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还是反革命:处在十字路口的玻利维亚

杨伟中

 

还记得玻利维亚吗?那个革命家格瓦拉英雄地战斗与牺牲的国家。

  这是个富饶的国度,她的石油和天然气储量是拉美第二,森林覆盖率达50﹪以上,水资源也十分丰富。

  这是个赤贫的国度,外资和国内的富豪寡头垄断了财富,地主掌控87﹪的土地,IMF和世界银行指导的新自由主义政策更加剧了贫富分化,其中1985年开始的私有化政策使得主要工业部门都被以外资为主的私人资本把持。如今,玻国20%最穷人口仅占国民财富的4%,总人口的60﹪生活在贫穷中,农村贫民更高达82﹪。

  这是个有着丰富革命传统的国度,她的国名便是以拉美民族独立运动领袖玻利瓦尔命名的。1952年曾有一场流产的革命,20004月卡恰邦市工农为反对水私有化发动大规模抗议,以「水战争」之名引起国际广泛关注。

  石油天然气在玻国是个极端重要的政治经济问题,油气资源是由外国资本和国内寡头还是由劳动大众掌握,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能不能消除长期的悲惨与贫困。1996年洛萨达政府向外资出让了78个为期长达36年的油气特许权,2003年又计划把天然气通过智利销往国外,预期年利润可达13亿美元,但绝大部份都被「合作」的英国、西班牙财团攫取,玻国政府每年最多仅能分得7000万美元。

  工农群众怒火中烧,群起抗争,最后以自己的力量推翻了洛萨达。不过他们的「领袖」却将政权拱手让给了洛萨达的副手梅萨,还号召群众要给梅萨机会。人民给了梅萨一年半的时间,但他除了在去年7月搞了一个语意暧昧的油气问题公投外,就是继续地腐败、出卖油气和维持新自由主义政策。今年3月初,国会着手推动新天然气法案,不是国有化,也不是温和左翼反对派要求的向跨国公司征收一半利润,而是仅仅开征18﹪利润作为特许费。群众再度蜂起,情势好象回到了前年10月。从三月到六月初,街头示威、堵路抗争、总罢工,运动节节高升。农业工人、矿工、教师、小店主、学生、无地农民、原住民都加入抗争,农民走了190公里前往首都会师。群众举行了民众大会,提出石油国有化、梅萨下台、关闭国会,甚至是-建立工农政府的要求。在面临连续数周的大规模抗议下,梅萨宣布辞职。

  和所有群众运动一样,玻国群众也得面对他们领袖的空谈、软弱、妥协与背叛。莫拉莱斯(Evo Morale),「争取社会主义运动」(MAS)的首脑,手上握有一大批农民队伍,是民调中最有望在下次总统大选中胜出的人物。他要的当然不是无法控制的社会革命,而是以工农群众为资本,与统治阶级和后台老板美国取得妥协,以便「民主地」君临玻国。他的要求是「召开制宪会议」,这是个统治者大大欢迎的口号,因为几条宪法是没可能剥夺他们的政经大权,而冗长拖延的「民主讨论」将会让集结的群众涣散。工会领导人也是言词胜于行动,总工会全玻中央工会领袖索拉雷斯(Jaime Solares)高喊建立工农政府的口号,不过几乎没有任何实质的作为如由工人接管企业、建立自卫武装和提出清楚的工人政纲,相反,他期待「爱国军官」出来代替群众掌权。69日深夜,最高法院院长罗德里格斯在重兵护卫下接任总统。

  玻利维亚会往何处去?我们没有明确的答案。统治阶级出现明显的混乱,它们知道现在动用武力镇压只会激化情势,个别的军官表态支持油气国有化的诉求,警察也未必全听指挥。东部统治菁英要求「区域自治」,以便牢牢掌握油气资源。美国正准备以恢复民主秩序为名公然介入。右翼力量在等待群众意志消极失望时大举反扑,玻国可是世界首屈一指的军事政变国。玻利维亚的形势再度否定了工人阶级已经瘫痪麻木,无法为本阶级长远利益斗争的废话,问题在于群众能不能从历史中汲取教训经验,涌现一批有正确战略与行动力的核心队伍,拋开不中用的领袖,夺取政权、改造社会、扭转命运!革命或是反革命、平等社会或是野蛮,前面只有这两种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