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署新署长继续挑战员工
香港福利工作员协会



  10月8日晚社会福利署新任署长林郑月娥与大约200位社福界前线同工见面。她似乎很希望说服员工接受一笔过拨款的新资助制度吧。可是,大多数同工都不领署长的情,纷纷发言批评一笔过的种种坏处。看来,同工还是很清醒的,没有被署长的「迷汤」灌醉。
一笔过不是为了削减福利开支?
  署长信誓旦旦的说,一笔过只是为了增加「弹性」,并非削减福利。这不过是玩文字游戏。当晚有员工问为什么不能只把「其它开支」实行一笔过,而员工人工部份保留实报实销,署长便说单是「其它开支」一笔过悭得的钱是很少的。可见,署长心目中的增加「弹性」就是让机构以后将同工的薪酬待遇更有「弹性」地拉低。所谓增加弹性,不过是削福利的别名而已,正如政府不叫悭皮而叫资源增值。
  另外,署长9月12日会见百多个资助机构主管时说,政府只会保证现有员工在一笔过后公积金不变,其余的(例如高年资同工极可能被机构裁员减薪)便无能为力了。社署打算借一笔过来打压同工待遇,不是很明显吗?
既要主持公道,又要放下屠刀
  当晚很多同工反映:现在未行一笔过已有机构趁火打劫:减薪、加工时、变公积金为强积金等。署长说机构暂时(以后呢?)无必要这样做。她答应会了解情况。但是,她同时说:可见似乎员工不太反对一笔过,只是希望社署更好监管机构。其实,同工的意见很清楚:社署既要撤销一笔过,又要有效制止机构不要趁火打劫。总之,社署在监管机构的事上要主持公道,不要扮作无能为力;同时在一笔过的事上要「放下屠刀」,不要做「黑手」。
旧制度「腐烂不堪」?
  署长说一笔过非实行不可,因为现在的福利服务资助模式「千疮百孔、腐烂不堪」。我们却不这样认为。在现在的资助制度下,资助机构员工的工资跟公务员薪级表挂钩,因此工作条件和稳定性较有保障,同工也较安心工作和进修。这恰恰是现有制度的优点而非缺点。我们同时认为,现有制度当然需要改革(同工不是「不愿承担风险」的保守派,请署长不要再抹黑),但是1,社福界需要的是真改革,不是假改革,真剥削;2,改革是革去旧制度的缺点,而不是把旧制度的优点也当作缺点革掉,正如西谚说「不要把婴孩和污水一起倒掉」。除非社署觉得员工的就业保障是非革掉不可的缺点。
与其忿忿不平,何不团结抗争?
  当晚有几位同工很激动的痛陈一笔过怎样怎样坏,更说政府何不也在社福界搞自愿离职计划。既然意兴阑珊,不如计数离场。我不知道有多少同工心里真的这样想。我只是觉得1,做成今日界内士气空前低落,政府难辞其咎;2,自愿离职对少数同工或许是一条出路,但对大多数同工肯定不是出路。如果真的离职,政府不是更为所欲为吗?以后福利服务不是变得更商业化、非人化吗?现在除非全体同工组织起来,用集体力量迫政府放弃一笔过拨款,整个社福界才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