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向未来
2000年圣保罗论坛会议(拉丁美洲左翼政党和组织论坛会议)宣言(摘要)




  21世纪已开始了,我们的时代进入了第三个千年。1990年7月,在巴西圣保罗召开的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左翼政党和组织论坛会议之后,也已过去了十年。十年来,人类经历到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危机的加剧,都已证实了大会提出的主旨。
今天,参加圣保罗论坛会议的核心力量相互交换了意见,讨论了自从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导致两极世界的终止,及其对拉美与加勒比地区左翼政党和左翼运动的斗争所带来的影响。

左翼势力的汇合

  圣保罗论坛的成果是值得称道的,因为这是拉美史上第一次将左翼所有政党和运动的力量汇合在一起。
  所有这些左翼政党和运动,本来各有各的不同斗争形式,现在都注意到,影响世界人民,特别影响到拉美和加勒比地区人民的重大问题,并不因冷战的结束而消失,但只能随着压迫、统治、剥削和种族主义的终止才会根本消灭。
  圣保罗论坛会的成员——各政党各运动,以其形式繁多、斗争多样化而走到一起来了,他们发动斗争去反对帝国主义。20世纪的最后20年,帝国主义所采取的是新自由主义的资本主义形式。
  自论坛创建以来的这10年时间,便足以证实我们的最初分析是正确的。正像1990年7月间,我们便断然驳斥了一个观点,这观点认为新自由主义的发展计划,经过一段时期的调整后,便会把财富分配给大陆上的全体居民;我们同样否定了一个幻想,根据这幻想,自由主义能对不可抗拒的经济、科学和技术法则作出灵敏的反应。
  最近十年的现实,特别证明了新自由主义模式是有其局限性的,它无能解决人类的各种问题。1999年12月西雅图会议的失败,典型性地反映了国际反新自由主义力量的强大。
  现实中新自由主义原则,只代表某部份人的经济、政治利益,这部份人只乐于去牺牲甚或消灭人类的大多数、而只是穷凶极恶地追求那令人眼花缭乱的财富积累,特别是财富积累的份额是无法想象的。
  世界经济已进入大肆掠夺阶段。用来描写今日世界的关键词有:集中、两极分化和殖民统治。集中指的是财富、资产和生产的集中;两极分化指的是政治、经济、文化的分化,同时伴以贫苦、排斥并把世界推向两极化。
  这种两极分化和分配不均,在世界范围内的表现形式是:只占极少数的人口,却消费了极大部份的产品,而从社会服务行业中获利最多。
世界财富集中在不到300家豪富者的手里,其余人类则被剥夺了经过世世代代所争取到的工作权、健康、食品、居住条件、教育、基本权利、生存、生育和发展权。

美国侵略

  在上述基础上,还要增加两种作用:美国单方面军事侵略及其罪恶决定,即违反战后国际法秩序,在联合国和北约组织主持下,在南斯拉夫人民中进行种族绝灭之战。
要把人类从自我毁灭的绝路中拯救出来的唯一方法,那就是把满足人类需要确立为未来社会的基本优先权——而不是个人的获利。解决世界问题所涉及到的是、要通过斗争去根除基本的阶级矛盾,而阶级矛盾又紧密地与最多样化的形式如压迫、种族歧视、剥削等相联系,特别是以性别、年龄、少数民族、人种、文化、宗教等等为基础的压迫和剥削形式。

殖民主义遗迹

  只要殖民主义的遗迹(例如对波多黎各及法属圭亚那等等民族的镇压)没有扫除干净,全世界各民族便难以希望加强他们的自由、获得自决权以及主权的完整。
  21世纪的左派应认真考虑各种经验了,如制订建议、夺取空间和权力,建设可供选择的模式,所有这些经验都必须根据我们希望改造的社会现实的研究中得来。左派还必须考虑以下这种必要性,即预见到自然或经济结构的深刻变化,利用这种结构变化来逆转森林破坏进程,反对国际金融投机,财富重新分配,预算制订的民主化和社会化,促进社会的参与,并加速政治和经济的分散化。
  左派还将面对改造国家的基本任务,使国家为新的、全面民主的发展和深化而服务:包括社会民主、政治民主和文化民主及性别民主。危地马拉的和平协议同样可用这一发展形式来加以鉴定。其它富有重大意义的政治进程已经发生了,或正在厄瓜多尔、委内瑞拉、巴拿马、萨尔瓦多和哥伦比亚发生。
  我们还必须注意到,美洲存在着土著民族,他们是对抗新自由主义和跨国组织的进攻的。
  他们的反抗和总动员,强有力地突出了我们民族国家深刻改造的必要性,用以保证使生物多样化和生态系统得以保持,得以保证民族多样化及承认他们的身份、权利和自决权。
圣保罗论坛会议成立后十年,拉丁美洲左派重申了他们的民主和反抗的传统。

(黄申节译,感谢十月评论杂志社同意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