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民主劳动党的奋进与前途

杨伟中

今年416日下午﹐在韩国汉城汝矣岛民主劳动党中央党部前停满了各媒体的车辆,大批媒体记者为了采访该党主席权永吉召开的记者会蜂拥而至[1]。记者的暴增,让权永吉都「产生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2]!原来,在前一天,韩国国会选举揭晓,民主劳动党一举获得了十个席位。这是五十年来韩国政治的巨大变化:首次有社会主义色彩的进步政党进入国会。

韩国进步势力将占上风?

面对这个变化,保守的朝鲜日报评论说「民主劳动党在国会上将行使超过席位数的发言权」,「今后的政局将变成由进步倾向开放国民党和激进倾向的民主劳动党与保守倾向的大国家党唱对台戏的格局﹐而在这两大势力之间的较量中﹐进步势力将占上风[3]。民劳党的斩获,部份台湾工运人士也给予了相当大的期望与肯定,究竟民主劳动党是什么样的政党呢?

建立属于劳动大众的左翼政党,一直是韩国运动圈的重要目标。1997年民主劳总(KCTU,韩国两大总工会中较进步的一支)结合其它社运团体,共同推举媒体劳动者出身、前民主劳总委员长权永吉参选总统,并为此组成了「国民胜利21运动」。随后在1999年成立了进步政党准备委员会,着手组党的工作。20001月,自许为代表「劳动者、农民、都市贫民、小企业主、女性、学生和进步知识分子」的政党民主劳动党正式成立。

民主劳动党的概况

民主劳总是民劳党的主要基盘,韩国农民联盟则在去年10月加入了民劳党,各股左翼势力也投入了该党(当然还是有其它左翼势力并未加入民劳党,比如原名青年进步党的社会主义党,而主要扎根于民主劳总中的左翼组织「劳动者力量」也尚在讨论是否入党)。其中亲北韩的民族主义左派(NL)原本反对在南韩建党,因为它们认定北朝鲜劳动党才是领导,不过20019月它们决定全体加入民劳党,从而在党内占有40﹪的主导性力量。被称为「北派」的民族主义左派往往更关注南北韩统一的问题,而非劳动者的斗争。甚至有部份北派在总统大选时支持卢武炫,而非民劳党的权永吉,即使卢的国内政策相当不利于劳工,因为他们认为卢实行对北韩亲善的政策,有利于统一大业。除了北派外,泛左翼的力量在党内约占25﹪,它们主要是在8789年斗争中涌现的力量,有不同的思想倾向,主要因为反对北派而集结。第三派是具社会民主主义倾向的「国民派」,约占6-10﹪,是民主劳动党第一期的领导[4]

另外,激进左派团体「All together」也在党内作为最左翼的一支力量而存在。「All together」在国际上属于托派的「国际社会主义潮流」International Socialist Tendency[5],它们支持南北韩统一,但认为劳动阶级的斗争应该优先于民族统一,并将北韩政权性质判定为官僚的国家资本主义。面对主导运动而立场偏右的民族主义左派,它们采取批判性支持的态度。这两三年由于积极投入反战与反全球化运动,「All together」成员迅速成长,据说已有千名左右的成员。

社会矛盾的加剧与民劳党的崛起

如今,韩国的社会矛盾不断加剧,可支配收入低于最低生活费的「绝对贫困家庭」,从1996年的5.92%增加到了2000年的11.47%。在2000年,韩国代表的吉尼系数(收入均衡程度)达0.358,贫富分化程度高居OECD成员国中的第三位[6]。在就业状况方面,有一半左右的职工是属于收入低、没保障的非正式职员工,青年失业率更是高涨,今年五月达7.7[7]。在政治上,推翻军事独裁后的韩国仍面临着严重金权腐败的问题,前后三任民选总统金泳三、金大中和卢武炫都有亲信或家属涉及金权丑闻。

