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福机构管理恐怖主义睇真D
谭亮英


自「一笔过拨款」推出后,有良心的福利机构已经买少见少,不少机构相继暴露出无良雇主的面目。在工会、同工、媒介不断揭露下,这些无良机构好像有所收敛,但是事实上,他们只不过是学得聪明罢了。他们不再以机构政策的层面去把前线员工裁员、减薪、削福利,而将无良任务下放到服务单位的主管身上,以「管理恐怖主义」的形式进行。

本会最近收到不少同工投诉,指出所属服务单位主管的恐怖恶行:

(恶行一)针对年资高(工资已过中位数)的基层前线同工:
不断挑剔他们的工作表现,动辄以芝麻绿豆的小事,发警告信,召同工入房「照肺」,践踏同工尊严,一位机构主管对下属说:「茶楼企堂值七千蚊,我觉得你连五千蚊都唔值……」惨受侮辱的是一位服务多年、甚少犯错的同工。这样践踏同工尊严,处处出言恐吓,令不少同工在惶恐不安的环境中工作,有同工甚至被压逼至精神受损要看精神科医生。

(恶行二)无理警告:
有同工因高声提醒老人家小心跌倒,被指侮辱服务对象而受到警告;有同工给予服务对象一小块小食而被指会「严重」损害其健康而受到警告;还有同工被指撕去壁布板一小角纸屑,被警诫可能要冻结增薪点;更有人整个月内迟到了一分钟而被指是「经常迟到」,若没有「改善」可能要「抄鱿」。

(恶行三)「莫须有」的罪名:
有同工突然被主管召唤,煞有介事地说有服务对象「投诉」他的不是,该同工立即问若真有投诉,主管是否根据服务标准所定的程序进行,主管立刻转变口风,说只是「间接」听到有同工「转达」服务对象的意见云云,想与同工「倾下偈」。
还有主管用「审犯」的口吻,说他接到其它同工投诉,说该同工犯了严重过失,但在同工一再追问投诉的具体内容、事发地点、时间、人物时,主管却一直含混其词,说话前后矛盾,最后在理屈词穷之下,说一句「我点都会秉公办理」,草草了事。

上述部份服务单位主管所为,完全违背了社工行为守则,亏他们在注册为社工时,还信誓旦旦地说要维护社会公义,扶助弱小、尊重同工……。在现时的社福机构,为求取悦社署高官以求生存及发展的形势下,我们有理由相信这类主管的恐怖管理是得到机构的默许甚至是鼓励的。机构不但在准备大规模裁员、减薪(有的已经实行了),更容许中、基层主管锁定高年资同工为目标,逐一击破,这明显是借刀杀人的丑行。

社福机构过往在没有财政压力下大讲道德,但在一笔过推行后,社福服务一步一步私营化、外判化、市场化,机构为求生存及持续扩展规模,竟然「不能人道」,将「道德」抛诸脑后,虽然不是每个单位的主管都立即「变态」,但事实上在这形势下,也助长了一些「心术不正」的单位主管,透过种种手段,迫走年资高的同工,以搏取上层「欢心」,同时更制造白色恐怖,处处优待「自己人」,排斥异己,同工的人心惶惶,这实在是社福界的世纪灾难。

社福机构之所以出现管理恐怖主义,完全因为政府高官助纣为虐。一笔过拨款正给予机构主管滥施权力的机会。同工面对这情况,只有逐步建立同工之间的团结精神,加强联系,互通消息,才是真正的应付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