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劳工团体抗议缩短工时修恶声明

政府无能!工人无辜、请勿栽赃

2000/11/24

(转载自台湾电子刊物「苦劳网」)

加盟团体:全国总工会、全国产业总工会、台湾劳工阵线、劳动人权协会、工人立法行动委员会、苦劳工作站、银行员工会全国联合会、公营事业工会大联盟、敬仁劳工中心、台北市产总、台湾社会研究院、新世代青年团(持续加盟中……)

执政的民进党21日首次召开九人小组会议,府、院、党、会讨论响应在野联盟诉求,唯一具体结论竟然是法定工时大倒退;次日行政院院会又以惊人效率配合通过工时修恶,我们对新政府的执政能力感到心寒,竟已沈沦到黔驴技穷,只能学旧政府靠打压劳工来挽留资方,我们绝不接受。

我们认为,导致当前经济败象的主因是政局乱象,法定工时倒退两小时,根本无助于解决问题,更无法挽回贪得无厌的企业出走;22日晚间企业龙头聚会后对工时案响应冷淡、继续要求开放对外投资,即可窥知一二。

行政院应停止分化劳工,要求企业根留台湾

失业率上升已是持续几年的现象,921大地震后又雪上加霜,当时根本没有缩短工时因素;而今年企业加速出走、赶搭登陆列车,上半年已形成趋势,也与工时缩短无关。行政院抹黑我们是:有组织的国营工会争取缩短工时,造成无组织的中小企业劳工失业。这种偏离事实(我们成员中很多来自民营中小企业的自主工会,而国营工会目前工时多半已接近42小时)、恶劣的分化手法,与旧政府又有何异?

廉价劳工政策是饮鸩止渴,拖的愈久、死的更惨

我们认知部份企业生存困难、关厂增加,但那正是因为旧政府采取引进外劳、不调整基本工资、不缩短工时等廉价劳工政策的恶果,长年让企业藉国家力量苟且偷生、怠于升级,当东南亚及大陆追上台湾时,自然兵败如山倒。新政府沿用旧政府毫无国际竞争力的廉价劳工政策;短期讨好信息被蒙蔽的无组织劳工,长期却会害死劳资双方。

行政院应表态:卖了劳工,也留不住企业,谁负责?

如果新政府坚持多做两小时能防止关厂失业,我们也可以考虑退让,但不能口说无凭。因此,我们主张:除非行政院要求资方团体与各大总工会签订根留台湾的合法团体协约,否则在工时案上劳方绝不退让,并要求陈水扁总统兑现二千年前实施四十小时的支票。

行政院既毁约(613协议)在先,就不应再以废约欺骗社会

行政院目前不断以所谓劳资双方在613曾经达成44小时共识为由,替政策倒退来狡辩。姑且不论当时签约劳方根本处于信息不足的签约不平等状况,至少行政院无法否认,当立法院在616通过两周84法案后,行政院畏于倒阁压力,不但立即表示接受,之后又数次公开重申不提出复议案,行政院既不坚持协议中的44小时,等于已公然毁约(至少对资方背信)在先;劳方为何还要配合毫无诚信的行政院来遵守已被毁坏的协议?我们认为再用这个被各总工会谴责的协议来作宣传,不是无耻就是恶毒。

大法官会议解释前,修恶草案不得送出门

行政院及劳委会既然当时怯弱不提复议,就别想回到6/16立法前的共识,现在一再宣称当时共识,根本就是不负政治责任;如果要继续宣称,必须有人为当时不提复议下台负责。

且行政院没有在616之后十五天内,针对84小时法案提出复议案,却于五个月后接受体制外的九人会议决议,提出倒退修法案,这是公然践踏宪政体制,践踏立法院尊严!我们认为应比照废核案,送请大法官释宪;大法官释宪前,工时案应维持立法院已通过、总统公布的法律现状,即84小时案。

回归44小时就是阿扁竞选支票40小时跳票

要过渡到四十小时,两周84小时显然比每周44小时更有利(资方可提早适应,6/16立法院表决后,民进党团李文忠也是如此宣示的),弃守84就是放弃40小时;所谓过渡两年,极可能变成永远44,劳工绝不接受这种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