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劳动人民怎样选择?19963月)

 

向青

 

  在中共军事威吓之下,台湾正在进行第一次直接民选总统的活动。这次选举到底是中国民主进程的一道里程碑,还是假造民意的一场闹剧,或者是[如中共所指责的]借民选为分裂祖国护航呢?中共的威吓对这次选举会有什么影响?统独问题到底对台湾的劳动人民[就是绝大多数的普通老百姓]有什么利害关系?怎样才可以避免战祸或者避免被中共征服?各种社会运动者和左派人士是否应该积极参与政治?对政党应该采取什么态度?对于这种种有重大意义的现实问题,作者想提出一套看法,和站在劳动人民立场的人士共同探讨。

 

怎样评价总统直选?

 

  不但在台湾,而且在全中国的范围内,总统[作为国家的元首而且是实际的执政者]由全民直接选举产生,这还是第一次。中国是个历史悠久的个人专制的国家。虽然推翻帝制、建立民国已有八十多年,中国人民始终忍受着单一个或者若干个互相争权夺位的专制者统治。虽然有时那个统治者表面上是选举出来的,但从来都不是自由竞选,更没有过直接由全民普选产生。现在台湾实行总统直接民选,才第一次让人民直接挑选执政者,使执政者直接面对人民,向人民负责。暂且不谈这种形式的选举制度是不是最好的制度,实际上能不能最有效地保证人民的政治权利,这个制度的实施至少体现了主权在民的原则:任何个人和任何政治团体,都只有取得人民投票认可才有权执政,而且要几年一次定期地重新取得人民的认可;谁都不能凭过去的功劳、凭什么历史权利来独占执政权,凌驾于全体人民之上,免于接受人民定期的重新评审。你尽可以大有根据地指出这种制度的不足之处,甚至指出这种所谓民主的虚伪性,但你无法否定,这比起一党专政、万年国代、协商推选、等额选举、上层社会的选举特权等等,是一个明显的进步。

 

  现实的政治形势让这次选举成为有实际意义的竞选。不但反对党早已形成,正式合法活动了好几年,言论自由也算是具备了,连传统执政的国民党也发生了巨大的分裂,再不能维持实际上的政治垄断权。况且,统一还是独立、怎样应付中共步步进逼的武力威胁等等重大现实问题,明显地成为竞选的主题,等待着人民表示态度。人民对种种成为竞选争论的问题表示态度,至少可以算是民主权利的初步行使。林洋港、陈履安、郝柏村等人可以公开指责李登辉是引起海峡紧张形势的罪魁,他们并没有因此受到迫害,这证明台湾已经有了一定程度的民主自由。不论李登辉是不是搞台独,不论统独谁是谁非——那都是另外的问题──李登辉所领导的国民党已经在台湾建立了比较民主的制度,这点是抹煞不了的。这即使不能算是伟大的功劳,至少也不是罪过,而是进步。中共企图靠加上台独的帽子来抹煞这点,恰恰证明了中共自己死硬反对民主,而且悍然不顾或者无法了解台湾内外人民的感受。

 

统独问题和选民取向

 

  自从去年7月以来中共几次针对台湾的军事演习,目的都显然是打击台湾独立的倾向。这次在台湾竞选活动的时候把导弹射到台湾周围三几十公里以内,作用就更明显了。但是中共的威吓行动到底对于台湾选民的投票产生怎样的影响,却不容易估计。虽然四组候选人都明显提到两岸关系的问题,民进党的彭明敏还继续标榜台湾独立的立场,但是连他也没有表示倘若当选就立刻宣布独立,相反,倒强调要改对大陆的关系。民进党其它领导人数月前还说过,维持现状就等于独立,用不着宣布成立台湾国。李登辉嘴巴上仍旧很硬,可是他当然更不会宣布成立台湾国。而且有迹象显出,他如果连任,以后会减少一点太过刺激中共的做法。所以,很容易看出,不论谁当选,台湾仍旧是维持着实际上不统不独,也就是中华民国在台湾的现状。既然如此,统独立场这个因素对于选民投票的方向就没有太大的影响。至于中共威吓的影响,就更是正反难分了。威吓既会使有些人不愿投票给明显或隐藏的独派候选人,也会反过来使有些人故意投给彭明敏或李登辉,藉以表示不向中共屈服。那前提自然是相信中共不至于见到彭或李当选就实行攻打台湾。现在台湾内外多数分析家的判断,正是认为中共不会那么轻易决定攻打。如果台湾大多数选民都相信这种看法,中共威吓的结果就会对李登辉最有利。因为,让他当选连任既不会冒太大的战争危险,又可以避免助长中共的气焰。

