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药业垄断的灾难性后果


英国伦敦2001年2月12日的《卫报》(Guardian) 刊登了拉里.埃利奥特的《世界组织:在一个病态社会中邪恶的胜利》一文,揭露了世界上几大药业垄断集团垄断药品生产所造成的灾难性后果。文章主要内容如下。

在贫困国家中每年有1,100万人死于传染病。穷人的卫生条件差,艾滋病等传染病极易在穷人中产生和蔓延,而他们又买不起医药,因此就有这么多人死亡。

世界药品昂贵的原因是世界药业垄断集团垄断了药品的生产。现在全球药业主要由4大公司控制。在乌拉圭回合的贸易谈判中规定对新发明产品的专利至少保护20年,除非处于紧急状态下。

但是难道像艾滋病流行这样的情况都不算紧急状态吗?美国事实上正利用一切可能手段禁止别国自行生产美国公司发明的药品甚至包括医治艾滋病的药品。

美国的手段包括法律诉讼和贸易制裁。这些垄断集团不敢公开出面要挟,它们害怕公众因之将矛头转向它们。它们通过美国政府出面交涉,当然谁都知道美国政府背后真正的力量是谁。

这些大公司说,它们为开发医治困扰穷人的疾病投入了大量的资金,由于投入太多穷人买不起。但是事实并非如此。首先,甚至在世界知识产权保护条例生效之前,这些大公司的利润就已经非常丰厚。其次,在开发产品上的花费比市场营销方面的花费要少得多。再次,开发费用中仅10%是用于开发和全球性疾病有关的药品。而90%的费用用于开发医治发达国家诸如肥胖之类富贵病的药品。

现在巴西正在反对美国对它的所谓违约生产药品的指控。在西雅图等反抗世贸组织及其条约的斗争中,人们攻击了世贸组织保护下的大公司将利润放在人民之先(profit before people)。俗语说,邪恶胜利是因为正义的人民消极无为。现在美国这些大公司的所作所为就是邪恶的,我找不出另外一个词形容它们。我们应该联合起来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