灣主動發動戰爭,實際上沒有可能)。這並不等於要中共放棄爭取統一的目標,只是要求中共採取正確、合理的統一策略。

五十多年來,事實上台灣一直是獨立於中國大陸之外的一個政治實體。不管它採用什麼名稱和憲法,在實質上都沒有分別。中共如果肯承認這個事實(就是承認兩個中國或一邊一國或一國兩府的實際狀況),並沒有任何實際的損失,也毫不妨害它為改變這種狀況所採取的合理作為的實際效果。自從「改革開放」以來,中共常常標榜實事求是的態度。在台灣政策上,首要的態度正是實事求是。只要中共正式宣佈承認兩岸關係的現狀,就可以從根本消除台海戰爭的危機,而且就此已經可以把陳水扁搞台獨和騙選票的種種詭計的效果打消許多了。再順理成章地以平等、友好、開放、民主的態度去爭取台灣人民情願同大陸聯合起來,終於有一天合理的統一也能夠實現。自然,誰也沒有把握說服中共採取這種合理的態度。但這正是需要人民群眾發揮力量的場合。

島內族群關係

    鑒於民進黨一向的言行,許多人擔心陳水扁連任後台灣鳥內的族群關係會進一步惡化。這種危險性自然不容忽視。但我覺得,陳連任後未必故意去煽動猛烈的族群衝突,因為這並不符合他的利益。毫無疑問,以往他大大利用了族群矛盾。但現在他的目的已達,已經登上總統寶座,而且連任了,就不應再使族群關係惡化下去。平心而論,過往他雖然利用了族群矛盾,那主要是利用族群成見來騙取選票,倒還未至於搧起猛烈的族群衝突。如今在他自己統治之下,而且已經進入第二任期,如果發生猛烈的社會衝突,只會破壞他的統治穩定和聲譽(顯然他並不打算進行社會革命)。所以他沒有理由去搞這種煽動。至於利用族群成見來騙取群眾支持,他當然不會放棄這種手段。但這跟煽動猛烈衝突相差很遠,屬於不同的層次。

    還有「去中國化」和煽動反中情緒的問題。在這方面,我相信陳水扁一定繼續不遺餘力,尤其是如果中共繼續一向那種錯誤的高壓政策,向他提供可乘之機的話。煽動反中跟煽動族群衝突當然有關連,不過並不是同一個問題。關於這些問題,以及陳水扁連任所引起的許多其他問題,都留待以後再談吧。

200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