 

统独问题怎样解决

 

  根据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台湾这次大选[除了直选总统以外,同时还选举国大代表]其实对于解决统独问题并没有作用。不但不能根本解决这问题,而且不会朝向解决推进一步。四组总统候选人都利用这题目来争取选票和攻击对手,但是这方面的实际政策彼此相差不多,而且谁都没有提出一套真正能够解决问题的方策。中共的武力恐吓也没有迫使现有那些党派更积极寻求这个问题的解决。各大党派都不肯接受中共那套实际等于招降的统一方案,他们自己又提不出真正符合海峡两岸人民的利益而又富于进取性的方案。中共那种恃势凌人的态度,恰好方便他们运用拖延等待的策略,在人民面前摆出无能为力的样子。但是,统独问题真的没有实际解决的善法吗?或者,像有社会运动者和思想上的左派人士的看法,这个问题根本不值得老百姓重视吗?我认为并不是。我认为,站在人民的立场,不应该轻视这个问题,应该找得到解决的办法。

 

  在统独问题导致台湾海峡战云密布之前,某些左派人士那种不重视统独问题的态度还没有显出太大的错误,甚至还可以说其实含有一些合理的因素。因为,多年来,在台湾的政治和社会运动的领域中,统独问题的影响实在太过份了。例如统独立场的分岐有时妨碍了工人阶级的共同奋斗,或者使某些工运团体成为国民党或民进党的附庸。那时,不重视统独问题正好有助于强调工人阶级的立场。但是,统独问题到底是不容工人阶级和左派轻视的。这点在目前的形势下变得十分明显。能否避免战祸,怎样保障台湾的安全,将来台湾人民要接受什么样的政府和生活方式……,这些都是普通老百姓也必须考虑的问题,除非甘心任人摆布。

 

  关心统独问题不等于必须在现有那些有力者所提出的方案之中选择一个,去拥护它。左派可以[而且应该]根据自己的见解和劳动人民的利害关系而提出自己的目标和方案。工人阶级传统的基本口号,是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不论工人阶级和社会主义事业遭遇什么一时的挫折,这个口号始终是完全正确的。所有那些挫折都证明,只有这个口号才代表真正的出路。所以,我们的目标应该是统一,而不是分离。当然,这并不表示我们要接受不论任何方式的统一,尤其不表示接受在统一旗号下的征服。

 

  我们所争取的统一,是两岸人民心甘情愿、自己选择的统一,是两岸平等商谈达致协议的统一,是在民主的基础上的统一。在这种合理统一的协议达成以前,一面暂时维持实际上互相独立的状态,一面继续扩大沟通,这自然是完全合理的。所以,在努力奋斗中,在实际发展的过程中,统一和独立不是绝对冲突,而是可以相辅相成的。独派和统派之间的关系也是一样。只要彼此都把大多数人民的利益摆在第一位,原先见解上有不同的着重点,未必就是不可调解的冲突。

 

统一有什么好处?

 

  上述的民主统一的立场,虽然可以显出不同于中共所企图强迫台湾接受的那种统一,可以不致引起台湾人民的抗拒心,但是不少人始终怀疑:这样的统一到底有什么好处呢?我们为什么要改变现状,要去接受统一呢?

 

  现状越来越难长久维持下去,树欲静而风不息,我们姑且不谈这点吧[虽然这点正是最强有力的现实因素,不容忽视]。因为这点明显带有太强烈的现实政治臭味。人们有理由说:不错,中共的压迫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但是它这样干是不合理的、丑恶的、反动的,既然它那方面理亏,就让它去改正,或者让我们设法教训它,而不应该叫我们去迁就它,向它屈服。

 

  统一最明显的一个好处,是台湾免除了沉重的军事负担。现在台湾维持着40多万人的军队,军费开支占每年国民生产总值大约5.4%,比世界平均数[4.9%]高出不少。这支军事力量的作用,就是与中国大陆对抗。一旦两岸统一,这笔军费可以移作建设性的投资,或者直接用来改善人民的生活,岂不是很好吗?

