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薪风潮肥上瘦下

谭亮英(香港福利工作员协会理事长)  

 


政府声称为了弥补财政赤字,需要立法减公务员工资。除了十八万公务员外,更影响到十五万资助机构员工。

 

政府不断「制造」民意,说一般巿民的工资早已大减,所以公务员和资助机构员工应该照样减,这样显出与巿民「共渡时艰」。政府的逻辑就好像强盗为自己的打劫行为辩护:我打劫了其它人,如果只放过你,便对其他人不公平,所以连你也要被劫,让你和其它人一起「共渡时艰」。政府和大商家(如田北俊之流)高举这个歪论,不过是将减薪合理化而已。

 

说到政府财赤,本来是政府高官过去偏袒大财团的低税制造成的后果,现在却要公务员及资助机构员工去承担责任,而大财团仍然继续享受着超级低税。其实,如果政府实行累进税,增加大财团对社会应有的承担,所谓「财赤」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

 

我们也不要接受所谓薪酬趋势由巿场调节,整体工资不得不下调的所谓「事实」。事实上,大财团仍然在赚大钱,企业上层管理者的薪酬仍然是天文数字,公共事业继续享受丰厚利润。为什么巿场只会压榨打工仔,而偏帮大商家、大财团呢?

 

我们打工者需要另一种「共渡时艰」:就是全体打工者(不分公营私营)的团结,一起保卫工资和生活水平不容压低。我们断不能接受立法减薪,同时也不能接受减薪本身。作为代表工人的工会领袖理应尽量揭露减薪的不合理。可是,最近有位社工工会负责人却发出声明说「尊重公务员调整机制的建议」、「不担心同工对减薪有抗拒」、「相信同工会接受将会减薪的事实」。这位工会负责人是否知道要工会来做什么?工会当然是要来维护工人的利益,反抗资方的压迫,它当然不应反过来维护资方的利益,也不应站在调和工人和资方利益的中间角色。对于违反工人利益的事情,工会绝不能支持,反而要尽力去反对。这是天经地义的,不然就不是真正的工会了。如果有工会负责人竟然对工人被减薪不反对,反而公开叫工人「接受将会减薪的事实」,那么,大家想想:他究竟是为工人说话还是为资方说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