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署强行一笔过,社福界同工怎么办?
林致良



资助机构员工从去年起发动过一连串的集体行动,至今仍然未能成功迫使政府放弃推行一笔过拨款。全港185间资助机构已有近100间接受年内转行一笔过。在这个新形势下,社福界同工该怎么办呢?

首先,我们要知道:从机构接受一笔过到大规模削减同工待遇,仍然有一段时间,这就给予同工较多时间准备应付的办法。各机构的同工要把握这个机会,赶快亘相联络,共同商讨怎样应付将出现的减薪裁员潮,同时考虑着手组织起来。大家要约定,如果机构管理层提出要减薪裁员,人人都拒绝单独表示接受,而反过来要求管理层同员工集体谈判。我们强调:无论资助机构的拨款制度怎样改变,同工的薪酬都绝不能和公务员薪级表脱钩!社署高官常常叫同工不必担心。说得很好。那就请他向同工保证不脱钩吧!

其次,一笔过方案对2000年4月前入职的同工(所谓旧人)的现有待遇比较有保障,但对这个日期后入职的同工(所谓新人)却完全没有保障,因此现在很多机构都用短期合约或七折人工聘请员工,造成新同工待遇下降和同工不同酬的不合理现象。我们应该鲜明反对社署纵容机构在同工队伍内制造一个「贱民阶层」。根据「联合国人权宣言」第23条和「国际劳工组织公约」第100条规定:所有工人无论长工还是合约工,只要从事同等价值的工作就应该得到同等的报酬。香港作为签署地区,应该遵守条约。而且,同工不同酬不但损害合约制同工的权益,同时也会破坏全体同工的权益。因为有的同工领的工资比其它同工低,这就会使得工资较高的同工的待遇受到威胁。同工不同酬也会加深同工之间的分化和猜忌,使同工无法团结起来。总之,同工应该不分入职先后和待遇差别都团结一致。齐心才会事成,互相分化只会让人逐个击破。

最后,同工要坚持反对一笔过(及「资源增值」、服务外判等假改革)。社署虽然更改了拨款方式,让机构管理层更大弹性去削减同工待遇,但是距离机构因此而大规模侵害同工权益仍有一段时间,目前机构直接因为一笔过而向同工开刀的情况还不算普遍,这就给予同工一些余地争取扭转局面。即使暂时在一场战役中失利,也不表示我们打输了整场战争。只要加强团结、百折不挠,终有一天可以推翻一切假改革的。而关键是同工能否把握目前的机会。
2001年1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