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笔过推行还不足半年
无良机构已打同工主意

谭亮英 林致良

今年年初,当社会福利署强迫资助机构开始实行一笔过拨款的时候,我们已估计资助机构为了应付政府的拨款额减少,或迟或早会拿员工,特别是前线非专业员工来开刀。有的机构甚至会趁火打劫。言犹在耳,已有机构把一笔过出现的困难转嫁给员工。

财政困难 转嫁员工

拥有二百名员工的资助机构浸会爱群社会服务处,被员工指自从政府的「资源增值计划」及「一笔过拨款」开始蕴酿的时候起,两年来单方面推行多项行政措施,削减现职员工(指2000年4月前入职)的待遇,而且在员工不情愿的情况下,强迫员工签署同意书。同时又藉小问题解雇年资高的员工,空缺以短期合约和公务员起薪点重新招聘。据员工反映,该机构的「无良行径」包括(如有错漏,欢迎各方澄清、指正):

取消医疗津贴──在一份机构的通告「爱群医疗保险建议」中,提到面对资源增值,需减少非政府资助项目的开支,从2000年起,取消每年700元实报实销的医疗津贴;

大幅降低公积金供款率──取消一直实行的公积金供款率(首10年年资5%,11至15年10%,15年以上15%),改为员工年资15年以下机构只供5%,15年以上10%。在去年9月一次职员会上,管理层派发一份同意书,要员工立即签回,不准影印及对外流传。机构的理由是一笔过要节省开支。但是,社署早已承诺会全数资助推行一笔过的机构,维持原有的公积金供款比率;

削减年假──去年3月机构退修日宣布,员工需即场签署同意书。社工职级由18日减至16日,福利工作员及文员由15日减至14日,庶务员、个人照顾员及司机由15日减至12日。

减福利 即减薪

虽然爱群社会服务处强调没有裁员减薪,但是第一,辞退年资高员工而以合约工填补,已是不折不扣的裁员;第二,扣减年假即等于将工作日加长,但工资并无相应增加,这种做法等同减薪;何况,即使今次不裁员减薪,不表示以后不会,至少机构没有承诺。

爱群社会服务处的表现只是冰山一角:去年四月,屯门仁爱堂综合服务中心裁减两名年资高员工;痉挛协会企图冻结工资兼增加工时(后在员工及工会的强烈反对下暂时搁置);啬色园企图削减现职员工公积金(后在员工压力下取消);部份机构更借架构重组计划合并服务、藉此削减人手。

尽快展开「员工自救运动」

在这个社福界全面倒退的形势下,同工如果继续心存侥幸,以为「一定不会烧到埋身」,就只会让假改革一步一步蚕食香港的福利服务,而且最后简直没有一位前线同工可以幸免。只有赶快组织起来,一方面要求与机构管理层对等对话,公开有关机构财政等情况的资料让员工参考(而不是黑箱作业或假咨询);另一方面坚持社署要取消一笔过等假改革的立场,长期奋斗,才是员工自我救助的有效办法。

2001年6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