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绳允许美军基地存在、让冲绳从属及合并于日本的论调
国富建治


  《冲绳时代》报上,关于「冲绳主导权」的论战在继续进行。按参加争论的原社会大众党书记长、现县政参事比嘉良彦6月6日见报的话说,「5月初的长假以后,早报和晚报上都展开『冲绳主导权』论争的状况」形成了。《冲绳时代》报上的论战发生之前,《朝日新闻》报从5月15日至17日分三次介绍了关于「冲绳主导权」的提案。此外,进入6月,在另一份冲绳的主要报纸《琉球新闻》上,论战也开始了。
  到6月17日为止,参加《冲绳时代》报上的论战的已达12人,包括了「冲绳主导权」提议人之一的高良仓吉和刚才提到的比嘉良彦。其中,来自日本「本土」的只有一人,是民族问题研究者太田昌国。论战呈现出冲绳的知识分子总动员的模样。进一步说,或是从「论战」来说,除了提议人高良、大城俩,以及事实上是稻岭知事为首的冲绳县政府的智囊,立场与高良等人相近而又巧妙地避开赞成与否表态的比嘉良彦外,占压倒性多数的论战参加者对于「冲绳主导权」的观点从正面给予了批判。
#为日本的国家战略做贡献
  那么,称为「冲绳主导权」的是什么呢?是琉球大学的高良仓吉、大城常夫、真荣城守定三位教授在向今年3月于那霸市内召开,由日本国际交流中心主办,让亚洲各国的研究者交换关于文化、经济、安全保障的意见的亚太地区待议事项研究计划「冲绳讨论会」提交的报告中共同提倡的观点。《冲绳时代》报从5月3日到1日分7次连载了这份报告。
  这份报告提出的问题是其所谓的:「我国要进一步发挥作为亚太地区负有责任的主体的作用,同时作为全球性大国而做出独自的贡献的一种存在,不能回避关于冲绳的再评价及其活用方法的问题」。说到底也就是,为使「我国」成为面向亚太地区的全球性大国,冲绳必须起怎样的作用。那也就是说,冲绳决定自己的未来而形成「日本的国家战略」这一不可动摇的前提。为什么呢?因为说是冲绳的居民通过回归本土「自己的适合归属的国家是日本的选择」。
  当然,并不是否定那些提倡者——他们提倡冲绳和所谓的生根于冲绳的历史经验的「日本」的特别关系(即应该称为因与大和的关系而生的冲绳的「历史意识」)的存在。但是他们否定「要求负起对于历史做过度说明的责任的理论」,主张作为「现在活着的人」,「我们不能认为『历史问题』只是冲绳的问题,要为了整个日本,进而为了亚太地区和全世界来通盘考虑怎样努力解决」。这种所谓面向「全球主义」而扬弃「地域感情」的主张,让人很容易地看出和认为其意在于使冲绳最终完成与日本国的自发的合并。
  这种立场归结出了露骨地允许美军基地在冲绳存在的论调:「我们三人基于评估存在于亚太地区进而对于国际社会的日美同盟所起的安全保障作用的立场,同意以此同盟的必需为限的美军基地存在于冲绳。就是说,具有从保障方面来说冲绳作为我们国家里贡献度最高的地区而存在着这一共识」。
  基于上述立场和认识,他们三人因认为「对于妨碍和平与安定的主要因素,作为通过联合国做媒介的最大限度的选择,行使军事力量是必要的」,而极端地认为,「对现在的美军基地问题,不是追究它的存在是好还是坏的问题,而是能否和怎样调整、消除有效的运用与居民生活的安定之间的矛盾问题」,在冲绳美军基地的是非「作为问题已经不存在」。他们三人还主张,(冲绳人)不是作为「基地的检举人」,必须成为「对安全保障做出很大贡献的地区」的「检查」「基地使用应有规范」的当事人。
  这里,他们提出的是(冲绳)作为构筑「21世纪的日本的国家像」的「共同事业者」的形象;他们还为表现这点而提议在冲绳建碑,并拟了两句碑文:「这里是日本的尽头、亚洲的起始」,「这里是亚洲的尽头、日本的起始」。
  这碑文的底稿,正如共同通信社的伊高浩昭指出的那样,是模仿了位于欧洲西端、突入大西洋的葡萄牙的罗卡角的碑文「这里是陆地的尽头、海洋的起始」,而且将冲绳作为与「日本」有别的亚洲诸国的一员的交往的经验,彻底地吸收到「日本身份」里,由此明白地把授予冲绳以「全球性大国.日本」朝向亚洲的最前沿的地位的意图包括了进去。