 

  40多年来,台湾经济发展的成就令全世界赞叹,台湾当局更引以自傲。现在台湾已经是工业化了的社会。劳工[工商企业中工人]总数400多万,占人口总数1/5以上,占就业人口的55%。但是工人从经济发展中得到的报酬却不大,比起资本家利益的增长差了许多。不论在工资、工时、工业安全还是社会福利任何方面,台湾工人的处境都比先进国家差很远。在目前全世界反福利主义的潮流中,台湾工人生活想得到改良更是困难。甚至,由于亚洲他国家和地区加入竞争,台湾工人的处境还有恶化之虞。只有工人的集体奋斗,才可以扭转恶化的趋势。如果实现了两岸统一,或者开始了认真的争取统一的努力,就不但可以把原先耗费在两岸对抗上的物质力量用来改善劳动人民的生活,而且可以把人民的注意从两岸对抗、统独之争这方面移到社会不公平和资源被滥用等等方面,更可以促进两岸人民的联合奋斗,大大增加未来巨大成功的机会。

 

  有人认为,现在台湾的平均生活水平明显比大陆高,人民享有的自由也比大陆多,这全靠台湾实际上保持独立才能够维持。一旦统一,台湾人民的生活水平就会被拉低。这种彷佛很合理的想法,其实是不切实际的。这种想法可以叫做工人的保护主义幻想,它以为资本主义的国家疆界可以保护工人的利益。在早期资本主义时代,这种作用是有一点的,现在不过是幻想而已。现在,世界经济一体化已经成为日常谈论的现象,国界早已不能阻挡资金和商品的流通,只有工人的流动如果不符合大资本的需要,才会受到阻挡。生产投资经常很方便地从高工资、低利润的国家流往低工资、高利润的国家,使高工资的工人失业或者降低收入。那些纯粹投机的所谓热钱,更是分秒不停在世界各国自由流转,掠夺着生产者。台湾和大陆虽然并没有统一,台湾的资本却早已大量流入大陆而且饱受欢迎了。最近中共虽然一再对台湾加以武力恐吓,同时却一再宣称继续欢迎台资。彭明敏也说,只要他当选总统,就会很快同大陆谈判三通,追求共同繁荣,这就是说要保证资本在海峡两岸自由追求最高的利润。所以,独立的台湾国决不能保证台湾工人的生活水平不让大陆拉低,只会驱使台湾工人和大陆工人互相竞争、对抗,让资本从中得利。资本可以越来越自由地两边走,工人却让国界束缚着不能联合奋斗。美国工人尚且不能避免让第三世界拉低他们的生活水平,何况台湾!

 

  工人的出路只有不受国界限制的联合奋斗,从争取局部改良一直发展到最后废除资本的统治。如果台湾工人不断追问:大陆已经推行每周工作五天的制度了,为什么台湾不可以?如果大陆的工人不断追问:为什么我们的工资比台湾工人低那么多?这样,双方都会取得改良,而且双方的奋斗也会结合起来。这种合作一直发展到合力争取成立民主统一的中国和没有剥削的社会,那时就会[也只有那时才会]给工人带来幸福而有保障的生活。所以,工人[就是一切靠工资、薪金维持生活的人]应该是统派,是最彻底的统派,不但寻求民主统一的中国,而且寻求民主统一的世界。

 

台湾人民怎样自卫

 

  去年夏天以来两岸关系急剧恶化,发展到现在中共把导弹射到台湾周围距离海岸只有二、三十公里的海面,责任完全是在中共方面。尽管李登辉的务实外交是否真正务实而聪明大有批评的余地,指他为暗藏的台独派也非全无理由,但是,根据民主的原则,应该承认台湾人有权独立,中共或任何外力都不应企图武力征服,台湾当局寻求扩展正常的对外关系也是应有的权利。不但台湾有权反抗中共的压迫,大陆的人民也应该反对中共这种横暴行为。如果中共征服了台湾,以后对待大陆人民也会更加骄横凶暴。关乎这些观点,我以前已有文章谈过不只一次,现在不必重复解释。值得进一步探讨的,是台湾人民有效的自卫办法。

 

  大家看到,台湾政府应付中共威胁的办法,主要是加强军事戒备,扩充和改良武器,尤其是寻求美国更多、更好的武器供应,甚至是军力的支持。民进党和新党也都支持这条路线。民进党对美国的支援抱有更大的期望。评论家一般也是根据这些军事因素和国际政治因素来分析战争的可能性和后果。我认为,用这种观点来看问题,结论难免是相当悲观的。第一,台湾本身现有的军力显然比中共弱许多,凭这样的力量不可能阻挡中共的军事占领。第二,如果中共很快进攻,美国和其它国家的新武器供应很难及时大量来到。第三,美军直接介入的可能性很少;一旦美军介入,问题就更复杂了,战争最后的结果很难预料[换言之,有多种不同的可能结果];但无论如何,一定是两岸人民的损失更加惨重。第四,即使美国明白表示准备用军力支持台湾,也未必能够阻吓中共,避免战祸;甚至可能反而刺激得中共更加疯狂,而且多少会致使一些真诚爱国的中国人错误地站到中共一边。总而言之,他们的办法不是对两岸人民最有利的办法,甚至有可能造成很坏的后果。我们人民需要更好的办法。