在这种情况下,崛起于社会运动,有着较进步政纲、强调廉洁、平民化的民劳党有着较好的发展契机。民劳党纲领中明定「继承和发展社会主义理想和原则,实现崭新的解放共同体」,在此次国会大选中提出了涵括四十项要求的竞选政纲,包括透过降低工时、扩张公共投资等来达成充分就业、课征富人税和裁减军购预算、创设议员召回和不信任制度、将财阀转变为民主和参与式的公司、停止公共服务私有化、非正式员工任职一年后自动转变为正式职、反对派兵伊拉克以及关于女性、农业、媒体、住房、环境、性少数等各方面的要求。民劳党的政党比例代表候选名单由党员普选产生[8],男女各半。该党还承诺当选后,每位议员只领取相当于一般劳动者收入的薪资,其它全部缴回党部,供推动党的政策所用。

民劳党果然获得越来越广泛的支持度。现在民劳党共有5万名党员,除了10席国会议员外,还在15个道、特别市或广域市的地方议会拥有42名地方议员。选后韩国媒体报导,20几岁和30几岁的年轻人中各有20.3﹪、和25.5﹪的比率支持民劳党,远超过最大反对党大国党。面对民劳党的跃进,官商界当然相当关注,劳动部官员说「当民主劳动党与民主劳总提出个别议案时,相对缺乏经验的政府根本无法抵挡」。财政经济部官员则认为民劳党政策「与以美国式资本主义为基础的政府政策基调的冲突将不可避免」。部份企业界人士说「政府偏袒劳动界行为的做法有可能更胜于前[9],目的主要还是要提醒卢武炫政府不要忘记坚持亲资压劳的新自由主义政策。

官商支配的「舆论界」要求民劳党转向

然而,民主劳动党毕竟不是一个以彻底变革资本主义为目标的运动型政党,而是以透过选举来执政为目标。左翼团体「劳动者力量」的成员便强烈批判民劳党是「选举主义」、「合法主义」,认为民劳党是以英国工党、德国和瑞典社民党以及巴西工党为模范,而在当前各国社民党都更加右倾的情况下,民劳党的这种「选举主义和哗众取宠」的路线只会「不断地扭曲工人阶级的政治[10]

民劳党会不会在壮大过程中逐渐走上各国社民党、共产党的老路,日趋以议会活动为重心,在路线上、政策上越来越以「中道」、「妥协」自许,十分值得关注。其实,各国统治阶级早就有丰富的经验来对付壮大中的左翼政党,除了打压外,它们惯用手法就是积极劝诱左翼:既然进入议会体制,就要学会游戏规则,好好「走上正途」。韩国统治阶级在这方面也是早有准备,他们有种意见认为「在国内左派势力不断增长的情况下」,应该把这股力量纳入体制,以确保韩国政治的稳定性[11]

朝鲜日报在选前一周的评论中就预估民劳党定会进入国会,甚至获得十席,并「期盼民劳党发生负责任的变化[12]。选举次日则发表题为「民主劳动党将成为什么样的议会政党?」的评论,希望民劳党向欧洲社民党学习:「欧洲的社会主义政党,每当时代变革时都以修订纲领来增强了对现实政治的适应能力,民主劳动党也有必要像他们一样修改纲领中不符合现实和落后于时代的内容」,特别是「通过联邦制实现统一、驻韩美军阶段性撤军、以及废除韩美同盟关系等主张」。该报还要求民劳党转变运动手段:「作为进入国会的政党」,「要认真反省至今强调的直接民主主义方式或大众斗争方式。作为负责国政的政党,民主劳动党通过以议会民主主义的方式替代激进的劳动运动,在引导社会变革的同时,要兼顾灵活性和均衡感[13]

面对大资本压力,民劳党将向右或向左倾斜?

韩国大资产阶级和跨国资本则正对民劳党密切观察并伸出试探的手。雀巢、摩根斯坦利银行等跨国公司和美国商会纷纷拜访该党。美国商会一方面对民劳党进入国会持「积极的态度」,希望劳动界能参与协商以促进劳资关系和谐[14],一方面该会总裁公开表示「劳动弹性化的增加是韩国吸引外来投资的首要条件之一」,民劳党「已进入体制」,「作为体制一部份,必须遵守约束并现在体制内的责任感[15]54日,韩国大财阀的组织全国经济人联合会(KFL)安排了与民劳党事务总长卢会灿的正式会面,以期了解该党的经济政策[16]511日,权永吉更应邀出席了欧洲商会为他举行的早餐会,有11国大使及19家欧洲公司参加。

