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众抗议八国峰会

 

潘特

 

 

 

    今年6月1日,约有75000到100,000人,在日内瓦和法国、瑞士两国的较小城镇示威游行,反对8国峰会,这8国是7个最强大的帝国主义国家加上俄罗斯的国家首脑。8国峰会的地点是法国小镇埃维昂箂班(Evian-les-Bains),除了当地居民和峰会的参加者外,对所有的人都是封闭的。

    警察对大量的抗议者发起袭击,有若干人受伤,这使人们回忆起,2年前在日内瓦召开的8国峰会期间,曾有数百人受伤,一名示威者身亡。

    布什在峰会内部迫使其它帝国主义领导人,要在美国未来战争计划书上签字,这计划可能包括入侵伊朗和北朝鲜。

    8国峰会试图表明,在伊拉克战争后,世界帝国主义列强是团结一致的,但伊战曾遭到德、法及其它欧洲政府和反对——然而,在伊朗和北朝鲜问题上,帝国主义国家间的新分裂是早已出现了。

    峰会发出一份声明,谴责伊朗和北朝鲜拥有他们所宣称的核武器项目。伦敦《导报》报道说:“美国的一则消息来源指出,华盛顿已经读到一份各领导人的声明,暗示可以授权使用武力来反对违反国际核不扩散规定的国家,但法国总统希拉克称此为“过份大胆,过份冒失的”声明。他说:“从来就不曾有过使用武力的谈话,我们必须同伊朗采取对话。”

    峰会内部的摩擦说明世界各强大的帝国主义国家之间在开拓新殖民世界的竞争,迄今仍未平息。

    抗议者纷纷走上大街,提出不少问题,从全球化到艾滋病。许多人抗议美国占领伊拉克以及美国未来的战争计划。抗议者来自整个欧洲。

    示威游行者离开小城镇后,留在法国—瑞士边界上集会。有些示威者还力图堵住通向埃维昂公路,以便分裂,瓦解峰会。抗议者多次受到袭击,结果数百人被捕、受伤。

  在洛桑,警察利用少数人打碎门窗为借口,对示威者发动袭击,向和平示威者放射催泪弹和水炮。

(当他们)冲回自己的营地时,警察把两或三罐催泪弹抛向该城的植物园,这里到处是抗议者、母亲们和孩子们。

  抗议者报道说,人们早已看到便衣警官们混到群众中去,大部份挑衅事件都是他们干出来的。

  在法国和瑞士,对示威者发动的类似袭击,层出不穷。美国公民马丁.萧,试图阻塞通往日内瓦的一道桥棵时,严重受伤了。萧与另外一个人各自用绳子把自己绑在桥梁上,在桥的两处高悬空中。一名警察切断了绳子,萧便从70英尺高处掉下,多处遭到骨折。在另一种情况下,一组从参加日内瓦大行动回来的示威者,遭到从德国来的警察袭击。

  根据IMC的一份报告:“失去了控制的警察,全身武装,穿着防暴装备,开始针对人民进行侮辱,挑动事端,大声吼叫,抛射催泪弹和触发式手榴弹。所有这一系列的挑衅是毫无根据的。”

  报告继续写道:“盖伊.斯穆尔曼(Guy Smallman),一名摄影师,又是英国的志愿者,他被近距离射来的触发式手榴弹击中左腿、背部,背部撕裂开了,他需要进行两小时开刀手术。”

  6月1日,星期天晚上,警察袭击并关闭了日内瓦的独立媒体中心。据IMC报道透露, 31名便衣警察,装扮成“防暴员”,带上橘黄色“警察”袖章,事先没有任何警告,疯狂地冲到现场,开始用望远镜式微型棍棒鞭打志愿者,而志愿者正试图与他们对话。一名志愿者的头部被击中,被送往医院抢救。

  自从西雅图大行动以来,实际上,所有主要反全球化抗议的和平示威游行,遭到反复不断的袭击。与此同时,警察早已对反战示威进行抨击。

  4月7日,在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码头上,举行反战示威游行,警察向示威者及码头工人投射催泪弹和橡皮弹。为了反对执法情报局开会,最近在西雅图举行了示威游行,警察向和平进军的群众发起袭击,并抛射橡胶弹和喷溅有刺激性胡椒粉。

  所有这些袭击,意在威胁人民群众不得参加示威游行,来表达他们对战争和其它社会病态的愤恨。尽管有了这种威胁,并把抗议行为不断提升为一种犯罪行动,但成千上万群众仍继续动员起来,反对战争、反对全球化。

    

     (萧明译自《社会主义行动》03年6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