 

  台湾最好的自卫方法,就是立刻开始准备用人民战争来对付侵入的共军。共军可以有力量把台湾的正规军事力量摧毁,可是,如果中共的占领军在台湾不断受到游击队骚扰,到处都碰到人民各种各样自发的反抗,还有动人心弦的心理战,它是一定打不赢的,不但打不赢,而且很快就会军心瓦解,甚至会掉转枪口,成为起义部队。四、五十年前为什么本来弱势的共军能够打败强势的国民党军呢?主要就是因为那时共军站在人民这边,采用人民战争的方法。

 

  准备人民战争需要让民众普遍学会使用基本的武器的方法,而且要让民众及时地取得武器。如果台湾政府肯这样做,它立刻就有许多工作要做。为了让民众愿意参加自卫战争,普遍觉得原有的生活方式值得不惜流血去加以保卫,还要进行多方面的改革。正规军队里面也需要改革。例如要尊重人权,废除不合理的盲从制度,和并非指挥作战所必要的那种等级制度。倘若台湾政府积极准备人民战争的话,相信这是比任何其它备战行动更有效的阻吓中共的办法。我们很难相信现在的政府和不久选出的政府肯这样做。所以,准备人民战争的责任实际上就只能落到左派人士的身上。左派人士的力量还很小,更缺乏组织。所以一切只能从头开始,首先就是澄清思想和认定路向。

 

怎样才是真左派?

 

  这里使用左派这个名词,是指现在台湾一般人所了解的左派,也就是全世界普遍流行那种意义上的左派,而不是现在中国大陆和香港一般人所了解的那种左派,或者加引号的左派。关于这点,有必要澄清一下。这不仅是名号和定义的问题。

 

  左派这个名词,本来是指议会里面的反对派[非执政派],后来引申为一般的对现状不满意、主张重大改革的派别,特别用来指各种各样的社会主义者。在中国,左派简直等于共产党的别名,因为一向没有其它有力量的左派。自从以毛泽东为首,打着左派旗号干了许许多多非常荒唐的、严重损害人民的事情以后,尤其是到了以邓小平为首,又多多少少承认了这是错误之后,在中国一般人的心目中,左就变成了坏字眼,代表种种不顾人民死活,甚至直接以人民为敌的左的词句和相关的坏事。反过来,争取自由、民主和生活福利,倒变成派的立场。但这只是今天中国特殊的国情[还有港澳和海外一部份华侨里面的情况]。在台湾和外面的广大世界都不是这样,左仍旧是指自由、民主、社会主义、劳动人民的利益等等。

 

  在台湾,左派能够公开活动,只是最近大约十年的事情,到今天为止,左派力量还很小,而且立场还不够鲜明,更不一致。不幸,现在有些左派人士的论调令人非常遗憾,客观上损害了左派的名誉,助长类似大陆一般人对左派的误解。

 

  最明显的例子是劳动党的表现。他们以为中共那个一国两制的方案可以造福台湾人民,甚至以为中共的武力恐吓可以促使台湾人民接受那个方案,于是采取呼应的行动,而且以这样的立场参加去年年底的立法院委员竞选。结果自然是惨败。他们的错误在于盲从中共,以为中共自然代表社会主义,代表劳动人民的利益。他们既不了解中共在过去革命时代的局限性,更不了解改革开放以后中共的蜕化变质。这个例子证明:在台湾从事政治活动,必须对大陆也有所了解。

 

  第二个例子是今年129台湾学生反帝组织关于美舰通过台湾海峡的声明。他们提出三条要求:(1)美舰不得再进入台湾海峡;(2)废止台湾关系法;(3)美帝应停止任何干预台湾问题的企图。他们以为,既然美国是帝国主义,而且一向对台湾有野心,就足够证明他们提出上述要求是正确了。至于美舰这次行动出于什么动机,可能产生什么后果,以及美国的台湾关系法实际上起什么作用,他们觉得根本用不着具体分析一下。他们这种态度,显得他们是在帮助中共封杀台湾,迫使台湾屈从中共的支配。他们忽视了,在现实的关系上,中共的野心比美帝的野心对台湾人民的威胁更大、更急。他们同劳动党一样,不懂得现在的中共政权是什么性质,也不懂得台湾人民有权拒绝统一,有权接受外援来抗拒强迫的统一,保卫他们现有的生活方式。

