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自《工人力量》2001年第1期)

该刊通讯处:台湾116木栅邮政3-235号信箱

E-mail: laborleft@edirect168.com

laborleft@ms64.url.com.tw

社论

保卫工会,撤回恶法!

——反对官资连手打击工会的企图!

《工人力量》编辑部

伪装进步的劳委会劳动三法修正案

84工时案后,台湾劳工又要面对一个新的挑战:劳动三法——工会法、劳资争议处理法和团体协约法的修法斗争。早在十多年前,国民党就试图修改工会法、劳资争议处理法,企图压制当时的自主工运。团体协约法这个尘封已久,在实务上很少碰到的法令,则是在去年缩短工时斗争过程中,资方团体力主修订的。资本家希望政府赶快修订劳动三法,让资方的意图能够透过所谓劳资协商,强加在劳工身上,而让劳基法越来越形同具文!

为了顺应资方的要求,322日劳委会通过了劳动三法的修正草案,并宣称这项修法具「有相当的进步性」,陈菊主委还说这是「堪称历年来纳入最多劳工团体意见的法案」,「希望工会能在新的劳动法令下更蓬勃发展」。然而,新的修法版本不但延续了许多国民党时代的恶法,还企图进一步的打击、瓦解工会,我们实在有必要拆穿劳委会的谎言!

第一大问题:分化工会团结,瓦解工会

工会法第12条规定,年满16岁的工人都有加入工会的权利与义务,这项规定被称做「强制入会」。这个说法其实并不太恰当,因为在现实的工会运作中,并不是所有具会员资格的工人都加入了工会,国家也没有落实相关的法令,并处罚阻挠劳工加入工会的资方。在自主工运兴起后,国民党政府就一直希望把「强制入会」改为「自由入会」,目的当然是希望削弱工会的实力,让工会更不具代表性。在劳工团体的反对下,这个企图至今未能得逞。

「自由入会」制是假个人自由之名,行破坏工会团结之实

民进党执政后,仍继续推动「自由入会」,只是这次抹上了「进步」的色彩:劳委会以所谓「保障劳工结社自由,落实工会组织自由化」的理由,订定两年落日条款,将工会于两年后改为自由入会。我们认为,目前工会实力不够,劳资力量对比悬殊,国家又不愿严惩资方对工会的打压(所谓「不当劳动行为」),贸然实施自由入会制,将会使许多工会更难抵挡资方的打压与干涉。就在所谓「强制入会」下,资方仍不断地干预工会事务,威胁利诱劳工不参加工会,自由入会将会使问题更加严重,当大批劳工无法参加工会时,工会的代表性与实力将大为削弱。所谓的「结社自由」将只是打击工会团结权的糖衣毒药。

目前,强制入会虽然没有真正落实,却是劳工对抗资方分化工会企图的凭借,也是消除部份劳工不加入工会,却想坐享工会福利、权益的搭便车心态的手段之一。个别的劳工绝对无法抵挡资方的压迫,只有组织起来才可能有力量,所以要真正的保障劳工,就是要让劳工能有强大稳固的集体力量,我们要的是集体的自由,是让劳工有自由去选择最能团结壮大的组织形式,而不是拿「个人自由」的虚假口号来欺骗劳工。

第二大问题:剥夺、限制劳工罢工权,强行取消工会最后防线

罢工、怠工等团体行动权,是劳工能够与资方抗衡的根本凭借。这些权利一旦被剥夺,劳工就算能组织工会,其作用也大大降低。在许多有工运传统的国家,罢工根本是稀松平常的事情,从政府雇员到私人企业劳工,包括民生公用事业、医疗事业、教师在内,罢工都是解决劳资争议或挑战国家不当政策的重要手段,为了社会进步,许多民众也忍受罢工带来的不便。长期以来,台湾统治者却将罢工视为洪水猛兽,想尽各种方法来加以限制。

在现行的工会法和劳资争议处理法中,怠工被明令禁止,而罢工则被限定在个别企业厂场的劳资关系中,先排除了工会彼此声援的同盟罢工和反对政府伤害劳工的不当政策,针对国家权力的罢工行为。同时罢工被定义为只是劳工消极的不工作,而那些让罢工得以有效进行的行为(如罢工纠察、工厂围堵等)都排除在外,大大的窄化了罢工的意义。在个别企业厂场的劳资争议中,又规定只有调整事项可以罢工,罢工被局限在极为狭隘的范围内。加上工会组织率的低落,台湾有可能行使罢工权的劳工实在微乎其微。

民进党政府的新版本比国民党时代的旧法更坏!

在劳委会的新修正版本中,不但沿袭戒严时期的恶法,又在国民党时代的修法版本基础上略加调整,进一步剥夺劳工罢工权。一方面,规定电力、自来水、航空管制等行业不得有罢工等争议行为,再限制电信、大众运输、公共卫生、石油炼制、燃气事业采争议行为要有三十天冷却期,而电信、大众运输、公共卫生、石油炼制、医院、燃气事业工会罢工,需在三日前通知雇主。除了剥夺、限制特定行业的罢工权外,更明定罢工期间雇主可以不给付工资。最后,在台湾劳资关系如此不对等,而罢工又极其困难的情况下,还赋予雇主锁场的权力。劳委会在给劳工套上一个个紧箍咒后,还加强资本家的力量,这样的修法还有何进步性可言呢?