  「海洋的起始」的罗卡角的对岸,是随着五百多年前哥伦布的到达而开始遭受西欧的侵略和殖民地统治、原住民族成为了大屠杀对象的美洲大陆。「亚洲的起始」连接的亚洲,是成为旧日本帝国主义军事侵略对象的亚洲,是现在仍是谋求生存的「全球性大国」日本的霸权的对象的亚洲。
#为日美安保体制积极做贡献
  上述的提议人的中心人物高良仓吉,是战后(1947年)出生的充满锐气的冲绳的历史学者、受到注目的人物。他是NHK的电视连续剧《大河》中《琉球的风》一集的主编,并作为岩波出版社的新书《琉球王国》的作者,为发掘和唤醒历史的「琉球身份」尽了力。在《冲绳的自我验证——三人谈.从「情感」到「道理」》那本他两年前出版、发行的书中,他和这次「冲绳主导权」共同提议人之一的真荣城守定及现任冲绳县副知事牧野浩隆(当时任琉球银行常勤监查役)进行了三人谈,反复强调了「冲绳有提出问题的能力,但是缺乏解决问题的能力」,提出秉持「优质的马基雅弗利主义(译者注:权谋术数主义)」,「冲绳有决心自主经营日本中的冲绳」。
  他所说的「优质的马基雅弗利主义」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是要把冲绳现今积极地推上对日美安保同盟「贡献」最大者的位置,最终使之自愿、主动地成为尖兵。
  高良到处说,「(冲绳)是这样一个地区,人们怀着对自己的历史、文化的自豪,带著作为少数民族而感受到的悲痛和苦恼,抱着憎恶战争、爱好和平的强烈意念和把这种经历、体验转告给广大世人的愿望」,也就是在说,不仅是对于日本,也对于亚洲,冲绳持有的「财产」是种「柔软的力量」,因而要呼唤冲绳通过这种「柔软的力量」为塑造将来的日本的国家像做贡献,而且作为前提地容纳美军基地这一最大的侵略的「坚硬的力量」。真可谓是日本政府为冲绳八国首脑会议所提宣传口号「发自冲绳的和平信号」的忠实翻版。
  记者新川明(冲绳时代报社原社长)批判说,这个「提议」「只是督促、鼓励冲绳人『大政翼赞(译者注:协助、辅佐国家大政)』,向日本国政府宣誓成为日本国的『尖兵』的标语」。岛屿研究家松岛泰胜说,把共同提议的三人放在出自冲绳、朝向近代日本国家的「同化主义者」系列的位置上。琉球大学的教员保板广志认为,「提议」是「努力制作新的国家像——神话的政治的祝词」。冲绳大学教员新崎盛辉断定其罪说,是「现状追认论者的语言游戏,观念论」。季刊《EDGE》的总编辑仲里效称高良是「流亡到和冲绳的历史与经验相反的『新日本』的国家主义者」。
  这些话都尖锐、中肯地批判了「提议」的本质。所谓的「冲绳主导权」,与它的字面所表示的正相反,其目的只是要让冲绳接受「日本国家的主导权」乃至「美日防务合作指针的主导权」。
  共同提议人之一的大城夫说,「如果没有冲绳是日本的一个县的认识的话,谈论冲绳的21世纪像、国家像、联邦制、冲绳特别自治区.地方分权的扩大等地区像、安全保障问题、美军基地和地方振兴问题都将是不可能的。从这个意义上说,批判者们首先应该表明对冲绳归属问题的态度」。同时,他还强调了美军是亚太地区的「安全的保证人」、「地区均衡的维持者」,并把俄国、中国和亚洲各国对在日美军基地所起作用的评价作为自己等人立论的根据。
  可是,冲绳「归属」到哪里的所谓问题,以及对日美安全保体制和在日美军基地的作用予以积极的肯定,都完全是另外的话题。即便是承认冲绳为「日本的一员」的话,将其和接受日美安保体制及在日美军基地的存在直接联系、等同起来,也是很不对的。
他们的主张和去年由于篡改重新建造的冲绳祈祷和平资料馆内容的问题所显示出来的想要瓦解生根于冲绳的战争、战后体验历史意识的动向是一致的;身为历史学者的高良仓吉对于这个篡改展示内容的问题只是完全沉默,但是他宁可站在篡改历史的稻岭之流之一边的做法,显示了他的意向和稻岭知事为首的冲绳县政府的动向是紧密结合的。

(冯克瑞2000年8月于美国欧德道明宁大学节译自日本时代社同年7月3日发行的第1639号《桥梁》周刊。转载自香港十月评论杂志,感谢十月评论杂志社)