 

  你尽可以认为人民现在的选择是错误的,或者认为现在人民并没有作出选择,那么你就耐心地向人民解释他们怎样错误,或者清清楚楚地向人民提出现在必需在什么与什么之间作出选择吧。你这种实际上迫使台湾人民除了接受中共支配别无选择的态度,无论如何不是真正左派的态度,自然也反不了帝。

 

  真正的左派一定尊重人民的自由权,懂得分辨人民的实际利益在哪里,知道革命党变成反动统治党并非稀奇的事情,而且不把任何人[包括自己]当作救世主。

 

社会运动与政治

 

  台湾的自主工会运动和左派政治运动都是在解严前后发展起来的。很早成立的工党和劳动党都企图把工会运动和政治运动结合起来。可惜工党很快消失,劳动党也很失败。现在的工会运动若不是附属于资产阶级政党,就是不介入政治,最近有些工运人士在探讨组织工人阶级政党的问题,这自然是个好现象,虽然不容易取得实际的进展。

 

  工人需要参加政治,而且需要自己的政党,这是毫无疑问的。倘若不介入政治,工会运动只能为工人取得微小、零散的改良。没有自己的政党,工人阶级就不可能取得国家权力,不可能改造整个社会,永远摆脱不了被压迫、被剥削的地位。

 

  有人以为工会同政党比较起来,属于低层次的工作,所以应该循序渐进,先发展工会运动,等到工会运动壮大起来,再从事建立工人政党。工人运动的历史告诉我们,并没有这样的规律。许许多多的国家都是先有工人政党,然后在工人政党的推动和领导下,才发展起强大的工会运动。例如法国、德国、俄国和中国都是样。所以,有了政治意识的工人和接受了社会主义思想的其它人士,都可以平衡地从事工会工作和工人政党工作。至于个人的工作重心放在哪方面,那是另一个问题,不可一概而论。但在整体来说,政党应该在工会运动中起核心的作用,二者相辅相成。

 

  其它方面的社会运动,例如妇女运动、学生运动、农民运动、环保运动、原住民运动,同社会主义的政党运动的关系,基本上也好像工人运动一样。所有这些社会运动如果不同社会主义的政党运动配合起来,就不能够实现彻底的改革,达到远大的目标。各种社会运动互相之间的合作,常常也需要政党从中协助。

 

  工人运动或其它社会运动同政党互相配合,当然并不表不工会等团体要受政党支配,或者按照政党的分界来划分工会等团体。工会等团体应该是独立自主的群众组织,容纳各党各派在其中按照民主的规则活动,各党的党员只能以工会等组织的成员身份来争取政党的路线被采纳。换句话说,所有社会运动的组织都应该是容纳各党各派的统一战线。

 

左派与大选

 

  目前台湾正在进行大选的活动,左派人士当然应该积极参加。最理想的参加方式,自然是提出左派自己的政纲和候选人,参加竞选。可惜现在左派还没有这样的力量。这不但是因为左派本身太弱,而且因为现行的选举制度很不民主,故意把参选条件定得非常高,不让穷人和小党参加。尽管这次直接民选总统被吹捧为历史性的事件,其实完全是资产阶级和传统政界的把戏,四组候选人都代表资产阶级。在这样的情况下,左派该怎样投票呢?可以有什么作为呢?

 

  左派可以把四组候选人仔细考察,从其中挑选比较好一点的,或者比较不那么坏的,投票给他们。最好能够向候选人提出要求和考问。这样,可以考察得更清楚。即使结果觉得没有一个候选人值得投票支持,这种积极考察也是有意义的。

 

  有人主张抵制选举,抗议选举制度的不民主。我认为这是消极的态度,没有什么好处。我们马克思主义者也有时采取抵制选举的政策,不过那是在革命的形势中,革命党号召群众继续革命行动,抵制那企图转移人民视线的虚伪的选举。那时强大的群众抵制足以使选举办不成,或者明显地变成出丑。现在显然没有这种条件。一个弱小的派别与其花费气力去号召抵制,倒不如尽力对现有选举制度和候选人作具体批评,同时宣传迫切的政治要求和需要工人阶级的政党和候选人。

 

                                                                                                        1996312

 

原载《台湾人民怎样选择?》,向青、郑谷雨着,新苗出版社,1996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