第三大问题:工会组织与结盟的障碍依然存在!

工会结盟的基本精神就是工人的自主,我们要组成什么形态的工会、组织的范围多大、要和谁联合、要采什么样的组织架构等等,都应该由工人自己自主决定,而不应由官方设下许多框框,从筹备到运作也无须官方的介入、干涉,限制工会的组织与结盟!

长期以来,工会法一直被批判为「工会戒严法」,是统治者用来箝制工会发展的工具。工会的组织型态以及筹组、成立、运作到进行结盟,无不受到法律层层束缚。工会力量的强大是各国都不愿意见到的,但是在长期的奋斗下,各国工人对政府的控制有了不同程度的突破。南韩的工会原本也是厂场工会,而且只有一个御用的全国总工会,现在不但成立了自主的民主劳总,也开始打破厂场工会限制,推动单一产业别工会的成立,还组成了全国性的女工工会。在北美洲,美国和加拿大的工人常常依照产业别,组织跨越国境的单一产业别工会,将美加两国的工人组织在同一个工会里。这些型态的工会都是在台湾不可想象的!

教师、公务员能否组织工会还是未知数!

据说结盟自由是劳委会此次修法的精神,但是我们拿工会组织和结盟自由的精神来衡量劳委会草案,可以说是完全不及格。从修法草案来看,饱受批评的原条文第四条「各级政府行政及教育事业、军火工业之员工,不得组织工会」,在这次修法中被删除了,表面上这似乎是个进步,但是玄机在修正版的第一条中的一段文字:「本法未规定者,适用其它法律之规定」,也就是说,教师、公务员的团结权将可能适用教师法和研拟中的公务员人协会法,只能组织没有争议权的公务员协会、教师会,而不是有工会性质的组织!

「全国性产业工会」看得到,却办不到!

在修正案中,虽然打破单一县市级、全国级总工会的限制,但是工会结盟的组织区域还是受限于官方设定的「基层——县市级——全国级」框架中,而不是由工人自己选择组织和结盟的基础。新增订了「全国性产业、职业工会」,看起来似乎能够让台湾工会走向各国工会的基本类型:单一产业别工会,以产业别为基础形成强有力的单一工会,突破厂场工会的弱点。但是,要组成这样的全国性产业工会需要会员分布在三分之二以上县市(=16县市),对产业工人来说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这样的条文完全是画大饼,看得到,吃不到!可以说,新草案相较于旧法,虽然有了调整,劳工还是无法依照自己的需要选择组织的基础或是结盟的对象,工会组织和结盟的障碍依然存在!

从整体看,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保守修法、倒退修法!

怎么样看待这次的劳动三法修正草案呢?从个别的条文看来,比起旧法好像有些改进,可是我们稍微想想就会发现,劳委会修正草案不但沿袭国民党时代的恶法,同时凡是有所改进的部份,都是工运这几年来自己争取来的:是先有县市和全国产总的成立,才有工会联合组织的部份自由化,政府机关和教育事业技工工友突破法令,组成了工会,才有组织工会行业别限制的部份开放。

而在那些关系工会生存与战斗力的条文,如罢工权、强制入会问题都往保守退步的方向修改。当工会赖以生存的基础被削弱,当工会得以集体捍卫劳工权益的最后武器被剥夺,那么在会务自主、联合组织自由化的小小改进将没有实际意义!所以,从整体来看,这次劳动三法的修法版本是不折不扣的退步修法、保守修法,是劳动法的「改恶」!是我们必须反对的!

我们可以做什么?

劳动三法是攸关工会生死存亡的重要法令,我们绝不能有任何轻忽之处。面对接下来的修法斗争,我们应该:

■利用工会各种会议与劳教机会讨论劳动三法修正案的种种问题。

■联系其它工会,包括各上级工会,推动他们一起关心这个议题。

■制作文宣品,向工会会员们说明劳动三法修正案对劳工不利的地方。

■讨论、宣传、教育的目的当然是为了行动,也就是准备参加或发起有关抗议劳动恶法的行动。今年五一,由工会、工运团体、青年组织发动的「劳工要生存、社会要改造」大游行,就以「保卫工会」,反对恶法为重要诉求。当然,不是五一过了,事情就结束,我们还要准备后续的行动!

■密切注意劳动三法的修法进度,在未来立法院修法时,关注立委的态度,并以此检验他们的立场,决定我们在年底大选投给谁!

■如果您没有加入工会,或是您的工作场所还没有工会,请加入或组织工会,并让工会更健全、更有力、更民主。您需要任何协助,请与本刊联络。

如果您需要劳委会版的劳动三法草案,或是想进一步了解这些法案的问题,请与本刊联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