在大资本的密切「关注」下,民劳党有什么因应,又会产生什么变化呢?我们还没有充分的数据可以判断。不过从媒体零星的报导,我们见到民劳党代表正在洗刷该党的「激进」形象[17]。在与摩根斯坦利代表会面时又表示,该党将扮演劳资间的管道和调停者,以期减少罢工争议[18]。对民主劳总六月的罢工斗争,该党一方面表示尊重工会自主的决定,一方面又表示不希望见到民主劳总采取罢工行动[19]。相当一部份的民族主义左派在民族解放(统一)优先于阶级解放的的路线下,对那些采取与北韩亲善政策的资产阶级政治势力持着阶级合作的立场,不愿强烈批判其国内政策,甚至给予直接的政治支持。由于这些民族主义左派占党内主导地位,该党是否会更向阶级妥协的路线倾斜也是值得注意的。

民劳党的成长固然是韩国左翼力量壮大的信号,不过进入议会后的民劳党将面临更多的陷阱与挑战。国际左翼和工人运动的历史告诉我们,左翼政党要实践自己改造资本主义社会的理想,甚至只是为了捍卫劳动者的基本权利,都必须大胆果敢的采取阶级独立自主的路线,以符合发动工人和其它所有劳动群众根本利益的主张,推动草根群众的自我组织和坚决战斗,迎接统治阶级的各种攻势,并积极准备反击,直到彻底改造体制为止。如果心中想的都是如何「包装」、如何「胜选」、如何改变自己以迎合所谓的「大众口味」、如何扮演体制内政治游戏中「负责任」的玩家角色,那么其前途必然是逐渐的保守与堕落。这样的左翼政党即使拥有再多的议席与官职,也无法真正捍卫大众的利益。韩国保守政党大国党的发言人田丽玉曾大胆的说:「即使民劳党有左倾的政策,包括引入富人税制度,该党也必然会向巴西总统卢拉一样改变它的政策[20]。资本家的政治代表替民劳党指出了他们心中的明路,民劳党的同志和台湾有志于社会改造的朋友,我们又要走哪条路?


 

[1] 权永吉是当时的主席,但由于党规规定议员不得出任党职而卸任,现任主席是长期从事天主教都市贫民运动的金惠敬女士。

[2] 〈记者蜂拥而至 民主劳动党喜笑颜开〉,《朝鲜日报》2004417日。

[3] 〈进步势力和战后一代成为权力中心〉,《朝鲜日报》2004416日。

[4] 关于民劳党内部派系生态,系笔者今年617日在汉城访问「All together」创建者崔一鹏时所得信息。

[5] 「国际社会主义潮流」是以英国社会主义工人党(SWP)为中心发展出来的一个国际托派组织,在全球30个左右国家中活动。其理论特色者要是认定前苏联、东欧、中国、北韩等「社会主义国家」实属国家资本主义性质。

[6] KDI报告指出绝对贫困阶层4年来翻一番〉,《朝鲜日报》200469日。

[7] 5月份失业率3.3% 青年失业者增加〉,《联合网》2004617日。

[8] 韩国从第17届国会选举开始采用单一选区两票制,一票在区域投人,一票投党。但是政党比例席次在299席中仅占56席,民劳党的竞选政纲中就提出政党比例代表需占一半的主张。

[9] 〈民劳党异军突起 官商界紧张升级〉,《朝鲜日报》2004416日。

[10] Won Youngsu ‘Workers’ struggle erupts again’International ViewpointFebruary2004.

[11] 〈期盼民劳党发生负责任的变化〉,《朝鲜日报》200448日。

[12] 同上。

[13] 〈民主劳动党将成为什么样的议会政党﹖〉,《朝鲜日报》2004416日。

[14] ‘Minister sees labor peace in long term ’Korea HeraldApril 202004.

[15] ‘Amcham pressurizes labor flexibility on DLP’Korea HeraldApril 222004.

[16] ‘Labor Party Holds Rare Meeting With Chaebol Interest Group’Korea TimesMay 5th2004.

[17] ‘DLP Adds Legitimacy to Korean Politics’Korea TimesApril 162004.

[18] ‘Labor Party Promises Industrial Peace’Korea Times April 272004.

[19] ‘Will labor party compromise with realityKorea HeraldMay 5th2004.

[20] ‘Conservative Party Readjusting Ideological Line’Korea TimesApril 21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