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约轰炸必须停止 科索沃人民有权自决
 

先驱社(1999年4月6日)



北约连日空袭南斯拉夫,自称是为了保护科索沃的阿尔巴尼亚裔人免受塞族屠杀。北约真是被压迫民族的保护者吗?作为北约成员国之一的土耳其,多年来不断屠杀境内的库尔德族人,迫使超过一百万库族人逃亡,北约一直用军火支持土耳其政府,反而指责反抗压迫的库尔德族游击队为“恐怖主义”组织。

北约从来不是阿裔人民的朋友。这次北约的轰炸,是因为科索沃的和平协议最后未能成立而引起的。事实上,不仅南国政府不满意北约所强加的科索沃和平协议,阿裔人民也很不满意。阿裔人民要求独立,北约所制定的和平协议只准他们的自治。过去,在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时代,科索沃本来是享有自治地位的。1989年米洛舍维奇政权悍然取消了科索沃原有的自治权,加紧压迫阿裔人民,从此阿裔人民才要求独立。这要求本是非常合情合理的。根据当今世界公认的人权观念,各民族都应有权自决,包括有权选择独立,这是基本人权的一个重要部分。但是北约却强迫阿裔代表在谈判中承认南斯拉夫的“领土完整”,只能满足于恢复自治地位。阿裔代表退让了,不要求马上独立,只要求三年后实行全民表决,也被拒绝。去年组成的阿裔游击队(KLA——科索沃解放军),面对东欧最强大的南斯拉夫军队,是个小得可怜的武装力量。北约并不支持它对南军的反抗,反而要求它解散。由此看来,怎能相信北约轰炸南斯拉夫的行动是为了保护科索沃的阿裔人民,为了主持正义呢?

北约的轰炸行动实际上能够帮助科索沃的阿裔人民吗?事实已经表明,南斯拉夫政府丝毫没有屈服的迹象,对阿裔人民的迫害行动只有变本加厉,致使大批阿裔人民家破人亡,逃亡境外,在饥寒疾病中挣扎求生。

米哈洛舍维奇政府压迫阿裔人民的行为,本来并非每个塞族人都支持的。相反,不少塞族人民支持科索沃自治、自决、还有更多的塞族人民反对整个米派的统治,导致九六年底米派在地方选举中大败。北约的军事攻击一开始,反而便利了米洛舍维奇政府乘机镇压一切反对派活动,在一致抵抗外国侵略的旗号下骗取人民的支持,同时助长了塞尔维亚人对阿裔人的敌意。

我们反对北约的轰炸,更反对进一步的军事行动,就是因为这些行动不会改善阿裔人民的处境,只会增加他们的痛苦,这不是正义的行为,反而是帝国主义扩张势力的表现。以美国为首的北约集团企图显示实力,让巴尔干各族人民和各国政府都乖乖接受北约的霸权,一切纷争都由他们作最高仲裁者。至于军事行动招致各族人民更大的痛苦,北约的统治者当然可以预料得到,但在他们眼中,这是不值得重视的。

有人也反对北约空袭南国,但理由和我们不同。他们的理由是:科索沃和塞族人的纠纷以及自治、自决等问题,都是南国的“内政”,外国无权干预。这种见解的逻辑,其实就是米洛舍维奇政府的有权任意迫害境内人民,外国不得干预的逻辑。按照这种逻辑,以前外国人士支持康、梁维新党或孙中山革命党,反对清政府的镇压,苏联政府先支持国民党广州政府反对北洋军阀,后来又支持共产党反对国民党南京政府,统统是不正当的;世界舆论支持八九民运,谴责六四屠杀,也变成罪恶了!我们坚决反对这种反动逻辑。

还有人从和平主义出发来反对北约的轰炸。他们说,一切问题都应该坐下来谈判,外国可以促进对话、谈判,不可以支持任何武力行动,更不可以参与武力行动。可惜他们说不出有什么纯粹和平的方法一定能够使蛮不讲理政府放下屠刀,坐下来同没有武力的被压迫者据理谈判了。

我们认为,绝对地不干预外国内政是没有的事,也是不可能的,而且不见得正当。维护各种基本人权,是各国、各族人民共同的权利,也是共同的责任。为了维护基本人权,各国、各族的人民应当而且必须互相支援。正当的互相支援当然只限于正当的方法。在科索沃问题上,任何人(包括政府)对阿裔人民自己反抗种族压迫和歧视的斗争,都是正当的。但是不可以妄图代替阿裔人民来包办一切,更不可以强迫阿、塞双方接受自己的方案。

我们认为任何民族都有权自决,有权脱离原属的国家,独立建国,但是并不认为每个民族都应当或必须离开其他民族去独立建国。许多时候这是不必要、绝难办到而且不见得有利的。百分之一百真正单一的民族国家实际上是没有的,根本不可能的。所以,不但要坚持民族自决的原则,同时还要坚持(更要坚持)民族平等的原则。在任何国家里面都要切实保障民族平等,禁止任何民族压迫和歧视。平等和睦的共处,是一切民族的共同利益。

总而言之,我们在科索沃问题上的立场如下:

北约立即停止对南斯拉夫的轰炸;
科索沃人民有权自决,有权独立;
反对任何民族压迫和歧视;
支持被压迫民族的反抗行动。

1999年4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