殖民地战争的动力学

 

格里.傅利

 

 

    在伊拉克,一堂殖民地战争的动力学正在讲授中。袭击美军和他的合作者在不断增加。美军试图镇压反抗,却愈来愈同当地居民疏远了。

 

    美国士兵由于自身的不安全,和干的是使一个文明民族陷于恐惧的讨厌工作,使得他们的士气低落。同美国占领者合作的那些人,发现自己愈来愈被孤立、被藐视、和冒着生命的危险,他们没有信心和理直气壮地面对。

 

    10月29日的意大利日报《IL MANIFESTO》说:美国军队占领巴格达时,西方国家的民意测验说明祗有46%的伊拉克人把他们视为侵略者,而现在则有67%伊拉克人认为美国军队是侵略者和外国占领者。这些人来到伊拉克是为了加紧掠夺。

 

    10月31日英国《独立报》报导说,对美军的袭撀从9月份以来增加50%。“游击战主要是在首都的西部和北部的辛尼地区。美国任命的伊拉克管理委员会的一位领导成员警告说:真正的危险是普通伊拉克人对美国人的憎恨在不断增长。

 

    萨达姆的库尔德反对者的一位老战士告诉《独立报》说:“伊拉克人一天天变得更仇视美国人了。大多数人都不喜欢他们。……”

 

    他谴责总部设在戒备森严的前萨达姆皇宫的,美国提出的临时联合当局的官员们,他们从未见到普通的伊拉克人民,完全感受不到人民的感情,他絶望地问道:“在这皇宫高墙后面,你如何能治理这个国家?”

 

    十月末伊斯兰神圣斋月开始,游击战的浪潮一浪接一浪涌来。布殊政府承诺的胜利的调子明显地减少了,而现在强调的是尽可能快把治安交给伊拉克武装力量来管。

 

    但,要做到这一点,比解除某一第三世界国家超现代的武器更为困难。首先是信用问题。美国统治者能够依靠任何伊拉克的武装力量去执行他们的命令,而去冒同他们主子翻脸的危险吗?统治当局也不十分相信伊拉克的警察。而信用问题总是双方的问题。

 

    贝鲁特日报10月29日报导巴格达南边阿尔.埃兰警察局的访问。这个警察局在10月27日受到汽车炸弹的袭击。报导说:“(受伤)警察绑着綳带回到他们被炸毁的警察局,痛苦地注意到,他们处在美国人领导的联盟与越来越发展的游击队的战争之中,一位名叫纳塞尔.哈迪的警察说:「假如我们不同美国人打交道,假如我们有足够的武器,我们就不会被当作通敌者,这样的悲剧也就不会发生」。

 

    “美国宪兵站在铁丝网后面监视着这座楼房时,这位警察注意到他的同事们都转移到碎石山那边去了(译注:指到游击队那里去了)。……美国不带人进入这座楼房,甚至警察也不行。警察的嶶章都给美国没收去了,所以我们都不能进入警察局去看望我们的同事。美国人就是这样尊敬我们的啊!”。

 

    10月31日的《独立报》引述上面所说的访问报导之后也说到伊拉克警察士气低落。“受美国控制的行政和治安组织越来越成为袭击的目标。星期一,巴格达有四个警察局受到自杀性爆炸的袭击,八个警察被炸死。在阿尔.喀德拉警察局,一个叫安尔.拉希德的警察摇晃着怀中挂着的冲锋枪,站在汽车爆炸开的深坑旁说:“他们说我拿自己的生命当儿戏,而我每个月祗得到120美元。”

 

    由于阿尔.拉希德受到袭击,使得巴格达的伊拉克人增长了危机感,认为伊拉克在进入长期动乱的时期,因为美国没有办法对付抵抗力量的袭击。

 

    在美国的当地合作者表现出无意作战时,美国军队的最终失败便到来了,就如同在越南的失败那样。

 

 

(蔚然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