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运前线
香港工运

较新

不争职场民主,更待何时?

——谈亚视和Erwiana

区龙宇

劳动尊严与理大人之死

——记关综联的占中商讨日

区龙宇

加入工会,加强工会,

自下而上抵抗官商勾结! 

陈丁

双重的反抗

━━谈谈扎铁工潮的意义

刘宇凡

缩短工时吸纳失业!反对新自由主义!

发展工人政治力量!普罗大众当家作主!

立人

要社会化,不要私有化、外判化

──对当前瘟疫危机的应有回应

2003年五一劳动节宣言)

刘宇凡 先驱社

资助机构扶康会大调动员工,高层意欲何为?

谭亮英(香港福利工作员协会理事长) 

减薪风潮肥上廋下   

谭亮英

声明)强烈抗议

科大剥削清洁工人权益   

要求会见科大校长朱经武教授

香港物业管理及保安职工总会清洁工分会(转载)

反对政府减薪

公营私营员工团结,

反对政府大财团轮流减薪  

先驱社 

缩短工时 有工大家做  

不要富豪专政! 

先驱社

政府瘦身减薪犹如抱薪救火 

刘宇凡

福利倒退的全球化 

香港福利工作员协会

社福机构管理恐怖主义睇真D    

谭亮英

「全世界劳动者团结起来」

──包括美国工人运动吗?

迈克尔.耶Michael Yates

庆祝五.国际劳动节声明(转载) 

公务员及资助机构政策联席委员会

笔过推行还不足半年 

无良机构已打同工主意 

谭亮英 林致良

保障就业 政府有责!

反对财团垄断民生!不要富豪专政! 

先驱社

五一国际劳动节的起源 

树根

工会有何用?工会是什么? 

向青

在输劳问题上的工人阶级立场 

黄芳

私有化是什么? 

廖化编译

香港工资过高?谎话! 

刘宇凡

提高什么力谁共渡时艰? 

向青

缩短工时吸纳失业!  

许由

「我们之间的方向没有矛盾」

──房署员工声援房署外判工人

林民焯

社福私营化政策接踵而来(转载)

香港福利工作员协会

反对房署剥削外判工人(转载)

香港物业管理及保安职工总会

提防假询-以房署为鉴

林民焯

怎样看待社署召开的「一笔过督导委员会」?

工会应否参加?怎样参加?

香港福利工作员协会

社署强行一笔过,社福界同工怎么办?

林致良

小心米奇网上签名运动

联署信)

谈谈资本外转移与就业问题

许由

无良机构发晒烂渣 前线同工团结自救

陈英

2000年10月21日教协举办反对语文基准试讲稿

林民焯

社署新署长继续挑战员工

香港福利工作员协会

联合声明

笔过拨款迫机构不人道管理   

撤销一笔过拨款

制止「无良机构」欺压员工,社署有责

社会褔利机构员工会
起居照顾员及家务助理员协会
复康机构工场导师会
香港褔利工作员协会

 

较旧

普罗大众怎样才能保饭碗?

先驱社

从屋村清洁工人看房署管理公司化

王锦欢

谈谈合作社、工会与劳工教育

刘宇凡

房委会扩大私营参与计划的谬误

林民焯

房署及水务署私营化的影响

资料室

外国私有化的可怕经验

许由/编译

卫公营社会服务及公屋,反对私营化

阿英

私有化是什么?

转载

英国火车灾难与私有化

廖化/编译

公务员反抗私有化的前路何在?

廖化

纾解民困为己任(转载)

林民焯

跨国企业生产行为守则与工人结社自由

丹心

「资源增值」,福利界同工仆直?!

陈英

为什么普罗大众要支持房署员工反私营化大行动?

刘宇凡

公营部门与普罗大众利益攸关

许由

提高什么力谁共渡时艰?

向青

社署上层才要减薪,中下层决不可减!

陈英

海陆货柜员工事件簿

丹心

电讯员工力量何在?

──美国电讯员工罢工的启示

陈东

电讯自行戳穿「劳资一条船」的神话

许由

某大酒楼集团投资失败,向工人开刀

来论

反对削减综援 争取就业保障

致良

综援养紧乜野人?

阿英

组织起来,应付裁员减薪的威胁!

先驱社

工会有何用?工会是什么?

向青

临时市政局剥削清洁工人

蔡建诚

普罗大众如何抵抗裁员减薪潮?

刘宇凡

愤愤不平有理,策略还须讲求

廖化

电讯员工的心声

丁洋

发生工潮,工人应否要求政府介入?

许由

香港工资过高?谎话!

刘宇凡

要求老板阶级「负起社会责任」?

许由

反击减薪招数

先驱社

 美国通用汽车工人罢工初胜

廖化

七一民间再上路》声明

人权阵线

最低工资制的真真假假

刘宇凡

在输劳问题上的工人阶级立场

黄芳

保护外劳的法例必须确立

丹心

消息还是好

━━谈谈有关香港收入不均的一些数字

吴欣

试谈「合一事件」

龚涉

社署卸膊,福利界员工受害

阿英

不要把外劳当作代罪羔羊

廖化

提供就业机会,有何良策?

试谈政府兴办公营事业

岚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